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婚戀新妻 > 003 陸家父母
    顧小北將自己知道的全都同陸向皖說了一遍,陸向皖聽完之后什么都沒有多說,只是一個人睜著眼睛看著病房的天花板,臉上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安靜的讓顧小北有些心慌。

    “小皖,你難受的話就哭出來。”她這樣不哭不鬧得讓她更心疼。

    她太清楚哥哥在她心中的重要性,這些年來她為哥哥做了多少她全看在眼里,如果說哥哥也是愛小皖的那小皖做這么多全可以當做是他們相互愛著對方他們這些外人也不好多講什么,但是明知道哥哥心中愛的不是她,卻眼看著她傻傻的為了一個并不愛自己的人付出這么多,這樣對她來說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顧小北難受的掉著眼淚,伸手推了推她,哭著說道,“小皖,你別這樣,你說說話好不好……”

    陸向皖似乎這才有了反應,閉上眼睛,只輕聲有些虛弱的說道,“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小皖……”看著她這樣,顧小北哪里放心她一個人待在這里。

    “你走吧,我想一個人待著。”說著話,眼淚從陸向皖的眼角滑落下來,那種悲情,別人無法理解。

    見她這樣堅持,顧小北也不好再多說什么,或許這個時候讓她一個人這樣待著或許會好一點。

    站起身來看著病床上的陸向皖,叮囑說道,“小皖,那你有事的話一定要打電話給我。”

    陸向皖沒有說話,只是閉著眼睛這樣躺著,咬著唇,像是努力克制著自己內心的激動情緒。

    顧小北也沒有再多說什么,輕聲朝病房的門口走過去,不過還有些不放心,時不時的轉頭看她。

    待病房的門被打開然后又重新關上,陸向皖這才轉過身背對著房門壓抑的哭了出來,半蜷著身子,那樣子就像是一只受了傷得小貓,讓人倍覺心疼憐惜。

    秦素芬和陸振廷進來的時候就看見陸向皖這樣縮在床上哭,以為她是傷得多嚴重,秦素芬當下就有些慌了神,忙上前去叫道,“小皖,你怎么了?”

    陸向皖來不及將自己臉上的眼淚給擦干凈,就這樣一臉狼狽的被自己的父母給看了見。

    回過神來邊擦著眼淚邊說道,“你們,你們怎么過來了?”

    秦素芬坐在床邊,仔細的盯著她看著,說道,“小北打電話給我們說你出了車禍,怎么樣,傷到哪里沒有,醫生怎么說?”

    陸向皖搖搖頭,不想讓自己的父母擔心,只說道,“沒什么大礙,只是擦破了點皮而已。”

    “真的只是擦破點皮嗎?”秦素芬有些懷疑,自己的女兒她自己當然清楚,因為不想讓自己當心總是會故意把大事說小,今天估計不是顧小北給他們打電話,估計她肯定是不會讓他們知道的。

    “媽,真的沒事。”陸向皖看著母親強調著,聲音還因為剛剛哭過的關系而有些帶著濃濃的鼻音和沙啞。

    “有沒有事情等下讓醫院安排做一個全身檢查就知道了。”一旁站著的陸振廷開口說道,眼睛盯著自己的女兒看著,那語氣帶著霸道,有種不容別人拒絕的感覺。

    聞言,陸向皖有些疲憊的看著他說道,“爸不用了,我真沒事。”比起身體上的傷痛,更大的打擊是顧小北跟她說的那些話,她甚至到現在還有些不敢相信,淮南真的沒有愛過她嗎?

    “那你剛才哭什么,眼睛都腫了,要不是身子難受,你才不會這樣。”秦素芬說 素芬說著,有些心疼的伸手去摸她的臉。

    “我只是……”陸向皖有些說不出話來,咬著唇,眼淚又有些想要流下來,忙轉過頭去不想讓他們看見,說道,“我真沒事,你們別再問了。”說著話,拉著被子將自己的頭給蒙了起來。

    一旁的秦素芬和陸振廷相互對視了眼,并不知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過見女兒如此,卻也默契的選擇不再多問。

    “好好好,你不想做檢查的話我們就不做了,不做就是了。”秦素芬這樣輕哄著,伸手將她那蒙著頭的被子給拉下來,“你要是不舒服的話就好好睡一覺,爸爸跟媽媽在這里陪你。”

    陸向皖沒有說什么,只是點點頭閉上眼睛轉過頭去。

    待陸向皖睡著,陸爸爸這才出去病房去醫生那邊問名了情況,確定女兒只是擦傷和輕微的腦震蕩,這才放心同秦素芬講,“沒什么大礙,住院觀察兩天就可以出院了。”

    秦素芬點點頭,這才算是真正的放下心來,轉頭有看一眼病床上熟睡了的陸向皖,再轉過頭來看著陸振廷說道,“老陸,你說小皖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我總感覺她的情緒有些不對。”

    陸振廷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后才開口說道,“打電話問問顧小北,她應該知道是什么情況。”

    秦素芬點點頭,“好,我這就去打電話問問看。”

    等陸向皖再醒過來的時候外面的天已經亮了,病房里空空的沒有一個人,可能是因為躺了太久的關系,陸向皖覺得自己渾身都有點酸疼,拖著身子想要起來,病房的門在這個時候被人打開,秦素芬從門外進來,后面還跟著陸家的保姆王嫂,手中還提著個保溫壺,里面裝著她連夜熬的雞湯,帶過來準備讓陸向皖好好補補身子用的。

    “小皖,你醒啦。”見陸向皖從床上坐起來,秦素芬忙朝床邊過去。

    陸向皖點頭,輕應了聲,“嗯。”

    王嫂提著雞湯朝陸向皖過去,邊笑著說道,“小姐,太太讓我燉了雞湯,我給你盛出來。”說著話打開保溫壺準備給她盛湯。

    “謝謝王嫂。”陸向皖朝她道謝,抬手輕按了按太陽穴,頭還有點疼。

    見她這樣,秦素芬忙問道,“頭還很疼嗎?要不要叫醫生過來?”

    “媽,不用了,我沒事。”陸向皖拒絕,她是真的覺得自己沒事。

    見她有些煩躁,秦素芬忙說道,“好好好,你不愿意叫醫生的話我們就不叫醫生了。”

    “小姐,先喝雞湯吧。”王嫂將倒出來的雞湯給陸向皖遞過去。

    陸向皖轉身準備接雞湯的時候正好看見那放在柜子上的那張支票,楞了一下,伸手去將支票拿過,眉頭有些不悅的皺著。

    “對了,這張支票怎么回事啊?”秦素芬有些疑惑的問,昨晚她就看見了,但是見她睡著,也就沒有問了。

    “撞我那個人留下的。”:陸向皖說著話,直接將那支票撕成了兩半,她說過這件事故主要在她,也就沒有理由接受對方給的支票。

    “現在的人也真是的,撞了人,留張支票就人都不來一下,有錢了不起啊。”秦素芬也有些不滿的嘀咕,不過并不是在意錢,而是在意對方撞了人連探視都沒有,太過于沒有禮貌。

    【作者題外話】:求收,求留言,求包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