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07 他不愛你!
    陸向皖回到家的時候秦素芬正坐在客廳看電視,見她回來,笑著同她說道,“小皖回來啦,我晚上煮了百合糖水,去盛一碗給你喝。”說著話,站起身就要朝廚房過去。

    “媽,不用了。”陸向皖叫住她,問道,“爸呢。”臉色已經有些難看。

    “在書房呢。”秦素芬沒有注意到女兒臉上的異樣,自顧自說道,“百合降火,我去給你盛。”

    陸向皖沒有同她說,直接朝書房那邊過去,甚至連手上提著的包都沒有放下。

    想起宋勵衍剛才跟自己說的話,向皖越想越覺得生氣,直接沒敲門就進了書房,有些氣匆匆的朝坐在書桌后面的陸振廷過去。

    陸振廷正在看文件,見向皖進來,有些不悅的皺眉,說道,“越來越沒規矩了,不懂得敲門嗎?!”

    向皖現在哪里是過來跟他討論敲門的問題的,看著他一臉生氣的說道,“爸,你太過份了,我不是商品,不是你用來做生意談條件的籌碼!你憑什么來決定我的婚姻,我嫁不嫁人嫁給誰那我是自己的事情,你有什么權利來干涉我!”說著話,因為氣憤,胸口不住的起伏著。

    陸振廷楞了一下,隨即明白過來,看著她眉頭皺得比剛才更緊些,說道,“我是你爸,你說我有沒有權利來管你的事情!”

    “你是我爸沒錯,但是你也沒有權利來干涉我的婚姻自由。”陸向皖生氣的雙手撐著桌面,因為氣憤,聲音拉拔得有些高,甚至就連那臉都有些漲紅了。

    陸振廷看著她,不說話。

    見他不說話,當他是默認,這樣想著,陸向皖更是氣憤,沖著他質問道,“你要做生意那是你的事情,你憑什么要拿我的婚姻來當條件,我不是你的員工,更不是你的商品,你沒有權利這樣做!就算我是你員工或者商品,那你至少也得給我最起碼的尊重吧,你有問過我嗎?你讓我像一個傻子一樣在一個陌生人面前出丑,說他為了一塊地愿意跟我結婚,你有考慮過我當時的感受嗎?!”

    “宋勵衍是這么跟你說的?”陸振廷問道。

    “呵。”陸向皖冷笑,說道,“這不是你提的條件嗎?我在你們的眼里只是那塊地的附帶品是嗎?”

    陸振廷也有些動氣,表情突然變得嚴厲,看著陸向皖說道,“你以為我為什么這樣做,你到底還想為顧淮南頹廢多久!”

    “這關淮南什么事!”陸向皖漲紅著臉喊著,手緊緊的攥握著,那修剪過的指甲深深的扣進她掌心的肉中,但是卻一點都感覺不到疼痛。

    “他已經死了,你還在為一個死人等多久!你又有沒有想過我跟你媽的感受!”陸振廷說道,聲音也因為情緒的變化而有了變化。

    “怎么了?”秦素芬聽到書房里傳出來的爭吵聲而過來,才進來就看見兩人這樣漲紅著臉站著,忙問道,“怎么了這事,好好的怎么吵起來了。”說著話,看了看自己的丈夫,又轉頭看了看女兒。

      陸向皖死死的咬著唇,眼睛瞪得大大的,眼淚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已經在眼眶里有些打轉。

    見兩人這樣都不說話,秦素芬伸手去拉了拉向皖的手,問道,“小皖,怎么回事啊,怎么跟你爸吵起來了呢?”

    陸向皖沒有回答她,眼睛始終瞪著陸振廷,好一會兒才開口說道,“我等不等他那是我的事,跟任何人都沒有關系,你做生意賣地也好賣公司也好,都別拿我當做條件,我不是商品,你沒權利拿我進行買賣!”說我,陸向皖轉身就準備要走。

    “陸向皖你站住!”陸振廷將她叫住,繞過書桌朝她走過去,說道,“你以前說你愛顧淮南顧淮南也愛你我無話可說,但是他顧淮南根本從來就沒有愛過你,你要為一個從來就不愛你的男人而這樣繼續頹廢,我一百個不同意!”

    聞言,陸向皖轉過頭來,看著他手死死的攥握著,“誰說淮南不愛我,他是愛我的!”

    “陸向皖,你還想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時候,顧小北都跟我說了,顧淮南他從一開始愛的就不是你,你被他騙了,你還想這樣傻到什么時候!”陸振廷是真的動氣,氣她不爭氣,為一個根本就不愛她的男人把自己弄成這樣子,作為父親,他既心疼又生氣。

    陸向皖死死的咬著唇,眼淚早已經把她那雙大眼模糊,卻倔強的不愿意落下。

    見她這樣,陸振廷轉過頭不去看她,再生氣他也就她一個女兒,心里更多的還是心疼她愛她的。

    他只是替她覺得不值得,顧淮南去世之后她為顧淮南做了多少他全都看在眼里,以前不說是因為覺得兩個孩子相愛顧淮南的突然離世她沒有辦法接受可以理解,但是誰也沒有想到,顧小北說顧淮南從一開始就沒有愛過向皖,多諷刺,他的女兒居然為了一個從頭到尾沒有愛過她的男人做到這樣的地步,作為一個父親,他怎么能不心痛。

    這樣想著,陸振廷沒有轉頭,說道,“你說我不尊重你也好,說我把你的婚姻當做籌碼和條件也好,只要你一天還是我的女兒,你的婚事我就管定了!。”說著話,直接朝書房的窗邊走去,沒有回頭再看她一眼。

    陸向皖沒說什么,轉過頭直接跑出了書房。

    “小皖……”秦素芬看著跑遠的女兒,又轉頭看了眼站在窗邊的丈夫,有些無奈的輕嘆,“哎,怎么會弄成這樣……”

    陸振廷沒回頭,看著窗外只是有些無力的說道,“去看看她吧。”

    見丈夫這樣說,秦素芬嘆氣說道,“既然心疼她,又何必把話說的那么重呢。”

    陸振廷沒有多解釋,向皖是他的女兒,他太清楚她的性格了,如果他這次不把話說得重些,她永遠都走不出來,他不愿意看到她一直這樣下去。

    見他不說話,秦素芬也沒有再多說什么,輕嘆著轉身出了書房。

    【作者題外話】:繼續求收,求留言,求包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