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23 分床而睡
    聞言,宋勵衍有些奇怪的轉頭看一眼母親,反問道,“我結婚跟張曉陽什么關系?”她是他的秘書,他結不結婚她都得給他好好賣力工作,這點應該毋庸置疑吧!

    見他這樣說,楊美玉更是有些疑惑,說道,“曉陽她不是一直都喜歡你嗎?”

    其實她也一直覺得張曉陽這個女孩子不錯,為人乖巧又能干,而且還能夠在工作上幫到阿衍,如果他們兩人最終能夠走到一起那在她看來是再好不過的,不過一直以來看曉陽雖然有心,但是兒子并沒有表現出來在意,她是過來人,感情的事情她也明白,并不是勉強就能夠有幸福的,所以她也就沒有多說什么,不過現在阿衍結婚了,對象不是張曉陽,而且曉陽也一直在阿衍身邊工作,這樣每天相見總有些別扭或者不自在吧。

    宋勵衍皺眉,看著母親說道,“這事我怎么不知道?”

    他一直都反對辦公室戀愛,對于他來說,張曉陽一直都僅僅只是他的秘書,最多下班之后是朋友,他從來沒有對她有過這兩點之外的想法。

    “你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楊美玉有些覺得不可思議,看著宋勵衍說道,“我跟小妹都看出來了,連你爸這么頑固的人都知道。”

    宋勵衍看著母親,那樣子看起來有些不太相信。

    見他這樣像是真的沒有一點察覺,再說了現在兒子也已經跟向皖結婚,說這些也沒有任何意義,推這宋勵衍上去,說道,“好了好了,你不知道的話就當我什么都沒有說過,時間不早了,趕緊上去,別讓小皖等你。”

    宋勵衍看她一眼,也沒有再多問,直接端著杯子朝樓上自己的房間過去。

    房間的門并沒有關,只是虛掩的帶上,輕輕一推就直接推開來了,只是推開門之后,宋勵衍就看見陸向皖有些滑稽的正跪在地上,屁股還有些搞笑的翹起來對著自己。

    宋勵衍有些哭笑不得的問,“你這是在干什么?”

    陸向皖轉過頭,見他依舊還是剛才那樣裸著上身,又連忙轉過頭來不去看他,說道,“整理床鋪。”

    她可不想真的跟他這樣同床而眠,他如果有紳士風度的話最好,要是沒有她也不介意自己睡在地上。

    宋勵衍失笑的搖頭,沒有多發表任何意見,將手中的茶杯給她遞過去,說道,“喝口茶吧,我媽說你口渴了。”

    雖然說剛剛說口渴是隨便找的一個借口,晚上到現在一直都沒有喝什么東西,還真的是有些口渴了,這樣想著,伸手接過宋勵衍手中的茶杯,端著直接就喝了一大口茶。

    宋勵衍坐到一旁的椅子上,隨手拿起之前放在桌上的香煙,點燃,抽了一大口,然后將那白色的煙霧從口中吐出,看著坐在地上的陸向皖,說道,“你這鋪起來是準備讓我睡呢還是讓你自己睡?”

    陸向皖看他一眼,雖然說還有些不習慣這樣直視看著他半裸的樣子,不過相比起剛才的面紅耳赤,現在至少能告訴自己只盯著他的臉看就好,看著宋勵衍的臉,說道, ,說道,“如果你不介意睡地上的話,我會很感激,而且在我看來,男人可以一事無成,但是至少得有風度。”

    宋勵衍這樣聽著,拿著煙臉上一直都淡淡帶著笑意,“我介意。”

    陸向皖沒想到他會說的這樣直白,不過這樣的結果多少已經猜到,并沒有太多的意外,只說了一句,“那也無所謂,我睡地上。”說著話,將手中的茶杯放到一旁,又專心的收拾起來。

    宋勵衍就這樣坐著,看著她為她自己所謂的‘床鋪’而忙碌著,抽了幾口將還有一大半的煙直接擰滅在煙灰缸里面,站起身來走道陸向皖的旁邊,說道,“其實我不介意你跟我一起睡床上。”他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頗具風度的男士,看著一位漂亮的女士這樣打地鋪睡,他會于心不忍,更何況這位女士還是他的妻子。

    陸向皖頭都沒有回,直接拒絕說道,“我介意。”

    宋勵衍看著她,說道,“你知道晚上吃飯的時候我跟你父親出去單獨聊了些什么嗎?”

    聞言,陸向皖停下手中的動作,轉過頭盯著他的臉看著,問道,“你們說了什么?”

    她也有些意外,以父親的脾氣,那個時候已經是在氣頭上了,按理說不可能不到幾分鐘就馬上消氣甚至同意了他們之間有些荒唐的舉動,至少剛才在桌上,她不好問。

    “我告訴他說我會讓他的女兒幸福一輩子。”宋勵衍這樣說道,眼睛一直盯著陸向皖看著。

    聞言,陸向皖有些不屑,不去看他有些嘲諷的說道,“生意人總是這么喜歡信口開河么。”

    讓她幸福一輩子,當初顧淮南都不曾這樣說過,他只不過是為了得到那塊地,又有什么資格這樣跟她的父親承諾。

    宋勵衍也不惱,看著她面上始終帶著笑意,半蹲下來同她平行對視,說道,“這場婚姻或許對于你我來說都只是一場交易,我是一個生意人,但也絕非是個無良奸商,我一向講究互惠互利愉快合作,我從來不會打沒有把握的戰,同樣我也從來不會后悔做過的每一個決定,不管你對我這個人了解不了解,我想告訴你的是我是一個認真的人,不管是對于工作,還是對于生活,既然我們結婚了,那么我就會盡到身為一個丈夫要盡到的責任,從我們結婚那一刻起,交易歸交易,但是對于這個婚姻,我的態度是認真的。”

    陸向皖看著他,他們之間這靠得很近,面對面甚至可以呼吸到對方的呼吸,而且宋勵衍的這些話讓她一時間有些不太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

    “你,你這些話是什么意思?”

    宋勵衍輕笑,伸手輕輕的撫摸她的臉,低頭在她的唇上印下一吻,并不過分,只是輕輕的貼了她一下,放開她說道,“我可以給你時間來適應,但是我不同意你刻意逃避。”

    說著話重新站起身來,看著地上鋪著的床鋪,說道,“沒有一對夫妻剛結婚就分床而睡。”

    【作者題外話】:嗷嗷,求留言求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