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12 清晰定位
    陸向皖從培訓學校出來的時候宋勵衍已經到了,依舊是早上的那輛車,見她從門口出來,開了車門也從駕駛座上下來,繞過車頭,紳士的為她將副駕駛的車門打開。

    陸向皖走到車邊,看著他一時間覺得有點不真實。

    見她站著不上車,宋勵衍問道,“怎么了?”

    陸向皖回過神,看著他搖搖頭,扯了扯嘴角輕笑說道,“沒什么。”然后直接坐上了車子。

    替她將車門帶上,宋勵衍這才重新繞過車頭上車,轉過頭問她,“想吃點什么?”

    陸向皖還有點發呆,楞了一下才回過神來,說道,“你決定吧,我都可以。”

    宋勵衍盯著她看著,突然開口說道,“現在后悔還來得及。”

    陸向皖看著他的眼睛,腦海里閃過許多的畫面,有當初跟顧淮南在一起時候的記憶,也有這幾天知道真相之后的難受回憶,更多的是顧淮南他在日記里提到的那個跟她有好幾方面相像的女人。

    這樣想著,有些痛楚的閉了閉眼睛,再睜開,看著宋勵衍說道,“我想吃糖醋排骨。”

    聞言,宋勵衍輕笑,只問道,“有地方介紹嗎?”

    陸向皖搖搖頭,“沒有。”

    宋勵衍沒有再多問,說道,“那我決定。”

    “好。”陸向皖點頭,努力朝他扯出笑容。

    或許她太沖動了,或許她以后會后悔,但是誰又能保證深思熟慮之后的決定就不會讓人后悔呢,當初她以為跟顧淮南相愛是她一輩子最正確的決定,即使是在他去世之后她也不曾后悔,可是現在呢,當知道一切真相之后,她后悔了,她可以接受他不愛自己,但是怎么都不能接受自己這些年只是別人的替身,他對著自己笑的時候心里想著的卻是別人。

    這次她不要想那么多,就算以后會后悔,就算會過得不幸福,起碼一切都是真的,其中不存在欺騙,再則說了,宋勵衍是父親看上的人,既然父親有意思想要撮合他們兩人,那么再合適不過,她自認為自己不是一個孝順聽話的女兒,從小到大因為太過于有自己的主見所以從來沒有聽從過父母的安排,這一次就當是順他們意,讓他們放心。

    陸向皖正這樣想著,宋勵衍突然朝她靠過來。

    他突然靠得這么近,陸向皖一下有些不太適應,下意識的屏住呼吸不知道該怎么辦,眼睛一直盯著他看著。

    宋勵衍有些被她這樣的表情給逗笑,伸過手去將安全帶拉過來給她系上,低笑著說道,“別那么緊張,我只是幫你系安全帶而已。”說著話,重新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拉過安全帶同樣為自己系上。

    陸向皖有些尷尬,下意識的伸手去摸自己的頭發,好一會兒低聲說道,“我,我自己會系。”

    宋勵衍看她一眼,什么都沒有說,直接發動了車子離開。

    陸向皖沒有問宋勵衍帶自己去哪,坐在車上看著外面的風景,思緒卻早已經飛揚。

    等宋勵衍將車子停下來,陸向皖 ,陸向皖這才驚覺原來已經到了。

    抬頭看去,外面是一家并不算大的私房菜館,牌匾也只是小小一個掛在墻壁上,旁邊就是一道窄小的門,寬度只夠一個人進出,兩個人想要一起通過,怕是得被卡住。

    陸向皖隨著宋勵衍進去,里面如同外面一樣并不大,簡單的擺著幾張桌椅,不過細看可以看得出來那些擺放的桌椅都是很精致的仿古家具,墻壁上還掛了水彩畫,每張桌子都涌屏風將其隔開,讓桌子與桌子之間有著相對獨立的空間,整個環境配合著桌椅有種古色古香的意境,加上店里輕輕的古風音樂,整個環境讓人覺得很是舒服。

    兩人沒有講究隨便找了一張桌子坐下,服務生送菜單上來的時候陸向皖還在打量著整個店,店里的人不多,算上他們猜三桌客人,服務生也不多,就剛剛送菜單過來的小姑娘一個人,另外老板娘似乎是知道有新客人過來,從里面出來,熱情的同他們打招呼,并介紹著今天店里面的招牌菜。

    陸向皖對于點菜并沒有意見,只讓宋勵衍做主,宋勵衍第一個點的就是陸向皖之前說的糖醋排骨,外面又加了幾道剛剛老板娘介紹的菜品,另外叫了一壺普洱。

    待點完菜老板娘離開之后,陸向皖看著宋勵衍說道,“我有些意外你帶我來這里。”

    聞言,宋勵衍看著她問道,“你是不是覺得我該帶你去那些高級的餐廳,環境好食物卻并不好吃。”

    陸向皖沒有否認,說道,“至少會不像是這樣的小店,你的氣場跟這里并不相符。”陸向皖說的是實話,他這樣穿著西裝系著領帶踩著皮鞋一副精英的樣子,確實同這樣的環境相對比起來有些顯得突兀。

    “之前跟一個朋友來過一次,覺得你應該會喜歡這里。”宋勵衍簡單的解釋,說著話的同時拿過桌上的被子和水壺給陸向皖倒了杯水遞過去。

    陸向皖伸手接過,低聲謝道,“謝謝。”

    宋勵衍輕扯了下嘴角,給自己也到了一杯,喝了口水這才說道,“吃完飯我送你回去,把戶口本拿上我們下午就去把證領了。”

    聽著他就像是說著一件極其普通的事情陸向皖不禁多看了他幾眼。

    察覺到她的目光,宋勵衍問道,“怎么了,有問題嗎?”

    陸向皖搖搖頭,“沒有。”將手中的被子放下的時候不小心將杯中的水灑了點出去,沾到了身上的衣服,然后突然想起來問他說道,“對了,這衣服原本是要送誰的?”她只是想要問清楚,以免不必要的麻煩,或者說不想生活在欺騙和謊言之中。

    “你以為我外面有別的女人。”宋勵衍直白的說道,眼睛一直盯著陸向皖看著。

    陸向皖沒有想到他會說的這么直接,有些尷尬的抓了抓頭發,避開他的眼睛,說道,“我只想弄清楚這樁婚姻的定位,出什么事的話至少讓我有一個心理準備,想好可以用什么說辭來解釋。”

    宋勵衍皺眉,下意識的不悅,看著她說道,“不會出現你說的這種情況。”那聲音聽起來有幾分冷硬。

    聞言,陸向皖看他一眼,點點頭沒有再多說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