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33 不會愛了
    顧小北隨著陸向皖的腳步一起進了洗手間,直接將門帶上劈頭就問道,“陸向皖,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結婚了,什么時候結的,我怎么不知道!”

    陸向皖只覺得有些無力,她并不是有意想要隱瞞這件事情,只是這件事情她自己都還沒有完全消化,所以更沒有想好怎么跟顧小北說,原本是打算過一段時間等自己慢慢適應了之后,然后再跟顧小北說的,只是最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宋勵衍今天居然會突然出現,就是到現在,她自己都還有些狀況之外。

    看著顧小北陸向皖有些無奈的說道,“我,我沒有想瞞著你,只是還沒有想到怎么跟你說,事情一切都來得太突然了,我自己都還沒有消化和接受。”

    顧小北看著她,又是急又是氣的,“你怎么突然就結婚了呢,你到底在想什么呀!”這實在是太突然了,根本就讓人沒有辦法接受。

    “有很多事情我一時半會兒跟你也說不清楚。”陸向皖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解釋,做完這個決定之后她就有些后悔了,她不知道自己這樣做到底對不對,尤其現在事情根本就不按她想的那樣發展。

    顧小北看著她,好一會兒才開口問道,“小皖,你跟我說實話,你是不是因為哥哥的事情,所以才這樣胡亂做決定的?”

    陸向皖轉開頭,有些刻意的避開她的眼神,不想讓她看見自己臉上那心虛的表情,否認說道,“我沒有。”

    “你撒謊!”顧小北毫不留情的直接戳穿她的謊言,伸手將她的身子板過,讓她直面看著自己的眼睛,說道,“你根本就是因為哥哥的事情,所以才這樣的對不對!”說著話的同時,顧小北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開始有些慢慢的泛紅了。

    “我沒有!”陸向皖否認,不愿意在她的面前承認自己的懦弱,她只是想保持住自己最后的驕傲,在這場愛情中她最后才知道自己是從來沒有被愛過的那一個,不用別人,她自己都替自己想可憐起來。

    “你有,你根本就是想通過這樣倆逃避,陸向皖,你能不能出息一點,為什么一定要這樣委屈自己,你知不知道你這樣讓我看了很心疼!”顧小北有些激動的叫道,她是真的不想看到她這樣,她甚至不止一次在心里埋怨哥哥,為什么當初不愛小皖還好跟她在一起,既然欺騙了又為什么不能夠欺騙一輩子,讓這個傻丫頭永遠都不知道這些殘酷的真相!

    “就算是又怎么樣!”陸向皖也有些激動的看著她,眼淚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顆一顆的往下面落著,看著顧小北說道,“對,我懦弱,我沒出息,我選擇逃避,但是我為什么不能,既然我義無反顧的愛情得到的都只是欺騙和滿嘴的謊言,我現在選擇一段真實的沒有欺騙的婚姻為什么不可以!”

    顧小北看著她,質問道,“那愛情呢?你跟外面那個男人之間的婚姻有愛情嗎?你愛他嗎?或者他愛你嗎?!”

&nb />     “愛情,哈哈哈……”陸向皖有些自嘲的笑著,頻頻搖著頭看著顧小北說道,“愛情,多可笑啊,我當初也以為我這一輩子最愛的就是顧淮南,我認定了顧淮南最愛的就是我,可是到頭來呢,不過是一場笑話,他根本就不愛我,從頭到尾根本就沒有愛過我!”說道最后陸向皖幾乎是有些是心裂肺的叫著的,整個人更是有些無助的蹲在了地上,眼淚滿臉都是。

    顧小北愣住,看著她這樣再也說不出任何要質問的話,她太清楚向皖跟哥哥之間的愛情,也清楚他們之間的這段愛情童話到底是怎么演變成向皖口中說的愛情笑話的,她雖然沒有真正的感受過這樣的經歷,但是光是看向皖現在這個樣子,她也能夠理解這段傷害到底是帶來了多少的痛苦。所以也就是以為這樣,她一直都希望小皖能夠走出哥哥帶給她的陰影,活出自己更加精彩的生活。

    見她不說話,陸向皖雙手抱著自己的膝蓋蹲在地上,沒有抬頭,有些自言自語的說道,“你不是一直都希望我能夠找一個男人好好重新開始嗎,現在我正在按你說的做呀,難道不是嗎。”那聲音聽起來有氣無力的,那語氣更是帶著自我的那種嘲諷,讓人聽了心里怎么都不是滋味,非常的難受。

    顧小北看著她,眼淚早已經忍不住落下來了,也慢慢蹲下看著陸向皖說道,“我是讓找一個男人好好的重新開始,但是并不是讓你這樣隨便的把自己給嫁了。”這樣說著,顧小北伸手抹了一下自己臉上的眼淚,看著她接著說道,“我讓你戀愛,給你介紹對象,是想讓你找到一個愛你的人,可以讓你依靠的人,讓那個男人帶你走出當初哥哥帶給你的痛苦和陰影,并不是想你現在這樣放棄自己,你現在這樣根本就是對你自己不負責任,你委屈的還是自己,為什么就不能對自己好一點?有那么難嗎?”

    陸向皖哭著,有些撕心裂肺的哭著,這幾天她一直努力的壓制著自己的情緒,不想讓人看出來,不想讓人為自己擔心,但是那種傷痛怎么可能說好就一下就可以沒事,她花了那么久氣愛一個人,又怎么可能僅僅花幾天就把那個人從自己的記憶中剔除消失,她只是一直努力不停的告訴自己,不能再為那段根本就沒有存在過的愛情而傷心難過,她知道所有的道理,也努力讓自己變得更好,但是那個傷口依舊還是疼著,不管是多么的忽略當它不存在,疼痛始終都不回消失的,它一直都存在著,甚至提醒著自己過往的可笑。

    看著她這樣,顧小北也跟著淚流不止,伸手將她抱住,她知道這有多難,幾年的感情,甚至就連死亡都沒有阻隔她的情感,可是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訴她這幾年不過是場笑話,換做任何人都沒有辦法一下就能接受。

    陸向皖哭著流著淚說著,“我也想重新開始,也想過好好找一個人戀愛,但是小北,你知道嗎,我好像把我自己這一輩子的愛情都用完了,我不敢相信愛情了,我好像在也無法像當初那樣愛一個人了,我害怕,我怕又會是那樣的結果,所以我寧愿不要了,我也不想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