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24 專制獨裁
    陸向皖像是有些被他剛才的話和吻給嚇到,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猛地從地上站起來,看著他想說話卻著急的一下什么都說不出來,“你,你……”

    宋勵衍好笑的看著她,那表情確切的說起來還真的是帶著點挑釁,故意問道,“我怎么了?”

    陸向皖又氣又惱,想要指責他,卻又說不出口自己剛剛被他偷吻了,轉過頭不去看他,胡亂的用力擦著自己的嘴巴。

    見她轉過身,宋勵衍直接彎腰將她放在地上的茶杯端起放到一旁的書桌上,另外一并將她剛剛整理了好半天的所謂‘床鋪’直接一把拿起,放到一旁的凳子上。

    陸向皖一直專心的擦著自己的嘴巴,完全沒有注意身后宋勵衍的動作,等轉過頭去,才看見宋勵衍已經把自己剛才整理了好半天的‘床鋪’給徹底‘毀了’。

    瞪著眼睛沖著他問道,“喂,你干什么呀,干嘛動我的東西!”

    宋勵衍看她這樣張牙舞爪的樣子倒也不生氣,反而是覺得有些可愛有趣,說道,“搞清楚,這里現在除了我是你的,其他好像還都不是你的。”

    陸向皖語塞,看著他眼睛瞪得更大,她自認為自己原本就不擅言辭,對上他更不知道說什么,而且他在商場上混跡這么久,自然什么人都見過,什么話都不會說,自己當然不可能會是他的對手。

    但是怎么想還是覺得他太過分了,心里氣不過,更是非常的憤怒,整個小臉都有些被這股憤怒憋得有些漲紅了臉,沖著宋勵衍好一會兒才說了一句最為表示她憤怒心情的話,“你,你太霸道了!”

    宋勵衍并不是沒有見過什么美女,陸向皖雖然說是長得漂亮的,但是以他的地位和現在的位置,他想要找一個比陸向皖更漂亮的女人并不是什么難以辦到的事情,不過看著陸向皖這樣生氣的鼓著嘴,眼睛瞪得大大的,臉上甚至因為生氣而帶著紅暈,這一刻宋勵衍覺得陸向皖好看的讓他有些挪不開眼睛。

    就這樣站著,大方的點頭,說道,“對,我承認。”

    如果他否認的話她還可以跟他據理力爭到底,但是現在宋勵衍他這樣直接承認了,陸向皖倒是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他什么好了。

    陸向皖非常有自知之明,所以也并不打算跟他繼續這樣僵持下去,越過他直接要去拿剛剛被他收起來的被褥,打算重新再來整理一遍。

    看穿她的目的,宋勵衍一把將她的手拉過,制止她接下來的動作,眼睛看著向皖的眼睛說道,“好了,別鬧了。”

    “是你在鬧!”陸向皖是真的有些生氣,臉上的表情完全表達出了她的憤怒,看著宋勵衍說道,“我不奢求你能夠有紳士風度把床讓給我睡,但是你憑什么這樣直接把我弄好的床鋪給收起來!”

    在陸向皖看來,宋勵衍沒有風度的同時更沒有道理,而且他對她也根本就沒有起碼的尊重!

    “我沒打 我沒打算跟你做一對假夫妻,我們的婚姻是真實的,也是合法的。”宋勵衍這樣說著,也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手一直抓著她的手,沒有放開。

    “但是我們根本就只是在交易婚姻,我得到我想要的,你也得到了你想要的那塊地,我們在領證之前全都說了好的,難道不是嗎?!”陸向皖這樣質問他,她沒有想過要跟他一起生活,也不能夠想象去跟他一起生活!

    宋勵衍聳聳肩膀,看著她問道,“證據呢?我憑什么相信你,我只知道我們之間的那兩本結婚證全都是真的,也是合法的。”

    “你!”陸向皖沒有想到他居然會這樣無賴。

    宋勵衍伸手輕輕的撫上她的臉,指腹剛想要朝她嘴角探去,卻被陸向皖直接拉了下來,陸向皖生氣的將頭朝另一邊看過去,她突然有些后悔自己今天下午做的那個決定,或許真的是太沖動了,她沒有想過會變成現在這樣,她銷售了自己的婚姻,只當這是一場交易,她想要從中得到真實的。

    宋勵衍也不惱,再一次抬手,陸向皖又想要伸手將他的手給打開的時候,被宋勵衍抓住,低聲說道,“別動。”

    宋勵衍的聲音很低沉,啞啞的帶著磁性,更像是帶著中魔力,陸向皖看著他的眼睛,那深邃的雙眸就像是帶著吸力,只要你看向他,他就會以強大的磁場把你牢牢吸引,一下就忘了自己原本的打算。

    宋勵衍輕輕的用手摸著她的嘴角,眉頭微微有些皺起,說道,“動弄紅了。”

    陸向皖有些被他這樣的溫柔給嚇到,看著他根本就說不出話來,腦袋就像是被放空了一樣,一片空白。

    陸向皖不知道自己這樣空白了多久,等她回過神來,宋勵衍已經拉著她朝床那邊過去。

    忙將手給抽回來,心跳得有些快,快到就像是整顆心都要跳出來了一樣,不敢去看他,又因為自己剛剛的失態而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尷尬的不停的抓自己的頭發。

    宋勵衍轉過頭看她,說道,“我不想多重復,既然我說過給你時間適應,那么我就不會去強迫你做你不愿意的事情,你知道我這話指的是什么。”

    陸向皖沒看他,左手緊緊抓著自己的右手,小聲的嘀咕,“說得自己很民主一樣……”其實心里霸道的要命,根本就是大男子主義,而且還沒有風度!

    “你如果想要睡地上那我現在也可以明確的告訴你這絕對不可能,我還是那句話,我可以容你時間適應,但是不代表我會給你逃避的機會。”宋勵衍看上去有些嚴肅,而且語氣聽上去也并沒有要跟她商量的意思,那態度根本就是不容向皖拒絕。

    陸向皖雖然心里有一百個一千個不愿意,但是也知道自己再做多少爭取都不可能改變什么,她也算是對宋勵衍有了初步的了解,這個男人根本就是一個霸道又不講理的獨裁者!

    【作者題外話】:抱歉,更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