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06 談筆交易
    因為沒想坐多久,陸向皖只點了杯碧螺春,剛才桌上吃得有些膩,喝點綠茶可以解解口中的膩味。

    宋勵衍要了杯黑咖啡,另外又給陸向皖叫了份提拉米蘇,待服務員拿著菜單準備要離開的時候,又臨時改叫了杏仁酥。

    陸向皖同他這樣面對坐著,兩人的沉默讓氣氛顯得略有些尷尬。

    正在陸向皖苦惱著該怎么開口的時候,對面的宋勵衍終于出聲問道,“知道我為什么把你留住嗎?”

    陸向皖搖頭,不過他這樣問,很顯然他并不是因為他剛剛說的那樣因為上次車禍的事情而想單獨請她喝茶表示歉意。

    這樣想著,陸向皖直接說道,“宋總有什么事情的話直接說吧。”她不喜歡拐彎抹角,相對而言她更喜歡開門見山的交談方式。

    宋勵衍也不多廢話,看著陸向皖說道,“我想跟陸小姐談筆交易。”

    “交易?”陸向皖疑惑的皺眉,以為他有什么誤會,解釋說道,“我父親公司里的事情我并不參與,也不懂做生意上的事情,我想宋總可能是找錯人了。”

    說話間,服務員把茶水和咖啡送上,另外還不忘臨時改價的杏仁酥。

    宋勵衍笑了笑,端過咖啡直接喝了一口,再放下來看著陸向皖說道,“我說的交易指的是我跟你之間的交易,當然,也不能說完全就跟‘恒豐’和‘豐禾’之間沒有關系。”

    陸向皖聽著更糊涂了些,不明白他口中單純跟她之間的交易為什么又會跟兩家公司扯上關系。

    “還請宋總直說,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她不懂這些生意人繞彎子講話的技巧,她喜歡直來直往,不必浪費不必要的時間。

    宋勵衍點頭,贊同的說道,“陸小姐說的有道理,那我就直接說了,我想請陸小姐嫁給我。”

    聞言,陸向皖愣住,看著他眼睛瞪得有些大,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甚至有些懷疑自己耳朵剛剛是不是聽錯了。

    見她的反應宋勵衍有些想笑,輕扯著嘴角問道,“怎么,嚇到陸小姐了?”

    陸向皖這才回過神來,找回自己的聲音問他說道,“你,你剛剛說什么?”

    宋勵衍并不介意重復一遍,說道,“我想請陸小姐嫁給我。”

    “你這什么意思?!”陸向皖看著他,對于他提出來的要求簡直覺得荒謬可笑,且不說他們之間有沒有感情,她跟他算起來今天這才是第二次見面吧,甚至才僅僅只是知道了對方的名字而已!

    “我說過,我只是想跟陸小姐談一筆交易。”宋勵衍說著,在他的眼里婚姻的確只是一場交易而已,只要賣賣雙方達成合作的意向,那么這場交易就算是成功了一半,即使這場交易的過程并不讓人覺得那么愉快,那也沒關系,隨時終止合同就行,相比起那些牽扯了巨大資金的合作,婚姻這樁買賣在他看來顯得更加簡單許多。

    宋勵衍喝了口咖啡接著說道,“我想要得到你父親手中的一塊地,但是你父親給我提的條件就是你。”

    宋勵衍說得自白,一點沒有考慮陸向皖的感受,在他看來婚姻只是找一個女 找一個女人一同生活,當然如果這個女人能夠在工作上給予他巨大的幫助那就再好不過,雖然陸振廷并沒有直截了當的跟他說什么,但是那話里行間無不透露這個意思,今天特地約他吃飯并將陸向皖帶過來,他就算是再傻也看清楚了他的意思了,‘恒豐’未來一年的計劃就是城東那邊的‘龍城華府’,而陸振廷手中的那塊地則在規劃區中間,無可避免要同陸振廷合作,他不怕談條件,就怕他不提,這塊地對他來說那是勢在必得的。

    陸向皖霍地站起身來,看著宋勵衍說道,“不可能!”

    宋勵衍看她,氣定神閑的喝了口咖啡,說道,“不然你覺得今天這飯局特地安排我們兩見面是為了什么?”

    陸向皖沖著他說道,“我的婚姻不是買賣,誰都沒有權利替我做主!”說完拿了包轉身就直接朝門口走去。

    看著她離開,宋勵衍輕扯著嘴角輕聲自語說道,“還挺有個性。”說完也站起身出了去。

    站在會所門口,陸向皖因為剛剛宋勵衍在包廂里面說的那些話整個人氣憤得胸口還有些起伏不定。

    她要回去問清楚!伸手去攔扯,卻沒有一輛車子停下來。

    宋勵衍出來的時候正好看見陸向皖站在門口一臉著急攔車的樣子,直直朝她走過去,站在她的背后說道,“我送你回去。”

    陸向皖沒有回去,直接拒絕,“不用。”

    宋勵衍沒有再多說什么,伸手直接將她的手拉過朝一旁停著的車子走過去,他覺得多費唇舌解釋一件事的話還不如直接行動來得更加直接更加有效率。

    “你,你放手!”陸向皖掙扎著,卻抵不過他的力氣。

    宋勵衍停住,轉過頭看著她,手沒有放開,不過力道減輕了不少,看著她說道,“既然是我請你出來的,那么就由我來送你回去。”

    “我自己會回去。”陸向皖甩開他的手。

    見她這樣堅持,宋勵衍無謂的聳肩,說道,“既然陸小姐堅持,那么請便,不過提醒陸小姐一句,這個點在這里打車并不容易。”說完轉身直接就朝自己那停那的車子過去。

    陸向皖看了看路邊,來往的的士倒是有,不過上面都坐著人,空車的沒見一輛。

    宋勵衍將車子開出來,開到陸向皖身邊的時候停下,搖下車窗問陸向皖說道,“上車吧。”

    陸向皖想了想,最終還是繞過車頭從另一側上了車,直接同他說了地址,轉頭就看著車窗外面。

    一路上顯得有些沉默,兩人并沒有交流,陸向皖看著外面想著晚上的事情,是啊,晚上的飯局目的多明顯,她怎么就沒有看出來。

    車子緩緩在陸家的別墅面前停下,陸向皖沒回頭只低聲說了句謝謝,開了車門就準備下來。

    “陸小姐,我希望你能認真考慮下我的提議。”宋勵衍看著她說道。

    陸向皖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沒說,直接將門關上轉身就朝那別墅進去。

    【作者題外話】:留言,收藏,另外歡迎各種調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