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09 狼狽不堪
    漆黑的房間里,陸向皖一個人坐在床上,她不知道自己這樣坐了多久,只記得進來的時候外面天還亮著,現在已經全黑了。

    放在床上的手機在這個時候響起來,那閃爍著的手機屏幕燈給漆黑的房間帶來點點亮光。

    手機躺在床上瘋狂的叫囂著,陸向皖好一會兒才伸手將那閃爍不停的手機拿過,看一眼來電顯示,是家里邊打來的電話,調整了情緒將電話接起,“喂。”

    電話那邊秦素芬接起電話就問,“小皖,你怎么不接電話呀,在哪呢,怎么還沒回來?”

    陸向皖盡量讓自己說話聽不出異樣,對著手機說道,“媽,我在家呢,剛在洗澡,手機沒帶進去。”

    “你回公寓了?怎么不打個電話回去,讓人怪擔心的。”對于之前她車禍的事情秦素芬還有些心有余悸,好在沒有大礙。

    “明天早上要去學校,留在別墅那邊會不太方便,剛出來的時候忘記跟你說了。”陸向皖簡單的解釋,不想母親為自己擔心。

    聽她這樣說,秦素芬說道,“你沒事就好,晚上吃了沒?”

    “嗯,吃過了。”陸向皖輕聲的應道,突然有點想哭的沖動,努力強忍著,眼睛一下就有些模糊了,她似乎一直都讓母親為自己擔心……

    電話那邊秦素芬想了想,好一會兒才說道,“小皖啊,媽知道有些話說多了你也覺得我煩,但是我還是想說,別再堅持了,看你這樣我和你爸心里別提有多難受。”

    眼淚忍不住的從眼眶里掉落,無聲的劃過臉頰,陸向皖不敢出聲,伸手擦去臉上的眼淚,努力裝作如無其事的樣子說道,“我知道。”

    秦素芬輕嘆一聲,又叮囑了幾句,這才掛了電話。

    將電話放到一旁,陸向皖整個人倒在床上,房間里就她一個人,再也不用強忍,直接哭出了聲音。

    她看過顧淮南留下的日記了,原來顧淮南真的沒有愛過她,哪怕是一點點,可是就是連一點點都沒有,只是因為她在那個時候出現,她有那個女人一樣的長發,有著她偶熱不經意間的小動作,所以順理成章的成了那個女人最好的代替,說到底也只是一個替代品,無關愛情。

    她都不知道原來自己想事情的時候會不停的喝水,有心事的時候則喜歡發呆,不喜歡吃黃瓜,吃蘋果喜歡就著皮一起吃,不喜歡吃梨子,但是煮過的話會勉強吃一點。

    她不知道原來自己有這么多的小習慣,更訝異他居然會記得,只是最讓她心痛的是他記這些只不過是因為她跟他心中愛著的那個人很像而已,僅僅只是這樣,卻并不是因為喜歡她愛她才會記這些。

    這樣想著,陸向皖覺得自己真的是天底下最悲哀的傻瓜,她以為自己得到了愛情,卻沒有想到自己只不過是愛情里的一個代替品,還有比這個更可笑的事情嗎?

    陸向皖是被冷醒的,睜開眼來的時候整個房間已經大亮,陽光透著窗簾進來,略有些刺眼,她不記得自己昨晚是怎么睡著的,她記得自己哭了很久,甚至比當初知道顧淮南死訊的時候哭得還要傷心難過。

    身上穿著的還是昨天那套衣服,從床上坐騎身來,頭還有些疼,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腦袋。 腦袋。

    這樣在床上做了好一會兒,這才伸手去拿過放在床上的手機,看一眼時間,她還記得今天早上有她的課,她以為昨天那樣之后她會不記得這些,不過看來她并沒有忘記。

    這樣想著,陸向皖有些苦笑的搖頭,站起身朝浴室那邊過去。

    站在浴室的鏡子前面,陸向皖看著鏡中那紅腫著雙眼的自己,苦澀的扯了扯自己的嘴角。

    洗漱過后從浴室里剛出來,顧小北的電話就進來了,拿著手機盯著看了許久,最終還是接了起來,“喂,小北。”那聲音聽起來有些無力,沒有生氣。

    “小皖,你……沒事吧?”顧小北小心翼翼的問。

    “沒事。”陸向皖拿著手機,看著窗外的天,天很藍,心情卻并不是天空的顏色。

    顧小北不知道該講什么,說多了怕她難過,但是這邊又有些擔心她,想了想,對電話這邊的陸向皖說道,“小皖,要不我過去找你吧,我們一起去爬山,你不是說想要去上山看風景嗎?”

    “不了,我今天有課。”陸向皖說道,她知道她想說什么,沒有再給她開口的機會,說道,“先這樣吧,我要出門了。”說完就直接掛了電話。

    她不知道要跟她說什么,也不想聽她說那些安慰她的話。

    在床上坐了會兒,陸向皖這才換了衣服出門。

    宋勵衍早上有個會議,從大院回來開車去公司的路上等紅綠燈的時候沒有想到會遇到陸向皖,她似乎看起來有些麻煩。

    陸向皖只覺得頭疼的厲害,從公寓里出來準備去上班,卻沒有想到會在等紅綠燈的時候被一個騎著電動車的孩子擦身撞到,整個人重心不穩一下就摔倒了在地上,電動車上的孩子似乎是慌了,原本已經停下來的車子見她摔倒立馬又扭了扭把手飛快離去,車子側邊有些損壞的保險杠將陸向皖的長裙勾住,撕扯下了一大塊布。

    陸向皖整個人有些狼狽的坐在地上,想叫,那孩子已經把車子還遠,撐著手想要站起身來,屁股那邊傳來的疼痛讓她有些想哭,眼淚含在眼里。

    一旁趕著去上班的人將她扶起從地上扶起,替她譴責那開車逃跑餓肇事者。

    “謝謝。”因為疼痛臉上擠不出一點笑容。

    那人見她這樣,有些不放心的問,“小姐,要不要我?

    幫你叫車送你去醫院?”

    陸向皖搖頭,剛想要拒絕,只聽見有人說道,“我送她去醫院。”

    抬頭看去,只見宋勵衍背著光站在她的面前,說完話的同時伸手從那人手中將她扶過,看她一眼,問道,“怎么樣,還好嗎。”

    陸向皖點點頭,輕聲應道,“嗯。”

    那人見兩人認識,也就沒有多說什么,抬手看看時間,轉身趕去上班了。

    待那人離開,宋勵衍盯著她看了好一會兒,說道,“怎么每次見你都把自己搞得這么狼狽。”

    【作者題外話】:求收求留言哇,求調戲求包養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