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612章 再次暴雷
  第四更!

  南江省。

  省城。

  就在省委第一督導組進駐宛城市的第二天,在省委辦公廳的官網上,一則極其意外的消息突然就打破了整個南江省政壇的平靜。

  按照消息顯示,周揚被免去省委第一督導小組的組長職務。

  實際上。

  在看到這則消息的時候,周揚心頭也是猛地一陣,隨即就不由得苦笑起來。

  “動作還真是夠快的!”

  “不過這樣也好,不擔任第一督導組的組長,徹底從這潭渾水里面脫身,自己反倒是游刃有余了許多。”

  辦公室里,想清楚這一點,周揚也沒有多太多失落的想法。

  不過緊接著省委組織部的一則通知卻令他有些皺眉不已。

  “部長,這個自查報告的說法從何而來?我周揚為官多年,雖然不說毫無錯誤,但是起碼也敢拍胸脯保證說沒有任何違規違紀的情況,這個報告我不寫。”

  此時此刻。

  要說周揚心底沒有一絲憤怒是絕不可能的。

  被免去第一督導組的組長職務他還能接受,但是要他提交一份自查報告,這不是明擺著要搞他嗎?

  省委組織部部長辦公室里。

  看著眼前一臉平靜,但是說話卻擲地有聲的年輕書記,蔡慧一時間也不得不替周揚暗暗叫了聲好。

  能有如此氣度,的確不是一般的年輕干部能夠比擬的。

  不過常委會結束之后,蔡慧也仔細地思考了一下會上的情況,細思之下,她自然明白周揚應該是卷入到宛城市的事故里面去了。

  而這中間最大的可能就是得罪了省委常委古薄,甚至有可能在省委副書記譚文山那邊也有了不好的結果。

  “好了好了,你跟我說這些也沒有什么用,這個決定是省委常委會集體通過的,而且提議的是省長林建永同志。”

  聽到蔡慧的這句話,周揚心底驟然一動。

  不過腦子里很快就明白了蔡慧的意思。

  既然讓自己寫自查報告的事情都能上省委常委會討論,那就說明在常委會上肯定是有過一番爭論的,而省長林建永既然提出了這么一個辦法,那可能性只有一種,有人提出更加棘手的問題,最終妥協之下才有了現在的結果。

  也就是說,寫自查報告僅僅只是一個形式。

  想明白這里面的彎彎繞繞,周揚立馬就改變了開始的態度。

  “行,部長,那這份報告我寫,但是我保留我剛才的話,寫這份報告并不意味著我個人存在問題。”

  辦公室里。

  聽到周揚的話,蔡慧一時間也有些哭笑不得。

  沒問題讓你寫什么自查報告。

  “行了,你就別在我這里發牢騷了,這句話你跟我說沒用,要說就去找嚴書記,找林省長。”

  “不過我私底下給你一個建議,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你周揚是我們南江省最年輕的正廳級干部,這個道理應該懂。”

  沒有理會周揚的辯解,蔡慧意味深長地來了這么一句。

  聞言周揚沉思了許久,這才點了點頭,隨即跟蔡慧打了聲招呼就離開了省委組織部的大樓。

  省委省政府大院門口。

  周揚轉身看了一眼身后大門上那在初春的陽光下顯得熠熠生輝的黨徽,心底不由得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毫無疑問,從這一刻他踏出省委的大門開始,自己跟譚文山就正式決裂了。

  但是蔡慧的那句話很對。

  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毫無疑問,這一次古薄出手讓省委免去了自己督查組組長的職務,雖然看似占據了上風,但是宛城市這一次的事故牽涉到的不僅僅只是普通的暴力事件問題,而是事關整體的防疫工作。

  這么大的事情,想輕易遮掩過去絕對是不可能的。

  不過以古薄的手段,估計也能想到這一點,那不用多說,接下來倒霉的肯定就是宛城市的市長張衛平了。

  但是張衛平也不冤枉,宛城市出問題,古薄有問題,他這個市長也責無旁貸,被處理也是理所當然。

  然而,盡管這一次的問題有可能被古薄成功揭過去,但是宛城市出現問題的根本原因還是政府工作作風的問題,僅僅換一個市長真的就一定能夠湊效嗎?

  要知道,兩世為人的經歷讓周揚無比清楚,疫情的到來,對政府真正的考驗并不僅僅是初期的防控問題,而是今后幾年內如何在疫情防控的前提下有序地開展各項工作的問題。

  宛城市如果不徹底改變先前的那種工作思路和工作方式,難道后面就不會再次出現問題嗎?

  要知道,反彈這個詞,可以說是貫穿了整個疫情的始末。

  古薄能把自己整出督導組。

  但是能保證宛城市不會出現反彈嗎?

  他看未必。

  不過這些事情跟自己已經沒有什么關系了,周揚也不打算再次卷入到這個漩渦里面。

  搖了搖頭他也沒有多想,立即就啟程趕回了南江科技大學。

  果不其然。

  一個禮拜后。

  也就是4月底,針對宛城市的問題,南江省委省政府終于動手了。

  作為宛城市的市長,張衛平被免去市長職務,同時省紀委在第一時間就介入其中對張衛平進行了調查。

  幾天后,張衛平隨即就被雙規,而后省委更是閃電般地出手,一舉拿下了整個宛城市將近百多名大大小小的干部。

  省委的這個動作,也算是明確地向公眾和社會輿論傳遞了一個消息,宛城市的問題市委市政府是存在重大責任的。

  而這一個動作也的確起到了安撫民眾和輿論的作用,隨著張衛平和一眾領導干部的落馬,宛城市的問題也終于算是告一段落。

  ……

  此刻,在南江科技大學校園內。

  隨著復工復學工作全面啟動,已經空曠了將近數月之久的校園里也終于恢復了往日的歡聲笑語。

  雖然目前學校里仍然嚴格按照要求進行管理,但是作為校黨委書記,周揚也算是再一次恢復了往日的忙碌。

  4月底。

  南江科技大學跟東江師范大學正式簽約了黨建聯建的共建協議。協議的簽訂,意味著兩校正式結束了多年的競爭關系,開始以一種嶄新的姿態攜手走向新的發展階段。

  5出初,南江科技大學全滿啟動智慧校園的建設項目,預計在1年內全面建成整個南江省的第一個智慧校園。

  與此同時,在新一輪的學科評估中,南江科技大學也迎來了好消息,通過跟東江師范大學的全面合作,南江科技大學首次在同一次的學科申報中拿下了一個一級學科博士點,兩個一級學科碩士點和四個三級學科博士點。

  不僅僅如此。

  在上半年公布的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的評審結果中,南江科技大學一舉突破了學校以往的記錄,全校總共拿到了101項各類基金項目,其中青年基金78項,面上基金項目20項,重點基金項目2項。

  最為令人吃驚的是,今年的南江科技大學,竟然一改以往難以突破的境況,直接拿下了一項優青項目,可以說是一舉改寫了整個學校的歷史。

  “哈哈哈,瑞林校長,這一次學校能取得如此優秀的成績,你這個校長功不可沒啊。”

  辦公室里,

  周揚跟校長李瑞林握了握手不禁感慨道。

  而聞言李瑞林自然也是高興的不行,心底對周揚的那一點芥蒂自然也早就不笑而散了。

  最近一段時間,這位年輕的周書記對他的各項工作確實是不遺余力地進行了支持,不僅僅在學校各項制度上大開綠燈全力扶持各項工作的推進,更是親自出馬跑省教育廳,跑教育部,利用私人關系打通了各種渠道給學校爭取好的政策。

  其中跟東江師范大學大學的全面合作更是神來之筆。

  要知道,作為工科大學,南江科技大學的工科實力算是比較強的,但是在基礎學科方面一直都比較薄弱。

  相反,東江師范大學作為師范類高校,基礎學科的實力毋庸置疑,但是特色學科就差了不少。

  二者合作無疑是強強聯合,對于雙方的發展都是極為有利的。最重要的是,宋濂松那個老家伙竟然真的被周揚說動了。

  “也不全是我一個人的功勞,主要是學校黨委的全力支持才有了這么大的突破,不過接下來我們的任務還是很重,我看仍然要一鼓作氣把很多工作推動落實下去。”

  點了點頭,周揚自然也明吧李瑞林的想法,無非就是趁著在退休之前徹底干出一番成績出來。

  不過作為校黨委書記,校長李瑞林有這種想法他自然也樂見其成。

  時間一轉眼就來到了6月份。

  隨著暑期即將到來,整個南江科技大學的全體教職工也總算是松了一口氣,尤其是送走這一批畢業生之后,眾人更是有一種放松的感覺。

  另一側。

  隨著疫情初定,整個南江省的官場也再一次變得平靜下來。然而就在月底,一則突如其來的消息卻再一次讓周揚不得不緊繃起原本已經漸漸舒緩的神經。

  (繼續碼字,求催更!求鮮花!)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