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08 為他活著
    秦素芬過來敲門的時候陸向皖還坐在門后哭,眼淚就像是失控了似得,怎么都有些控制不住。

    這幾天她一點都不敢往這方面想,多希望這一切不過是她做的一場夢,淮南沒有不愛她,她這么多年來做的這些也不是沒有意義,可是現實終究是現實呀,哪里能說是夢就是夢了呢。

    越是這樣想著,陸向皖這心里就越是難受的緊,雙手抱著膝埋著頭嗚嗚的哭出聲音來。

    門外秦素芬聽著里面的哭聲,心里也跟著難受的厲害,伸手去敲門,“小皖,把門開開,讓媽媽進來。”

    里面的陸向皖哭得更兇,拼命的搖著頭,卻忘記了隔著門母親根本就看不到。

    見她這樣哭,門外的秦素芬更是心疼,又拍了拍門,說道,“小皖,把門打開好不好,你這樣媽媽很擔心。”

    陸向皖抬起頭,看著前面,眼淚還是止不住的流,哽咽的說道,“媽……我沒事,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秦素芬哪里能放心走開,對著門說道,“小皖,你把門打開,有什么事情跟媽說,你這樣子我真的不放心。”

    陸向皖咬著牙哭,好一會兒才慢慢平復了點心情,伸手去擦臉上的淚,這才站起身將房門打開。

    秦素芬看著她那哭得有些紅腫的眼,心疼得伸手去摸她的臉,嘴里小聲的說道,“你說你,怎么哭成這樣啊。”說著話的同時,自己的眼睛也有些紅了。

    陸向皖還有些抽泣,卻不敢在母親面前大哭,忍著心中的委屈和難受,說道,“媽,我真的沒事。”

    這樣的話太沒有說服力,秦素芬輕嘆了聲拉著她朝床邊過去坐下,拉過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看著她那因為哭過整個還有些紅的臉,說道,“小皖,別怪你爸,他也是心疼你。”

    陸向皖不說話,轉過頭避開她的眼睛,她知道,只是這樣的方式讓她難以接受。

    “那天你出車禍,小北打電話告訴的我們,后來到醫院看你情緒那么不穩定,我們這才又給小北打了電話,這才知道原來顧淮南他……”秦素芬說不出口,轉過頭去輕嘆,好一會兒才緩緩開口,“你說你們當初在一起多少人羨慕,我跟你爸也替你高興,可是誰知道后來會發生那樣的事情。”

    陸向皖死死的咬著唇,眼淚又想要掉下來,忙將眼睛往上看,不愿意在母親面前落淚。

    “知道你對顧淮南的感情,所以這幾年你想做什么爸媽即使不愿意也都沒有反對過,我跟你爸沒有別的要求,只是想你高興,快樂而已。”秦素芬說著話,鼻子也開始有些發酸,其實不能怪丈夫會那樣做,她也心疼女兒,因為替她覺得不值得,所以才會生這么大的氣。

    秦素芬伸手去將她的臉轉過來,捧著她的臉讓她看著自己,眼淚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涌出眼眶,看著她說道,“小皖,別再為顧淮南繼續等下去了,顧淮南死了,再也不能回到你的生活里,你知道嗎,你做再多等再久他都回不來了,真的回不來了。”

    陸向皖咬著唇,眼淚再也 淚再也忍不住從眼眶中掉落,因為激動,甚至連那被咬得有些發白的唇都開始不住的有些顫抖。

    見她這樣,秦素芬也哭得更厲害些,伸手將她的頭拉過,額頭低著她的額頭邊哭著邊說道,“別再為他做那些事情了,不值得,太不值得了,爸媽不舍得你這樣委屈自己,你是爸媽的寶貝,你就算是為了爸媽,也不要再這樣繼續下去好不好?”

    “嗚嗚……”陸向皖痛苦的大聲哭了出來,抱著母親邊哭邊難受的說道,“媽,我的心好痛,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

    顧小北再接到陸向皖的電話是在陸向皖出車禍后的第五天,電話里陸向皖什么都沒有說,只說想要跟她談談。

    兩人約了個咖啡館見面,等顧小北到的時候,陸向皖已經到了,坐在靠窗的位置,轉頭看著外面,面前放了杯咖啡,不過似乎并沒有動過,因為就連那端過來的奶和糖都還完好的放在那里。

    “小皖。”顧小北輕聲的喚她,幾天不見,明顯看得出來她整個人似乎憔悴了許多,也消瘦了些。

    陸向皖回過頭來,看她一眼,只說道,“坐吧。”

    顧小北點點頭,在她面前坐下,問道,“身上的傷都好了嗎?什么時候出院的?”

    陸向皖沒有看她,伸手邊拿菜單邊說道,“都已經好了。”將菜單給她遞過去,又說道,“喝什么自己點吧。”

    顧小北伸手將那菜單接過,看著她說道,“好了就好,你不知道,那天看你那樣子在醫院,我有多擔心。”說著話,伸手按了服務鈴,不僅僅叫了咖啡,另外又叫了兩份平時她跟陸向皖愛吃的蛋糕。

    工作日,加上這個時間人本來就不多,所以點的東西很快就被送過來了,顧小北將那蛋糕給陸向皖推過去,“小皖,你最喜歡的藍莓芝士蛋糕,快嘗嘗看。”

    陸向皖看一眼那蛋糕,沒有動手,再抬頭看她,淡淡開口說道,“我想看看淮南的日記。”

    聞言,顧小北拿起叉子的手一下頓住,看著陸向皖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

    陸向皖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難得平靜的說道,“我只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沒有愛過我,我這三年多來的堅持是不是真的只是一場笑話。”讓她放棄,那么總該讓她心死,再說了,她本來就有知情的權利。

    顧小北將手中的叉子放下,輕嘆了聲看著陸向皖說道,“小皖,哥哥他已經不在了,有些事情是與不是并不那么重要。”她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只是不想她再受到傷害。

    “他是不在了,可是我這三年一直為他活著,那些事情對我來說怎么不重要?”陸向皖問她,那語氣帶著質問,也有著委屈。

    顧小北無言以對,哥哥對于他們來說或許是真的死了,但是她太清楚了,這三年多陸向皖根本就沒有真的接受這樣的事實,為了哥哥放棄了音樂去學了美術,一直不愿意開始另一斷感情,這是也她明知道會傷害她也一定要告訴她所有事實的原因,她想讓她走出去,別再為哥哥繼續傻下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