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27 宋家小妹
    見電話這邊的陸向皖回答,電話另一頭的顧小北這才又開口說道,“那個你中午沒事吧,我們一起吃飯有時間嗎?”相比起剛剛的活力,顧小北此刻的語氣聽起來有些不確定,她還在害怕,害怕陸向皖還有些不能接受哥哥的事情,她跟向皖是好朋友,她不想因為這件事情而跟向皖連朋友都不能做。

    “好啊,我有時間。”今天她早上沒有課,下午的話要去學校一趟,跟顧小北吃午飯應該沒有問題,而且她也打算把結婚事情跟顧小北說一下,畢竟她跟她是最要好的朋友,這樣想著,拿著電話又說道,“不過我下午有課,你找一家離我學校比較近的地方吧,吃完我也正好可以直接去上班。”

    “好好好,沒問題沒問題,就找你學校附近的那家,我馬上訂位。”聽她答應,顧小北整個人顯得有些激動。

    電話這邊陸向皖輕笑著搖頭,說道,“那先這樣吧,我先起床。”

    “好,你先起來,我也先打電話哈。”顧小北這樣說著,直接就掛了電話,那樣子就像是深怕陸向皖會后悔似的。

    陸向皖將手機收起,淡笑著搖頭。

    起身從床上下來,將昨天的衣服外頭重新給自己套上,她不知道宋勵衍去哪了,什么時候離開的,不過整個房間就她一個人讓她感覺有種特別輕松的感覺,自由自在。

    進洗手間簡單的給自己洗漱整理了一下,再從樓上下來,樓下客廳里沒有一個人,安靜的就像整間房子就她一個人一樣。

    陸向皖想叫,想要問有沒有人在,不過開口想說話的時候,又一下止住了,她還是有些不適應,不適應叫另外一個女人為媽。

    正當陸向皖有些疑惑該怎么辦才好的時候,有人說笑著從外面進來,轉頭看去,只見楊美玉說笑著進來,旁邊還站著位二十來歲的女孩,齊劉海烏黑的長發,發尾微微帶著點卷,大大的眼睛皮膚很白,臉上掛著的笑容讓人看上去洋溢著青春和活力,就像是從日本漫畫里走出來的女孩。

    楊美玉也看到她,朝陸向皖過來,笑著說道,“小皖,起來啦,怎么沒有多睡會兒,阿衍說你昨天晚上認床,都沒怎么睡呢。”

    陸向皖有些尷尬的笑著,不過心里還是感激宋勵衍為自己找的借口,省的她再費腦筋想該怎么解釋。

    看著楊美玉說道,“現在也已經不早了,等一下還得回去。”

    聽她說要走,楊美玉忙說道,“回去干什么,留下來多住幾天,就當陪陪我和你爸。”

    “我下午還有上班,可能沒有辦法留下來。”陸向皖有些為難的說道。

    見她說有上班,楊美玉也不好強留她下來讓她別強上班,不過還是有些不死心,同陸向皖說道,“那你晚上跟阿衍回來,我們一家人一起好好吃個飯,我們——”

    沒等陸向皖開口,一旁一直站著的女孩打斷楊美玉的話說道,“媽,你當哥他每天都有時間啊,還天天回來呢,你又不是不知道市區離我們大院多多遠, 多多遠,我沒猜錯的話早上哥七點前就回去了吧。”

    聞言,陸向皖倒是有些意外,她沒有想到宋勵衍走得這么早,不過馬上她的意外被另一種擔憂而代替,宋勵衍走了,她該怎么回去?!

    “你這丫頭,我不是想跟你嫂子一起吃頓飯嘛。”楊美玉沒好氣的敲了下自己的女兒,向皖跟宋勵衍結婚結得這么著急,她甚至到現在都還沒有跟向皖一起吃過一頓飯,她當然想跟自己兒媳婦有更多的相處時間。

    女孩沖著楊美玉俏皮的吐了吐舌頭,另外看著向皖又可愛的眨巴了下眼睛,惹得向皖有些好笑的輕笑出聲音來。

    見向皖笑,楊美玉看著女兒笑罵道,“看吧,才見面就讓你嫂子看笑話了吧。”

    “那有什么關系,她是我嫂子,就是自己家里的人,在家人面前有什么笑話不笑話的。”女孩說著話,還一臉認真的沖向皖問道,“嫂子,你說我說的對吧。”

    陸向皖莫名的開始有些喜歡眼前的這個女孩,點頭說道,“對,你說的對。”

    “看,我嫂子都這樣說。”說著話,又轉過頭來看著陸向皖說道,“嫂子,我叫宋勵芯,你以后叫我勵芯好了。”說著還認真的同陸向皖伸出手。

    陸向皖也伸手同她相握,簡單的介紹自己,“我叫陸向皖,你也可以叫我向皖。”

    “那可不行,我哥肯定不干。”宋勵衍有些夸張的說道。

    見她們這樣有說有笑,楊美玉心里也高興,不過想起來陸向皖剛起來,忙說道,“向皖,肚子餓了吧,我前給你煮點面。”楊美玉說著話就直接要朝廚房那邊過去。

    “媽,不,不用了,我早上一般都不怎么吃。”再說了,一會兒又約了顧小北吃中午,現在吃了待會兒肯定吃不下。

    “那怎么行,早餐一定要吃的。”楊美玉一臉不同意,不給陸向皖多說的機會,直接決定到,“我去給你煮面,少也要少吃點。”

    見她堅持,陸向皖也不好多說什么,不過心里多少還有些不好意思。

    楊美玉走后,宋勵芯上前拉過陸向皖的手朝沙發那邊過去,邊看著陸向皖身上的衣服,問道,“嫂子,你身上的這衣服是我哥送的嗎?”

    陸向皖一愣,沒有想到她會這樣問,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正是昨天宋勵衍替她解圍時候借給她的那件,看著宋勵芯點頭說道,“嗯。”

    “怪不得呢,我說他怎么昨天突然打電話說衣服沒了呢,原來是送給嫂子你的呀。”這衣服原本是她托哥哥出國出差的時候給她帶的,只是原本昨天該到的衣服突然該給她打電話說衣服出了意外,沒有辦法給她了,她當時還在想,這衣服能出什么意外呀,不過現在總算是明白了,原來是借花送佛送給她嫂子了,不過這也算是可以原諒啦。

    “這衣服原本是要送給你的?”陸向皖問,她昨天還一直在想宋勵衍這衣服是要送給誰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