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14 是宋太太
    陸向皖看了看前面緊緊關上的電梯,再看看攔住自己的前臺小姐,試著解釋說道,“我,我是跟他一起來的,他讓我在他辦公室等他一起下班。”說著話的同時伸手指了指那電梯。

    那前臺有些為難的看著陸向皖,說道,“抱歉,宋總沒有說,如果您沒有預約的話我不能讓您進去。”

    “這樣啊。”陸向皖沒有為難她,也沒有再多解釋,轉頭看一眼大廳那邊擺放著的沙發,問道,“我可以在那邊等嗎?”

    那前臺小姐楞了一下,似乎是沒有想到陸向皖會這樣說,愣愣的點頭,同時提醒她說道,“其實您可以給宋總打電話。”如果真的是宋總的朋友的話,只要打一個電話確認一下就可以,非常簡單。

    陸向皖搖頭,說道,“不必了,我還是——”

    “向皖。”

    只是她的話還沒有說完,剛剛坐電梯上去的宋勵衍又重新下來,打斷她的話。

    聞言,陸向皖和那前臺小姐同時轉頭朝那邊看過去,之間宋勵衍從電梯里出來,朝她們這邊過來。

    見宋勵衍過來,那前臺小姐忙上前同宋勵衍說道,“宋總,這位小姐說是您的朋友。”

    宋勵衍看她一眼,直直的朝陸向皖過去,伸手將她的手拉過,再看著那前臺說道,“這位是我的太太,以后她來公司直接讓她上去找我。”

    那前臺有些被他的話震驚到,看看他又看看陸向皖,她從沒有聽說過宋勵衍結婚,怎么就突然多出了一位宋太太!

    宋勵衍沒有同她多講,只是拉著陸向皖就朝電梯那邊過去,待進了電梯之后,宋勵衍這才開口,問道,“為什么不跟上來。”

    陸向皖看著他,有些小聲的嘀咕說道,“你走的那么快。”

    宋勵衍有些好笑的搖搖頭,看著她說道,“以后跟不上的話就告訴我。”他習慣了這樣的速度,在他身邊的人也一直都習慣了追隨他的腳步,一時間完全沒有去考慮她是否能夠跟的上,所以當剛才電梯到了的時候他才回想起來她沒有跟上來,等再下樓去果然看見她被前臺擋在了那里。

    陸向皖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眼睛一直盯著自己拿被他握著的手。

    出了電梯,宋勵衍的秘書已經等在那里,手里拿著文件給他遞過去,剛想要開口,注意到宋勵衍身邊站著的陸向皖,一下愣住,驚訝道,“陸小姐?”

    向皖認得她,朝她禮貌的笑了笑,“你好。”

    “你怎么在這?是上次賠償的問題?”張曉陽看著她疑惑的皺眉。

    “不是的,我只是——”陸向皖想要解釋,卻被宋勵衍打斷。

    “向皖,你先去我辦公室,里面有茶和雜志,我開完會過來。”宋勵衍說著話,接過張秘書手中的文件。

    見他這樣說,陸向皖沒有再多說什么,朝張曉陽點點頭,然后朝宋勵衍的辦公室過去。

    宋勵衍看了看手中的資料,問道,“各部門的主管都到了嗎?”

&nb />     張曉陽還在為陸向皖的事情心存疑惑,聽宋勵衍這樣問,這才反應過來,點頭說道,“嗯,全都已經到了。”

    宋勵衍點頭,拿著文件直接朝隔壁的會議室過去,才走了幾步,又停住腳步回頭同張曉陽說道,“陸小姐要是無聊的話你就帶著她到處逛逛。”

    張曉陽愣愣的點頭,有些意外他什么時候在意過一個女人的感受。

    陸向皖站在宋勵衍的辦公室里面,看著整個辦公室的格局,以黑灰色調為主,大辦公桌后面擺放了一個大大的書柜,里面放滿了各式各樣的書,一旁的會客區放了套全皮的黑色沙發和矮幾,對面就是大大的落地窗,即使坐著也可以看見窗外的獨特風景。

    陸向皖在沙發上坐下,那鋼化玻璃的矮幾上已經放著沏好的茶,此刻還冒著熱氣,那白色的煙霧一點點在空氣重消失,另外旁邊還放著一疊雜志,多以商業為主。

    陸向皖對這些雜志并不感興趣,倒是對那剛泡好的茶比較有興趣,到了一杯細細品嘗著。

    張曉陽輕敲了敲門從外面進來,看著陸向皖說道,“茶和雜志還合陸小姐的胃口嗎?”

    聞言,陸向皖揚了揚手中的茶杯,說道,“茶很香醇,是上好的普洱。”

    張曉陽在她的面前坐下,看著陸向皖臉上剛剛那驚愕意外的表情早已經不見,恢復了習慣性的笑容,看著陸向皖說道,“陸小姐跟宋總的關系進展得很快嘛。”

    陸向皖看著她,聽得出來她這話語中帶著的刺,看著張曉陽說道,“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因為她直接給她的支票一直都沒有得到對象,所以張曉陽以為陸向皖這次就是為了上次的車禍而來,看著她笑笑,說道,“我只是想提醒你,如果只是上次車禍的事情,你可以來找我,我們宋總并沒有那么多的時間來處理這些事情。”

    聽她這樣說,陸向皖只輕笑說道,“我想你是誤會了,我并不是為了車禍的事情來的,那次的事情本來就是我的責任,該道歉該賠償的也都該是我。”

    張曉陽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雖然沒有弄明白她跟宋勵衍之間是怎么回事,不過宋勵衍去會議室之前說的那些話她倒沒有忘記,看著陸向皖說道,“要出去逛逛嗎?”

    陸向皖想了想,還是搖搖頭,說道,“不用了,我就坐在這里等他好了。”說著話,又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起身朝那大落地窗那邊過去,站在這個角度看整個城市的風景,那畫面美得就像是一幅畫。

    張曉陽見她這樣盯著外面看著,也沒有再多說什么,拿了東西從辦公室里退了出來。

    陸向皖不知道自己站在那落地窗前到底看了多久,等辦公室的門再被人打開,只見宋勵衍拿著文件朝辦公桌那邊過去,看一眼站在窗口的陸向皖,問道,“在看什么?”

    陸向皖轉過身來,只是淡淡的搖搖頭,說道,“沒什么,隨便看看。”

    宋勵衍沒有繼續追問,抬手看了看時間,然后再將桌上的東西收拾了一下,看著陸向皖說道,“走吧,帶你去買點東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