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古代:我和贅婿兄長互換身份 > 第334章 難道是我,謹慎過頭了?
  許元勝回到衙門后,就去了一趟衙門后院見了三位主官。

  匯報了現在城內的情況,并保證能夠妥善解決。

  就直接離開了。

  此刻衙門后院。

  “顧兄,據得到的消息,飛虎嶺的山匪是先去了華府,看來是想取什么東西。”

  “這許元勝應該從華府,拿了了不起的東西吧。”

  陳大雷干咳了一聲,沒明說,但能讓山匪感興趣的只有財物且數額不菲,絕非明面上的三萬多兩那么簡單。

  “你說這些,用意何在呢。”顧忠明抿了一口茶。

  “就是隨便聊聊。”陳大雷尷尬一笑。

  “不管拿了什么東西,難道要交給山匪,換取太平?”

  “即然這個方法不可行,又何必多說。”

  “只要許元勝能夠穩定局面,也證明了他有這個資格拿下一些東西。”

  “能者多得。”

  “陳兄,不要太貪心了,有些東西你把握不住的。”

  顧忠明看了一眼陳大雷,微微一嘆,這陳大雷比自己年輕,當年科舉也比自己名次高,但唯獨聰明過頭了,落個自己為首,他為輔。

  “我安排人去巡街。”邢明平靜道,起身就直接走了。

  “顧兄,我也先走了。”陳大雷尷尬一笑,也有些臉色訕然了。

  顧忠明嗯了一聲,不作言語。

  回到衙門班房的許元勝,看著手里的兩封來自天河縣的信。

  是姚森和許廣志分別派人送來的。

  都是詢問是否需要幫助。

  有些人,已經發現了局勢的微妙。

  這個時候許元勝的大張旗鼓,無疑讓不少人感覺到了情況的嚴峻。

  就在這個時候,許元勝翻閱著青州府送來的公開給各縣的文書,類似于官報。

  從其中一份看到了。

  青州府兵部司提醒各縣注意城內的安全事宜,并著重指出剿匪在即,府城之內也出現了各類暗殺,需嚴加防范。

  “兄長,這是幫我做遮掩的。”

  “這個時機,把握的真精準,不愧是兵部司的首席幕僚,薛濤大人的親信。”

  許元勝心里一陣暖流涌起,暗殺早就有了,但早不發晚不發,等自己這邊開始大張旗鼓時,卻公開了。

  還把責任直接強加在山匪身上。

  即增加了各縣剿匪的決心,也把熊家等邊軍重鎮在青州府的地下勢力,直接歸類于山匪,進而可以名正言順的剿滅。

  算是一舉兩得。

  這番混淆視聽。

  會打消一部分人對于青山縣的注意力。

  這個是許元勝最看重的一點,他實在不想太出風頭。

  許元勝給許廣志和姚森直接回信。

  “一切無恙,只是按照兵部司要求作出的常規防范。”

  許元勝寫下這句話,余下皆是勉勵他們加強防守,防范山賊等。

  “把信安排人送去天河縣交給許廣志和姚森。”

  “記得多謄抄幾份。”

  “若遇有人阻截,可以直接丟了信。”

  許元勝喊來胡俊交代道。

  “是!”胡俊轉身離開。

  “希望能分散一下注意力,在瞭望塔建成之前。”

  “千萬別一下子涌來太多山匪了。”

  許元勝揉了揉額頭,也不知道華夫人用的什么招,這些山匪聽到信就敢跑過來,難道就不怕死。

  真當青山縣是四處漏風。

  也是,過去的青山縣積貧已久,在青州府排名最末,過去是連山匪都看不上吧。

  當日衙門就接到了不少舉報。

  差役和守備軍兵士紛紛出動,剿滅了十幾處,多數都是一些如同驚弓之鳥的地痞流氓和三教九流的地下幫派。

  畢竟青山縣接二連三的動靜,對于做了壞事的人而言,還是會緊張兮兮的。

  難免會被人舉報。

  但此舉也無疑證明了許元勝安排人巡街,予以重獎的效果,還是很不錯的。

  “難道是我多想了。”

  “只有飛虎嶺的三個蠢賊,聽信了華夫人放出來的消息?”

  許元勝看著剿毀的十幾處窩點,竟然都是城內原有的一些地痞流氓和地下幫派。

  傍晚時。

  許元勝下衙回家。

  一路上就看到不少人都是四處張望,好似看誰都像是賊人。

  不過觸及許元勝身上的差服時,都是急忙低下了頭。

  這種現象,明顯過激的反應,長此以往著實不利于城內的日常生活。

  “哪怕多想了,也要繼續下去。”

  “要等到瞭望塔建好,才能恢復常態。”

  許元勝沉吟道。

  回到家時。

  就看到王靈兒竟是踩著梯子,趴在圍墻上,偷偷的看著外面。

  “你干嘛的?”許元勝眉頭一挑。

  “我……看有沒有可疑的人,想幫你抓賊人。”王靈兒吐了吐舌頭,急忙從梯子上趕緊下來,臉紅紅的扯了扯裙子,顯得端莊一些。

  “那你發現了嗎?”許元勝呵呵一笑。

  “還沒有。”王靈兒尷尬一笑,然后就跟在許元勝后面,敘說著附近發生的事。

  多數都是要抓賊領賞的事。

  不過看許元勝好似不太想說話。

  王靈兒就沒再繼續說了。

  等吃過晚飯后。

  許元勝喝完湯藥,泡澡時。

  很快外面響起了腳步聲。

  “老爺,外面有差役來了,說是有要緊的事。”趙梅急忙敲門走了進去。

  許元勝眉頭一挑,一把扯過身邊的汗巾匆匆擦了一下,穿上衣就快步走了出來。

  外面院子里來人正是胡俊。

  “南城發現一個山匪的據點,足有十幾個人。”

  “是楚中天帶人過去的。”

  “原本只以為是虛驚一場,還好守備軍來的及時。”

  “要不然這十幾個人就跑掉了。”

  胡俊急忙道。

  “走。”許元勝暗罵一聲果然沒有多想,青山縣快成了山匪窩了,心里又暗自慶幸,萬幸自己一直堅持,布控也比較及時。

  很快許元勝就帶著人趕到了山匪在青山縣的據點。

  坐落在南城。

  這個南城離城門最近,容易跑,也難怪他們選擇這里。

  在院子四周已經圍滿了上百個守備軍兵士,正在疏散周邊住戶,還有十幾個差役在嚴陣以待。

  看到許元勝來了。

  這次領頭的楚中天趕緊過來了。

  “沒事吧。”許元勝看著滿臉灰頭土臉的楚中天,手臂上也掛著傷。

  “萬幸沒有讓他們逃了。”楚中天苦笑,直到此時也心有余悸,他帶著七八個差役包圍了十幾個兇橫的山匪。

  放到過去,兩倍于對方才有一拼之力。

  這次人數不占優,還能堅持到守備軍趕來,也確實壓力很大。

  “先退后休息。”許元勝拍了拍楚中天的肩膀,然后目視著那片區域,此刻院落已經被層層包圍了。

  在周邊的住戶也要快疏散完畢。

  疏散并非完全是為了民眾安全。

  更多的考量,是山匪人多,怕混入人群里溜走了,畢竟這里是城區,人多屋多,稍不注意,就容易溜走。

  “是附近一個住戶發現對方一個院落內住了十幾個人,上報給衙門的。”楚中天沒有下去休息,指了指不遠處一個中年憨厚的男子。

  “喊他過來。”許元勝點了點頭。

  很快那個憨厚男子就匆匆趕了過來。

  “差爺,我叫孫達富。”孫達富緊張的躬身作揖。

  “放輕松一些,把整個事的經過說一下。”許元勝笑著道。

  “是!”孫達富定了定心神,急忙把來龍去脈說了一遍。

  “你的意思,這家院子里的主人住在縣城內十多年了,那十三個人中有五個人也一直在這個院子里長期生活。”

  “唯獨最后來的七個人,是最近才出現的。”

  許元勝點了點頭,怪不得連續排查,沒有發現這十三個人住在一個院落有異樣,原來他們中有六個人是城內的老住戶了。

  “對。”

  “這家院子的主人叫高老六,另外五個人和他住在一起,專門幫人修葺房屋,所以一個院子住幾個大老爺們,起初不覺的有什么異樣。”

  “直到最近又有七個人過來了。”

  “雖說修葺房屋需要臨時找人手,但他們出去的時間不對啊,經常三三兩兩的出去,又三三兩兩的回來。”

  “一點也不像去干活的人。”

  “我就懷疑他們壓根不是修葺房屋,而是踩點。”

  孫達富低聲道。

  “這個院子四周,還有暗門沒有?”許元勝點了點頭。

  “沒有了,這邊院子挨著院子,不可能有暗門。”孫達富想了想,就是鄭重的搖了搖頭。

  “明日去衙門領賞。”許元勝點了點頭。

  “謝差爺賞。”孫達富滿臉喜色,急忙離開了。

  這個時候許大彪走了過來。

  “已經完全疏散。”

  “隨時可以攻進去。”

  許大彪沉聲道。

  “注意安全。”許元勝點了點頭。

  許大彪點了點頭,一揮手從不遠處先是盾牌兵沖到前面,與此同時從院子四周圍墻上,弓箭手也已經拉弓搭箭。

  后面跟著手持軍刀的兵士。

  這樣的配置,不出意外,院子里的山匪肯定跑不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