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601章 詭異的座談會
  會議室里。

  這一通招呼打完之后,周揚也不客氣,跟眾人擺了擺手之后并沒有坐到會議室里給他安排的座位上,而是一屁股就在江連鑫身側坐了下來。

  會議室門口。

  負責接待各位領導的秘書見狀臉上也露出一絲猶豫的表情。

  畢竟周揚的身份特殊,雖然年紀輕輕,但是從級別上來講這位不僅僅是東江市為數不多的正廳級干部,而且還是省委辦公廳的副秘書長。

  他原本按照領導的意思是安排周揚坐在市委書記王學兵身側的,但是見周揚坐下來了,甚至還把自己的席卡也拿了過來,于是也不好說什么。

  然而江連鑫卻笑著開口道:“周書記,你坐在這里可不合適啊,我看市里已經給你安排好了地方嘛,你挨著我坐,我可是有壓力的。”

  聞言周揚倒是愣了一下。

  不過隨即就笑罵道:“你這個老江,都什么時候了還給我戴高帽子,我看吶你這個衛健委主任不太合適,倒是適合安排你去市委辦公廳。”

  江連鑫頓時就面色一僵,嘿嘿笑了笑也不說什么。

  不過周揚一看他的臉色心底倒是明白過來這個玩笑開得不是時候,這會兒江連鑫怕是不太好受。

  主要是因為此前在疫情爆發初期,江連鑫作為衛健委主任就一力主張采取強硬措施,把所有從漢江回來的人集中隔離起來進行觀察。

  可結果市里面的那位副市長卻在新聞發布會上開了口子,導致他這個衛健委主任就成了說話不算數。

  偏偏人是市領導,江連鑫也是有苦說不出。

  現在市里邊甚至有人在傳言,如果東江出了問題,他這個衛健委主任的責任是首當其沖。

  這明顯就是做事情的時候沒有權利,一到了背鍋的時候就是第一個,江連鑫的感受也可想而知。

  其實從私交上來講。

  周揚跟江連鑫的關系還是不錯的,要不然剛才江連鑫也不會主動介紹下面的人給他認識。

  而且江連鑫這個人雖然看起來粗枝大葉,但是做事情其實很細致,早年并不擔任衛健委主任的時候,其實江連鑫就在市委辦公室做過副主任。

  此前周揚在學校里準備應對疫情的時候,有不少事情都是拖江連鑫幫的忙,兩人之間的交往可不僅僅是私交那么簡單,在工作上也有不少的交集。

  “行了老江,我看今天這個會也不是什么批斗大會,你堂堂一個衛健委主任也別有什么壓力。”

  “現在外面人云亦云,說我們東江的防疫措施不當,我看責任也不在你一個人身上嘛。”

  “回頭王書記那邊,我看真要有什么動作的話,我看你倒是比某些口無遮攔的領導要更適合做這個負責人。”

  會議室里。

  周揚這句話說完,眾人頓時就不由得猛地一震。

  猛料啊!

  雖然周揚沒有點名道姓,但是眾人都猜到了他說的是誰,一時間也是被這位周書記的大膽給嚇了一跳。

  其實他們并不清楚,周揚對那位副市長瞎指揮的做法早就有些不滿了,只不過不在其位不謀其事不好胡亂開口而已,今天這次會他說這些話就名正言順了。

  而聽到周揚的聲音,江連鑫頓時也不由得感激地朝這位周書記看了一眼。

  “哈哈哈,周書記還是這么直爽。不過老實話,我老江人微言輕,干負責人可沒這個本事,這么大的事情,還得看王書記和進才市長居中調度。”

  “這一次咱們東江的措施力度還是不夠啊,也幸虧是沒出什么大問題,要不然我這個衛健委主任可就要第一個沖鋒陷陣了。”

  江連鑫的聲音落下。

  會議室里眾人雖然有些驚訝于這位江主任跟周揚的關系竟然親厚到了如此地步,但是也不敢開口插話。

  畢竟這兩位談論的可不是什么小問題,而是事關東江的防疫政策。

  作為衛健委主任,江連鑫可以談!

  周揚這位省委辦公廳副秘書長自然也可以談。

  但是他們可就未必了。

  而另一側。

  周揚也聽得出來江連鑫心底還是有些氣憤的,不過他也沒說話,如果不是那位副市長的昏招,江連鑫也不至于這么放肆。

  當然。

  對東江市委市政府的某些做法,周揚其實也不太贊同。

  既然一個副市長面對新聞媒體都敢這么胡說八道,那豈不是意味著市委市政府內部壓根就沒有提前商量。

  或者說,市委市政府對這種發言都沒有什么約束,這不是扯犢子么。

  事急從簡可以理解,但是也不能信口開河吧。

  希望就跟江連鑫說的一樣,別出什么大問題才好。

  眾人并沒有等太久,市委書記王學兵跟市長石進才就聯袂走了進來,隨同進來的還有市委副書記焦宏波、常務副市長李嫣以及那位分管衛生工作,也就是周揚口中的某人的副市長鄒家旗。

  會議室里。

  王學兵幾乎是剛進來就看到坐在江連鑫身側的周揚,頓時也不禁皺了皺眉頭,隨即就朝秘書招了招手。

  “書記。”

  “周秘書長的位置你是怎么安排的?我不是讓你把他安排在我身邊的嗎?”

  聽到王學兵對周揚的稱呼都改成了周秘書長,秘書心頭也是一陣緊張。

  “書記,周秘書長自己把席卡拿過去了。”

  聞言王學兵這才點了點頭。

  不過這會兒也不好調整了,只好黑著臉坐下來。

  然而市長石進才卻直接開口道:“周揚同志,今天你這個位置可不對啊,不過也好,今天是座談會,咱們就講究一個先來后到吧。”

  一句話說的王學兵更是火大,暗恨秘書辦事不靠譜,周揚把席卡拿過去,難道你就不應該跟他協商一下調整回來嗎。

  此時聽到石進才的聲音,周揚立馬就意識到了一絲不對勁,但是一時半會他也不清楚這中間究竟是個什么套路,于是也裝作不知道地笑了笑道:

  “進才市長可是抬舉我了,我這個學校的黨委書記還是跟老江和老宋坐在一起比較安心啊。”

  說完石進才點了點頭也沒說什么。

  很快,會議開始。

  作為主持人,石進才一開口就說明了今天這個座談會的目的,主要是討論一下目前東江市防疫政策方面還有什么遺漏,另外就是讓眾人提供意見和建議,如果疫情防控出問題的話,應該怎么減輕相應的影響。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周揚才意識到東江市這一次估計是真的有些手忙腳亂了。

  開玩笑。

  作為堂堂市委市政府班子的負責人,王學兵跟石進才難不成對這個問題沒有基本的判斷?而是需要聽取行業負責人的意見?

  但是很快他又意識到自己的判斷不太準確,確切地說是太片面了,聽取意見也沒什么,畢竟只是一種工作方式。

  問題就在于,現在漢江那邊還處于最緊急的關頭,東江市考慮防控出問題是不是太急促了一些?

  一時間周揚也覺得這個座談會確實有些稀奇古怪,在他看來,東江眼下最大的問題應該不是考慮出問題了該怎么辦,而是應該怎么把防控的要求進一步落實下去吧?

  難不成是東江真的出問題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