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606章 借力打力
  第七更!

  2月底,經過不懈的努力之后,國內累計出院病例首次反超了現有的確診病例。

  對于整個抗擊疫情的工作而言,這無疑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與此同時,疫情在全球的范圍內徹底爆發多個地區相繼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一時間全球嘩然。

  南江科技大學。

  辦公室里,周揚作為第一督導小組的組長,督導工作也暫時進入了一個休整的狀態。

  對于督導組在前期的工作,省委還是比較認同的。

  東江市那邊,雖然最終的結果并沒有牽涉到重大的人員調整,但是負責衛生工作的副市長仍然被予以了撤職處理,同時被處分的還包括一批地方的干部。

  不過隨著時間進入3月份。

  關于復工復學的問題也再一次被提上了議事日程。

  “周書記,這是我根據您的意思起草的關于復工復學工作的報告。”

  因為周揚這一段時間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督導組上面,所以盡管督導組這邊的工作已經告一段落,但是南江科技大學這邊仍然由柳茂負責主持學校黨委的日常工作。

  辦公室里。

  點了點頭,周揚從柳茂手里接過這份報告的初稿看了一眼,隨即就在報告的后面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老柳啊,學校復工復學的工作不僅僅涉及到全校師生的安全問題,而且有我們南江科技大學率先提出這個工作,省委那邊肯定也會重點關注,所以后續的工作安排你一定要做好。”

  “我是這么考慮的,這份報告暫時先壓幾天不要急著送上去,等到3月19號這天你再報送到省廳那邊。”

  “另外有個事情必須盡快落實,那就是關于復工復學工作啟動之后,教職員工以及學生返校的安排,還有就是后續學校的管理問題,一定要擬出一個十分詳細的方案出來。”

  “我的要求只有一個,那就是盡全力確保所有師生的安全,在這個前提下再談論開展其他工作的問題,如果這個問題解決不了,那其他的所有問題就都不要談了。”

  其實對于復工復學的事情,周揚作為校黨委書記是極為謹慎的,兩世為人,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這一次的事件絕對不是說完全結束就真的會結束。

  真正結束還要等到至少兩年以后才有可能。

  而聽到周揚這一連串的布置,柳茂一時間也有些頭皮發麻。

  他是主持黨委日常工作的副書記不假,但是很多事情畢竟還是需要周揚親自出面才能予以解決的。

  不說別的,就是校長李瑞林那邊就有不小的麻煩。

  這一次李瑞林是真的打算跟周揚對著干了,或者說是在賭氣。

  因為此前周揚一直都在摁著復工的問題不放,不管李瑞林怎么勸說,這位周書記都堅持己見認為2月份不宜啟動這個工作。

  現在周揚自己主張要啟動復工復學,李瑞林心里當然也有想法。

  不錯。

  作為黨委書記,你周揚是有一票否決權,但是他這個校長也不是吃素的。

  沒道理之前你一再反對復工復學,現在倒好,你提出來要這么做,那我也沒道理支持你不是。

  但是周揚現在作為省委督導組第一組的組長,根本就沒有多余的精力來處理這個問題。

  這樣一來,作為主持日常工作的黨委副書記,柳茂的壓力就很大了。

  “周書記,瑞林校長那邊似乎對這個報告有些看法啊!”

  想了想。

  柳茂還是直接把這個問題給提了出來。

  雖然柳茂的話說的不是那么的透徹,但是周揚聞言哪里還不知道柳茂的心思。

  不過這個問題他并沒有主動去找李瑞林談的意思,這個李校長是個人精,無非就是想要自己低頭認錯而已。

  但是自己一個黨委書記,上任以來掌握黨委班子是理所當然的,而且對李瑞林也算是和和氣氣。

  結果到了這種緊急關頭,李瑞林竟然還要搞幺蛾子,如果自己再主動去找他的話,那他這個黨委書記也就不要當了。

  想到這里,周揚立馬就擺了擺手道:“好了好了,老柳啊,我看你還是狹隘了。復工復學工作嘛又不是我們南江科技大學一個學校的事情,不從全國來看,就看我們南江省也是遲早要面對的問題嘛。”

  “瑞林校長有些顧慮也是應該的,既然他有顧慮,那我們的工作繼續做,至于要不要啟動,什么時候啟動,我們先做準備,不下結論。”

  柳茂還要說什么,但是看到周揚已經拿起了手機一副要打電話的樣子,也只好硬著頭皮點了點頭出去。

  而辦公室里。

  等柳茂一走。

  周揚立馬就撥通了東江師范大學校黨委書記宋濂松的電話。

  周揚跟宋濂松的關系雖然算不上相交莫逆,但是也算得上是忘年之交了,對于這位宋書記,周揚還是十分敬佩的。

  畢竟從校黨委副書記到黨委書記,宋濂松在東江師范大學干了十來年,硬生生地把東江師范大學從一個地方高校干到省屬重點大學,而且還躍居全省排名前五的位置,這份能耐確實很了不得。

  而同樣,雖然兩人的年齡相差了差不多二十多歲,但是宋濂松對周揚這位年輕的校黨委書記、省委副秘書長也是極其看重。

  畢竟周揚可不僅僅只是年輕那么簡單,而是真的有能力有手腕而且關系通天的人物。

  正所謂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沒有,跟周揚同在東江市擔任高校黨委書記,宋濂松對周揚在南江科技大學的所作所為還是十分清楚的,這個年輕人不僅僅在政府內部做事情是一把好手,而且在高校里面抓黨委工作也是非常人能及。

  上任南江科技大學一年多的時間,不僅僅徹底肅清了南江科技大學干部隊伍里面那種近親繁殖的弊端,而且徹底整頓了中層干部的工作作風。

  除此之外,更是強力破除了黨建工作的壁壘,通過設置專職黨務工作隊伍把整個南江科技大學的黨建水平都提升了一大截。

  現在的南江科技大學雖然是一個工科學校,但是誰也不敢說他們的黨建工作就做得不好。

  尤其是在這一次的抗擊疫情之中,南江科技大學的表現更是惹人注目。

  “哈哈,你這個周大書記又出怪招,怎么?拿我一個老頭子當槍使就這么讓你高興?”

  辦公室里。

  知道周揚打這個電話的意思,宋濂松也是忍不住笑罵道。

  原來,周揚的想法其實是早就已經跟宋濂松溝通過了,東江一共只有東江師范大學和南江科技大學兩所本科院校。

  二者之間既是合作的關系也是競爭對手,對于復工復學的問題,兩人是早就有過溝通的,按照周揚的想法,最遲在3月底這個工作就要啟動。

  對于周揚的提議,宋濂松雖然心存懷疑,但是他也有自己的關系,一打聽之下自然能判斷出這個時間點是合適的。

  不過對于周揚利用東江師范大學給李瑞林施壓的做法,宋濂松還是有些感慨的。

  在他看來,這個年輕人做事情的思維簡直就可以說是天馬行空不拘一格。

  當然。

  如果不是這份頭腦的話,他周揚也不可能年紀輕輕就身居高位。

  “哈哈哈,老宋書記你就別嘲笑我了,我這是王婆賣瓜自賣自夸,橫豎都是我出的主意好,不過拿您老當槍使我可沒這個膽子,我這是好鋼要用在刀刃上。”

  聽到周揚的話,宋濂松一時間也是樂得不行,這個小年輕還真是會說話。

  “行,既然你都這么說了,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你就等著看我們這邊的動靜吧。”

  掛了電話,宋濂松苦笑了笑,但是隨即立馬就召開了一次黨委工作會議,在會上正式提出了3月底之前啟動復工復學工作的意見。

  相比于周揚。

  在東江師范大學干了十多年的宋濂松可是老資格,即使校長當年都聽過他的黨課,對于這位老書記的提議自然沒有多少人質疑。

  然而東江示范大學這一動不要緊。

  但是南江科技大學那邊,校長李瑞林立馬就有些坐不住了。

  (七更1萬6000字了,兄弟們,求個打賞和催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