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610章 裂縫初生
  辦公室里,隨著周揚的話音落下,空氣仿佛瞬間就凝固住了。

  實際上此刻周揚心底的情緒是極為不平靜的。

  雖然這一次趕赴省委之前,他早就已經猜到了譚文山極有可能要跟自己談論宛城市的問題。

  但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宛城市市委書記古薄竟然隱隱有朝省委副書記譚文山靠攏的意思。

  更麻煩的是,譚文山竟然接納了這位眼下麻煩纏身的省城市委書記,甚至愿意為古薄在宛城市這一次爆發的問題上進行背書。

  這位譚書記,終究還是在政治利益面前選擇了妥協。

  一時間周揚心底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

  腦子里不由得就浮現出了譚文山來南江省之后所面臨的情況。

  作為省委副書記,南江省的第三把手。

  譚文山來南江,高層那邊是有著長遠布局的。

  但是眼下周揚隨著自身地位的逐步提高,眼界也早就不是過去那個小小的縣委書記了。

  在他看來,譚文山的所作所為其實多少有些書生意氣。

  他幾乎可以判斷出譚文山的很多想法,無非就是穩扎穩打,先在南江省布子,等到合適的機會出現再一舉拿下南江省省委或者省政府的位置。

  為了達到這個目標,他甚至可以罔顧一些底線的問題。

  然而在周揚看來,這一次宛城市的事故說到底根本原因還是因為某些人不作為,沒有徹底把為人民服務這句話落到實處。

  想要解決宛城市的問題,就必須對這些人動手敢為人所不敢的事情,如果是妄圖把水攪渾了,然后渾水摸魚,那就做不到實事求是,做不到為官清正。

  這是原則問題,也是政治問題。

  在這個問題上,周揚認為自己是不可能會妥協的,即使開口的是譚文山這位對自己多有提攜和照顧的老領導。

  但是周揚也很清楚,拒絕譚文山的提議對自己來說無疑是一場災難,甚至可以算得上是一次踏入官場以來最為嚴重的危機。

  在南江省的官場上,他可以毫不猶豫地說,譚文山才是自己背后真正的靠山,如果失去譚文山的支持,周揚也不知道自己將會面臨怎樣的情況。

  此刻對于周揚來說無疑是一個極為艱難的時刻,但是他知道自己必須做出選擇。

  而另一側。

  狠狠地朝周揚打量了一眼,譚文山心底也不禁嘆了口氣。

  當年那個自己極為看好,甚至不惜動用私人關系把人從東海市調任到南江任職的小年輕終究還是成長起來了。

  然而成長有成長的代價。

  如今的周揚明顯已經有了過去所無法企及的格局和眼光,也具備了一個高級干部該有的政治敏銳和選擇的權利。

  只是很可惜,有些事情終究還是沒有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如愿。

  辦公室里。

  周揚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耳側終于再一次聽到了譚文山的聲音:“小周,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宛城市的班子肯定是要大幅度調整了。”

  聞言周揚點了點頭。

  雖然他并不知道為什么譚文山的話鋒會突然一變,沒有繼續揪著督導組的問題而是說到了宛城市班子調整的事情。

  但是譚文山的這個判斷他是認同的,出了這么大的問題,宛城市的班子如果不調整的話,南江省委省政府根本就無法給民眾一個交代。

  然而譚文山接下來的一句話卻突然就讓他整個人都愣住了。

  “古薄同志的意思是,如果讓你出任宛城市的市長,你有信心解決好宛城市的問題嗎?”

  聞言周揚心底驟然一驚,隨即就抬頭朝譚文山看了一眼,緊接著又看了看身側的古薄,這位古書記見狀也笑著說道:

  “周揚同志,你擔任過省委組織部的副部長,也出任過淮東市委副書記和常務副市長,作為省委第一督導組的組長,對全省疫情防控的政策和情況也是比較清楚的,我認為由你出任宛城市市長的話,對于解決宛城市現在面臨的問題是大有裨益的。”

  “當然了,關鍵還是要看你自己的意思。不過只要你同意,那省委那邊,我會一力向嚴峻書記和林省長推薦的。”

  說完古薄立即死死盯著面前的周揚。

  然而此刻在周揚看來,古薄拉自己下水又能安什么好心思?

  這一次作為省會城市的宛城市爆發出這么大的問題,可以說在全國也是極為罕見的,如果南江省要解決眼下這個麻煩的話,勢必要對宛城市的班子動手,到時候古薄這位市委書記會是什么下場目前誰也不清楚,但是問責是肯定的。

  在這個時候古薄急著拉人下水,無非就是想把這潭水給攪渾了好讓自己渾水摸魚,畢竟殺雞儆猴的動作是肯定要做的,但是誰是雞誰是猴子現在還不一定。

  問題是,古薄有這種想法,難道其他人就是傻子不成?

  東江的王學兵。

  安山的肖巍然。

  甚至是淮東,淮西,以及其他的地市,哪個一把手是二愣子?

  他周揚敢出手攪渾水除了得罪一大幫子人對自己又有什么好處?

  宛城市的市長?

  當真是大手筆!

  不得不說,這個條件還真是誘人啊!

  只是可惜,他周揚兩世為人,還沒有愚蠢到黑白不分甚至不惜泯滅良知掩蓋問題和錯誤去換取自己政治仕途的程度。

  然而一想到譚文山的態度,周揚心底突然有些發冷,甚至是失落。

  到了這個時候,他其實已經不會懷疑自己此前的判斷了。

  實際上從他進門看到古薄的那一刻起,周揚就覺得自己應該清楚譚文山的態度。

  果然,這天底下從來就沒有什么免費的午餐,也沒有什么不散的宴席。

  踏入仕途這么多年,飯要自己吃,路要靠自己走的道理他還是清楚的,今天他周揚既然能從當初的縣委書記到全省最年輕的正廳級干部,那將來未必就不能從南江科技大學校黨委書記的任上出任一方,執掌千萬人的大政。

  譚文山把自己作為棋子,那行!

  那就看看自己這顆棋子是不是真的就只能沖鋒陷陣。

  想到這里一時間周揚也有些心潮澎拜。

  但是他也清楚,有些事情過猶不及,不過既然裂縫已經有了,也就別再想著恢復如初。

  既然如此,那他周揚還真就要硬氣一回。

  辦公室內,周揚沒有任何遲疑就說道:

  “古書記這一番話當真是讓我有些汗顏了,宛城市的問題如此復雜,加之我對宛城市的情況也并不清楚,如果讓我出任宛城市市長的話,恐怕于事無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