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97章 一錘定音和譚文山扔來的炸彈
  (第四更)

  辦公室里,周揚的心情可以說是極其復雜的。

  看到這條消息,他既可以說總算是松了一口氣,畢竟該來的終于來了。

  但是另一方面又有些唏噓。

  其實此前一直都沒看到相關消息的時候,他心底也有一絲慶幸是不是歷史會因此發生改變。

  只不過現在看來,這也就只是一個想法而已。

  不過事已至此,想太多也沒有什么實際作用了。

  起身拉開門。

  周揚直接找到校長李瑞林說明了來意,聽到周揚竟然已經得到了省廳的明確回復,李瑞林盡管早就有所預料,心底多少還是有些吃驚。

  看來這位周書記在省委的能量確實遠超自己的想象。

  畢竟南江省的高校可不止南江科技大學一個。

  而且說起來,南江科技大學的整體實力,在整個南江省說沖到前三都有些勉強,能到第四第五就已經算是很不錯了。

  不過一想到周揚的履歷,李瑞林又暗自搖了搖頭,自己還真就容易把這位年輕的校黨委書記當作一般的領導干部對待。

  只不過周揚這種亦正亦奇的討論和手腕,確實令李瑞林看到了一股不一樣的氣度。

  盡管他做這個校長跟在政府里面做干部有著太多的區別,但是李瑞林對國內的官場還是有所研究的。

  高級干部講究的是格局和氣度,正所謂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胸中有一股子正氣,自然不怕什么旁門左道。

  手腕這個東西,老祖宗傳承了幾千年,陰謀也好,陽謀也罷,只要能達成目標,不偏頗心中的底線和原則,自然是運用一體。

  現在有些干部表面上正義凌然,實際上背地里一肚子的男盜女娼。

  周揚在南江科技大學的一年多時間里,雖然各種招數都使出來了,有些甚至上不得臺面,例如私底下約談,找省委走后門等等,但是這位周書記勝就勝在出自公心。

  從個人情感上來講,李瑞林很贊同周揚的謀略和格局,但是為人處事的手段,卻有些難以認同。

  不過是非功過,自然不是他能說得清楚的,或許只有時間才能證明這些東西的對錯。

  “既然省廳已經有了明確的回復,那我自然也贊同周書記的這個提議。”

  “但是這個議題畢竟涉及到全校工作的提前,我看最好還是開一次常委會通過一下。”

  “另外,如果真的要提早放假的話,那年底的有些工作也要提前動起來了,黨委這邊還是要盡快給各個部門的負責人開一次會布置下去。”

  辦公室里。

  周揚點了點頭,對李瑞林的話并沒有反駁,但是心底卻暗自無奈地笑了笑。

  這位李校長看似不通政治,實則心思細膩到了極致。

  表面上認同了自己的提議,但是話里卻是滴水不漏。

  按照他的意思,是先有了省廳的確認,這才同意了周揚的提議。

  而且通過黨委布置工作,那這個燙手的山芋自然也是交到周揚手里,真出了什么問題,他這個校長肯定不擔責任。

  說白了還是對這個提議持保留的態度,只是礙于黨委書記的權威沒辦法去直接反駁而已。

  不過周揚對此倒是也不以為意。

  畢竟事情都到了現在這一步,再去談責任的問題已經意義不大了,眼下就是火燒眉毛的事情,就是真的意見相左,他也不會在這個問題上跟李瑞林較勁。

  “瑞林校長,那這個會就由我來主持吧,你看這樣行不行,下午我們馬上過一下常委會,明天一早我就召集中層干部開會布置接下來的工作。”

  聞言李瑞林點了點頭。

  對于周揚沒有拐彎抹角直接說出工作上的安排他還是十分滿意的,這位周書記雖然做事情的手腕有時候令人有些難以接受。

  但是說到底,對方有這種底氣。

  不過老實說,有時候李瑞林也覺得有些遺憾,如果自己再年輕個十年八年的話,或許還有心思和精力跟周揚爭一爭高低,畢竟人生匆匆不過百年,政治生涯更是短短的幾十年,能碰到一個如此對手也并非是易事。

  只是可惜歲月不饒人,很多事情隨著年紀大了也就不想去一爭高下了。

  當天下午。

  周揚主持常委會,正式通過了學校在12月31日之前所有學生全部離校的決議。

  與此同時,校務辦公室在會后立馬就發布了第二天上午9點鐘召開處級干部工作會議的通知。

  然而周揚并不知道的是,自己的一個電話,或者說一個決定,此時卻在省委鬧出了不小的動靜。

  原來。

  省教育廳在通過黨委的決議之后,立馬就回復了南江科技大學相關的信息。

  但是正好是年底省直機關進行各項工作考核的時候,省教育廳的這份文件不知道怎么就落到了省督查室手里,轉而就被主管省委督查室的省委副書記譚文山拿到了。

  辦公室里。

  原本周揚正在跟校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柳茂談話,但是聽到電話響起來,一看居然是譚文山打過來的,當即就拿起了手機。

  “老柳,你稍等一會兒,省委譚書記的電話。”

  聽到周揚的聲音,原本要起身的柳茂也只好臉色平靜地繼續坐在沙發上,實則心底也暗暗有些吃驚,畢竟可不是誰都能接到省委譚文山書記親自打的電話。

  然而更令他吃驚的則是周揚跟譚文山通話的時候表現出來的那份自然。

  “譚書記!”

  “沒有,這個您放心,我提交給省廳的報告完全是屬實的,堅決不可能會有什么違規操作的地方。”

  “您看這樣行不行,我回頭寫一份詳細的情況發給您看看。”

  其實周揚也沒想到譚文山作為省委副書記,竟然會關注到自己提交給省教育廳的一份報告。

  而且譚文山的意思是這份報告里面有些表述并不清楚,沒有說清楚學校黨委會做出這個決定的考慮情況。

  “好的,那我弄好了直接給您發過去。”

  聽到話筒另一頭譚文山總算是放過他了,周揚也松了一口氣,然而令他沒想到的是,正當他要掛電話的時候,譚文山一開口就給他扔了一個重磅消息過來。

  “小周,你最近跟超然聯系過沒有?上回我聽他媽媽說他找了個女朋友,而且還是結過婚的,這件事情你清楚嗎?”

  一聽譚文山這句話,周揚霎時就愣住了。

  什么?

  譚超然找女朋友了?

  而且還是結過婚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