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608章 惡劣影響
  實際上,周揚完全沒想到,宛城市真的出事了。

  肖巍然的這個電話可以說完全是超出了他的預料之外。

  要知道,東江的問題才剛剛解決,省委省政府揚起來的刀子雖然最終并沒有落下去,但是露出的殺意確實實實在在的。

  他萬萬沒想到,在這個節骨眼上,宛城市竟然會掉鏈子。

  話筒里。

  肖巍然作為安山的市委書記,雖然安山市作為宛城市在南江省內最強的競爭對手,但是此時他這位市委書記并沒有太多幸災樂禍的意思,而是感慨起時下的形勢之復雜。

  然而緊接著卻驟然話鋒一轉說道:

  “周老弟,你這個第一督導組的組長我看多半干不長久啊。宛城市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事情,省里這一次肯定要動刀子的。”

  辦公室里。

  聞言周揚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他有些不明白肖巍然話里的意思。

  宛城市出了問題?

  跟他擔任第一督導組的組長有什么關系?

  難不成……

  想到這里,周揚心底也忍不住驟然一動,不過臉上卻不動聲色地問道:“肖書記,這二者之間應該沒什么關系吧?再說了,我看情況也不至于如此嚴重,宛城市再怎么說也是省會城市,省里就算是真的要動刀子,這一刀怎么也不會砍到宛城市的頭上。”

  其實周揚的這個說法也不是毫無根據的。

  但是他現在也有些不大確定,因為按照肖巍然所說,這一次宛城市的事情如果是真的,那確實有些麻煩。

  原來這件事情說到底還要從東江市那邊說起。

  隨著東江市出現了松水縣的事故之后,全省各個地市的領導班子一下子就變得有些風聲鶴唳起來,緊接著很多地市就出臺了各種應急的措施,宛城市作為省會城市,面對的壓力自然是首當其沖。

  目前宛城市的市委書記是高配省委常委的古薄,市長則是南江省本土的干部張衛平。

  古薄跟張衛平之間到底有沒有矛盾周揚并不知道,但是這位張市長的做法確實是有些大意了。

  在東江市的問題爆發出來之后,宛城市政府立即就啟動了一項嚴防嚴控的措施,那就是全市境內所有的街道都要建立一個管控的機制。

  這個機制不僅僅要覆蓋到街道內所有的單位,而且更是包括了每一個社區。

  按照管控的要求,每個社區的每一戶居民都要簽一份嚴格遵守管控規章制度的安全責任書,并且每周都按照固定的時間點通過街道的安排外出購買生活必需品。

  其實這么做倒是沒有什么錯誤。

  關鍵就在于很多政策制定之初的出發點跟落實的情況并不是完全一致的,結果正好就在執行的環節出了問題。

  有不少的街道和社區為了減輕工作難度把壓力層層傳導,責任層層落實,要求層層提高,最后到了社區之后就產生了暴力執法,強制要求居民不得隨意外出或者外出需要申請。

  一開始倒是沒什么問題。

  但是眼下大麻煩到了,宛城市竟然出現了好幾起因為這個政策帶來的醫療事故,例如產婦因為無法外出就醫導致流產,或者重癥病人無法就醫導致喪失挽救時機。

  除此之外,還有社區的工作人員勾結商家提供價格遠超正常標準的生活必需品等等的惡性情況。

  “嘿嘿!如果是普通的問題當然不會有這么嚴重,但是周老弟你就等著看吧,雖然現在有些事情被捂住了,但是肯定會爆發出大麻煩,我估計也就是這一兩天的事情了。”

  辦公室里。

  跟肖巍然簡單聊了幾句周揚就掛了電話,隨即立馬就在網上進行了搜索。

  果不其然。

  他在各種平臺和論壇上找到了大量肖巍然舉例的關于宛城市的情況。

  最可怕的是。

  這些新聞幾乎是上一刻被發布出來,然后很快就變成了無法訪問,無疑宛城市已經開始進行輿論管控了。

  看到這里,周揚不禁皺了皺眉頭。

  如果是往常,宛城市的這種做法自然沒有什么問題,但是現在是什么時候?

  在這種情況下,宛城市的膽子竟然還這么大,一旦出問題那就是大問題啊。

  想到這里,周揚一時間也有些坐不住了,立馬就撥通了第一督導組副組長趙華的電話。

  “周書記。”

  “老趙,長話短說,督導組這邊最近有沒有收到相關的消息?”

  省里成立督導組對地市防疫工作進行督導的通知是一個月前就已經發布出去的,在周揚看來,既然網上有這么多關于宛城市的不利消息,那按理說督導組這邊肯定也會接到相關材料的。

  要知道在網絡時代,消息這個東西雖然利用種種方式能夠進行壓制,但是天底下畢竟沒有不透風的墻。

  話筒里。

  聽到周揚的問題,趙華明顯也有些遲疑。

  而周揚一察覺到趙華的這幅反應心底頓時就咯噔一下,臉色立馬也拉了下來。

  “老趙,有話就說,別吞吞吐吐的。”

  這一次趙華倒是很干脆,直接就說道:“周書記,材料是接到了不少,不過我詳細地看了一下,基本上都是關于宛城市的,并沒有太多安山市的消息,按照督導工作安排,我們下一步的督導對象應該是安山市吧?”

  一聽趙華這句話,周揚頓時就有些火大。

  這個趙華,還真是夠教條的,下一步的督導對象是安山,難不成收到宛城市的消息就要置之不理嗎?

  “老趙啊老趙,你讓我說什么好。”

  “行了,我現在沒時間跟你多說,你趕緊地組織人手,今天晚上就加班把關于宛城市的材料全部都核對一遍,然后立馬整理成一個完整的文件。”

  “另外,從現在開始,不要管下一步的督導對象到底是安山還是宛城市了,集中全部精力搜集宛城市的相關材料。”

  “還有,老趙,這個動作不僅僅要快,而且一定要保密。”

  辦公室里。

  沒有理會趙華,周揚直接就掛了電話,隨即立馬就撥通了從南江科技大學校黨委副書記調任南江省高新區擔任黨委書記,并且高配宛城市市委常委的丁曉紅的電話。

  話筒里。

  丁曉紅顯然也沒想到竟然會在這個時候接到周揚的電話,不過盡管有些意外,但是對于周揚這位如今南江科技大學的校黨委書記,并且一力推動自己上任高新區黨委書記的前任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她還是比較熱情的。

  只不過不管丁曉紅偽裝的再好,周揚還是聽得出來丁曉紅的聲音有些疲憊。

  “曉紅書記,您跟我說一句實話,現在宛城市到底怎么樣?”

  這一次周揚并沒有拐彎抹角而是直接開門見山地問道。

  電話另一頭,丁曉紅顯然也是被周揚的這個問題問的一愣,所以足足過了好一會兒之后才艱難地開口道:“周書記,按理說有些事情我是不該開口的,但是你是第一督導組的組長,我就實話實說了,宛城市現在的形勢不是很樂觀,目前古書記跟衛平市長正在加班加點地布置應對的方案。”

  “但是依我看……”

  說到這里,丁曉紅停頓了一下,又過了片刻之后才說道:“以我看,這邊可能要出大事。”

  丁曉紅一句話無疑徹底打消了周揚心底僅存的那一絲僥幸的想法,整個人更是猶如被一盆冷水從頭淋到腳似地。

  他完全沒想到,作為宛城市市委常委的丁曉紅嘴里竟然會冒出這么一句話來。

  然而,更意外的事情還在后面。

  就在周揚跟丁曉紅打完電話了解到一些具體情況的第二天,在國內一家極為知名的社交平臺上,一則關于宛城市的消息瞬間就點爆了輿論。

  事情的起因是宛城市一個居住人口高達萬余人的老社區,昨天晚上竟然發生了數百近千人集體沖擊社區和街道辦公室,把整個街道和社區的辦公機構全部砸成一片廢墟的暴力事件。

  然而這還不是最為震驚的,最為惡性的是,事件爆發之后,公安部門立即就介入其中。

  但是憤怒的人群不僅僅沒有接受調解,反而緊接著就跟執法人員產生了更為劇烈的沖突,最后甚至造成了多達幾十人受傷的惡性結果。

  這則消息一出,整個網絡上頓時一片嘩然。

  當天晚上。

  省長林建永,省委副書記譚文山,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徐向陽立即就親自坐鎮宛城市市委市政府,親自指導事件的調查和調解工作。

  然而,這一個動作不僅僅沒有平息群眾的怒火,反而在網上招來了一致的罵聲。

  隨著這則消息一出。

  宛城市壓制輿論的做法再也扛不住壓力了,只能任由輿論發酵,緊隨其后,各種自媒體平臺和輿論平臺立即就爆料出了多達數十上百起關于宛城市基層人員暴力執法的事件,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數量仍然在不斷上升。

  南江科技大學。

  辦公室里。

  看著網絡上幾乎是罵聲一片的情況,一時間周揚也有些頭皮發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