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34 蕾絲邊?
    顧小北抱著陸向皖,她突然覺得好多花在這個時候顯得是多么的蒼白,她想告訴向皖說這個世界還很美好,想告訴向皖說不要因為一次的傷害而放棄了所有,她還想告訴向皖其實這個世界上還有好多男的更加值得她去愛,她會得到真正的愛情,只是時間還沒有到而已,她還想說……

    她想說的話很多,但是現在這個時候她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覺得自己多說一個字都是在向皖的傷口上面撒鹽,她現在心里有多么的痛,因為有這樣的經歷,所以她選擇不去相信愛情并不奇怪,她知道不能馬上就逼著她忘記所有的傷痛,馬上就開始另外大家期待的生活,他們還得多給她一點時間,讓她把心中的傷痛給抹平。

    緊緊的抱著陸向皖,手輕輕的拍撫著她的肩膀,“好了,不說了,我們誰都不說了,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了好,我們再也不說了……”

    陸向皖哭著,徹底在顧小北的肩膀上釋放著自己的眼淚。

    洗手間來來往往的人不少,大家雖然都對兩人這樣相擁哭泣而有些疑惑,不過誰都沒有多問或者是多說什么。

    陸向皖這樣靠著顧小北哭了不知道多久,然后才慢慢的將自己心中的那種情緒給壓制下來,從顧小北的懷中退出來,伸手抹自己的臉,還有些抽泣,眼睛和鼻子全都紅紅的,尤其是眼睛因為哭過的關系更是紅腫的有些厲害。

    顧小北還好,陸向皖看著更加明顯。

    站在洗手臺的鏡子面前,陸向皖盯著鏡子看鏡中的自己,突然有些忍不住笑出了聲音,看著鏡子中的顧小北,問道,“怎么辦,我們這樣看起來好像是太明顯了點。”

    顧小北也笑,笑罵著向皖說道,“還不是因為你,你說,現在還怎么出去呀。”

    餐廳里曾呈文有些尷尬的坐著,倒是宋勵衍似乎并沒有什么,也完全感覺不到對面曾呈文臉上的尷尬,自顧自的吃這剛才點的那份b套餐,時不時會朝手上戴著的手表看過去,他有些在意的是陸向皖這趟廁所上了大半個小時了還沒有出來,他當然不會以為顧小北跟著進去就真的是上廁所這樣簡單,不過兩人就算是要討論他這話題未免也拖的太長了一點吧。

    正當宋勵衍這樣想著,突然聽到身后另外一桌的女的似乎從廁所里面出來剛回來,同她們同桌的人說道,“誒,你們知道嗎,剛剛我進去的時候廁所里有兩個女的在抱著一起哭呢,也不知道是為什么。”

    聞言,宋勵衍微微皺眉,那樣子看起來有些不太高興,更不解陸向皖是為了什么哭。

    “哭有什么好稀奇的呀,不外乎工作或者感情唄,要么就是被人炒魷魚,要么就是被人拋棄,原因多簡單呀。”另外有人這樣說道。

    突然后面的聲音有些小,不過以為距離不過幾十公分,宋勵衍一點都沒有錯過后面她們接下來說的話,“噓,全都小 ,全都小聲點,我剛才出來的時候順便問了下,聽說好像兩個人是一對,其中一個女的似乎是頂不住家庭給她帶來的壓力所以按父母的做法直接找了一個男的結婚了,不過心里愛著的還是那個女的,另外一個女的一直在質問她為什么要這樣子做,你們不知道,兩個人在里面哭得可慘了,眼睛腫得跟核桃一樣,而且吧你如果就算是在街上,碰見她們也不一定認得出來她們是一對,兩個都長得特漂亮,身材還好。”

    “哇,不是吧,你說的這些都真的假的啊?!”有人這樣問著,聲音壓得很低。

    “我還騙你不成,我親口問的那人,那人說她一直在洗手間里面,原原本本的全都聽到了,那個女的根本就是不想讓別人知道她是同性戀,所以直接找人結婚了,根本就是拿那個男人當自己的擋箭牌,太不道德了,真的替那個女的丈夫感到不值得,被蒙在谷里還不知道呢。”

    “就是,這樣的人也太沒品了,喜歡女的就喜歡女的是了,干嘛要找個男的結婚,她有沒有考慮過人家男的心里怎么想,要是那男的真的是愛她的,她這不是害人嘛!”說著話,后面一桌的有些人顯得有些激動起來。

    “可不是嘛,最看不過去的就是這種,明明自己心里愛著另外一個,非得找一個來代替掩飾自己。太沒有節操沒有道德了。”另外一個人冷聲輕哼著說道。

    另外一邊宋勵衍將身后這些人的對話全都聽進了耳朵里,那眉頭皺的簡直是可以夾死好幾只蒼蠅蚊子,他不是沒有想過陸向皖為什么會這樣突然直接要求跟他結婚,明明當初陸振廷安排他們見面的時候她臉上表現出來的是有幾百幾千個不愿意的,居然沒有過幾天就直接自己這樣提出來,他以為她是受到過什么愛情的傷害,以為她是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想法,但是沒有想到她居然是個蕾絲邊,找他結婚根本就是想要掩飾自己的性傾向!

    難過他昨天晚上的那些舉動會讓她那么的害怕,她并不是說害怕什么的,她根本就是排斥男人的接觸!

    這樣想著,宋勵衍眉頭皺得更加的緊,那臉上的表情一下變得有些猙獰,恐怖,他不喜歡這樣的感覺,他最不喜歡這種被人欺騙的感覺!非常的討厭!

    見他臉上突然的變化,坐在前面的曾呈文有些被嚇到,以為是自己哪里又得罪了他,看著他試探性的問道,“宋先生是覺得這里的飯菜不合胃口嗎?”

    聞言,宋勵衍抬頭看他,有些遷怒的說道,“非常難吃!”

    聽他這樣說,坐在對面的曾呈文有些尷尬的笑笑,說道,“我倒是覺得還不錯。”

    宋勵衍沒有再多說什么,直接將自己手中的筷子放下,現在的他完全沒有胃口。

    正當曾呈文有些尷尬心想著要不要建議宋勵衍換一份餐的時候,那邊陸向皖個顧小北終于從洗手間里出來,朝這邊走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