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94章 特別任務
  離開東海多年,和一幫故舊難得一聚,周揚終究還是不勝酒力有了幾分醉意。

  這些年兒子難得回家過一次生日,周向軍跟王愛萍夫妻倆無疑是最高興的。

  原本安排的是中午的生日宴,但是被兒子這一幫朋友和同事一通玩鬧,家里的安排自然只能等到晚上了。

  中午吃過飯。

  周向軍跟王愛萍夫妻倆帶著孫女安順出去逛超市,說是要買點東西好好準備一頓晚飯,小丫頭陪著爺爺奶奶去逛超市是假,跟著一起去蹭零食才是真的。

  周揚難得回家團聚一次,安曉潔心里高興,也懶得理會小丫頭片子的小心思。

  老話都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只不過兩人結婚已經過了這么多年,早就過了談情說愛的年紀,暢想愛情的浪漫總歸有些矯情,好在彼此心里都清楚當初的愛情早就因為家庭和孩子變成了至親。

  如今周揚也不是當初剛畢業的時候那種意氣風發的小年輕了,身上那種不怒自威的氣質有時候讓安曉潔也不得不感慨,跟這樣的男人共度一生既是幸事,也不免需要承擔一些常人所不用承擔的東西。

  進入職場這么多年,因為周揚的緣故,她幾經工作的變動,幾乎周揚每到一個地方她的工作就會相應地發生變化。

  不僅僅如此,自己工作上的調動也毫無主動性可言,行政級別和待遇更是因為周揚的原因死死被壓在一個很低的位置。

  也就是回到東海擔任專業老師這才算是有所穩定。

  然而這樣一來又要承受夫妻異地而處的壓力,再加上一對兒女,安曉潔雖然并不埋冤什么,但是此刻靜靜地在周揚的懷里躺著,身心卻不由得開始放松。

  臥室里。

  周揚低頭看著懷里的妻子,安曉潔早就已經不是當初自己第一次在學校人事處的會議室里看到的那個年輕小姑娘了,而是變成了自己的妻子,兩個孩子的母親。

  實際上這些年安曉潔的身材和皮膚并沒有發生太明顯的變化,反而越發顯得成熟豐潤起來,但是多年過去,曾經光潔如玉的臉上已然多了一絲歲月的痕跡。

  而且眉宇之間也沒有了當初的那種無憂無慮,談戀愛的時候在周揚看來,安曉潔就是一個永遠都長不大的孩子。

  只不過很多事情都不能太早地下結論,畢竟為母則剛,家庭和孩子給她帶來的壓力終究是讓傻白甜變成了女強人。

  想到這里,周揚也是心疼的不行。

  “老婆!”

  “嗯?”

  把嘴唇輕輕地湊到妻子耳側低聲呢喃著,口中呼出的熱氣癢癢地吹在安曉潔細膩的皮膚上面,讓她有些不安分地轉過腦袋瞪大了眼睛盯著身側的男人。

  “這些年辛苦你了。”周揚小聲道。

  不過聞言安曉潔卻忍不住白了他一眼。

  “算你有良心,還知道說這句話,不過這都是我應該做的,老公,其實我有時候也在想,當初我如果沒有邀請你跟我一起合租的話,我們會不會就不會成為夫妻了,這樣的話,說不定現在我還是你的領導哈哈哈哈,到時候我就讓你端茶倒水送快遞,哼!”

  聽到安曉潔的話,周揚也是為之一愣。

  合著這個死妮子天天想的竟然是做自己的領導。

  啪啪兩聲!

  抬起手掌就拍在安曉潔豐潤的臀部曲線上。

  吃痛之下,安曉潔翻身就坐到周揚身上,兩只手死死抓著他的耳朵,結果卻被周揚一翻身就壓在身下。

  “不玩了不玩了!老公。”

  聞聲周揚不由得有些意動,也不管她有沒有準備就把人死死地抱在懷里,嘴唇貼上去,安曉潔顯然也沒想到自己的無意之舉竟然會招來這么大的反應,然而小半年沒見,夫妻倆誰不是干柴烈火一點就著,于是很快就放棄抗拒迎了上去。

  等到衣衫退去,屋子里漸漸響起了一陣陣高低起伏的喘息聲。

  ……

  云消雨驟之后,兩人都沒有說話,只是彼此看著對方靜靜地享受著難得的靜謐和溫馨。

  “你老實交代,一個人在學校里有沒有跟其他女人眉來眼去的。”

  聞言周揚頓時臉色一黑。

  女人啊!

  還真是沒說錯,不管你位置再高,再溫柔,再漂亮,再知書達理,碰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都是一個反應。

  問題是,他堂堂一個校黨委書記,有必要跟人眉來眼去嗎,真要是把持不住早就掉進泥坑里了。

  “你就這么希望我墮落腐敗?”

  “就是,巴不得你被撤職然后回家天天在家里做家庭煮夫。”安曉潔撇了撇嘴說道,一時間周揚也是無語凝噎。

  ……

  在家里呆了足足近一個多星期,只不過這種日子總是讓人覺得時間過得飛快。

  但是無疑,家是心靈的港灣這句話總歸是沒有錯誤的,這段時間呆在家里每天跟父母拌拌嘴,陪安曉潔聊聊家常,回憶回憶過去的舊事,帶著兩個孩子玩鬧,周揚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輕松了不少,宛如在某一段時間里卸下了千斤重擔。

  不過這種日子總是不能長久,南江科技大學那邊是定在8月30號這天正式恢復工作制。

  29號這天,周揚帶著安曉潔和一對兒女去市里的海洋公園玩鬧了一天,知道他明天一早就要回去上班,閨女安順多少有些不大樂意,周揚也是許諾了一堆東西才算是把小家伙給哄好。

  不過他也不知道錯過了這個暑假,在閨女小學畢業前還有沒有時間去兌現這些東西,畢竟那場即將到來的寒潮,一經開啟就宛如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將要持續的會是整整3年多的時間。

  “年底的時候家里多備一點日用的藥品和衛生用品吧,回頭我擬一個清單給你。”

  送周揚去車站的路上。

  聽到他嘴里突然蹦出來這么一句話,安曉潔也覺得有些愕然。

  “老公,怎么突然說這個?”

  聞言周揚也不知道該怎么解釋,只能隨便找了個理由塘塞過去。

  其實以他掌握的信息,自然能做更多的事情,只不過周揚也清楚,作為一名領導干部,有些東西做了未必就一定是好事,畢竟大勢所趨,僅憑一個人的力量想阻擋歷史洪流或許無異于螳臂擋車。

  只不過有些事情總歸是要做的。

  南江科技大學。

  開學季的第一次常委會,周揚例行通報了學校假期工作的各項情況,隨即對新學期的工作進行了明確的分工和動員。

  “突發事件演習?書記,最近上面沒有這個安排呀。”

  黨委書記辦公室里。

  接到校辦的電話緊急趕過來的學校保衛處處長李紅兵聽到周揚的聲音,臉上隨即就露出一絲愕然的表情。

  他確實有點沒明白這位周書記的意思,剛剛開學就搞突發事件演習。

  按理說,學校每年確實有相關的安排和任務要求,包括既有的消防演習,應急演習等等,問題是哪有剛開學就做這個工作的,而且按照周揚的意思,竟然是爭取每個月都搞一次。

  “怎么?上級規定我們搞應急演習,那上級能決定我們發生不發生緊急情況和突發事件嗎?”

  被周揚這么一問,李紅兵一時間也有些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臉色也有些漲紅。

  “書記,我倒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覺得剛剛開學,學校里很多事情都堆在一起,而且正好又是新生接待的時間點,這個時候開展應急演習怕出問題。”

  辦公室里。

  李紅兵這句話不說還好,一說完周揚立馬就敲了敲桌子。

  “你這個思想不對,搞應急演習是為了在突發情況到來的時候能夠更好地應對,現在你反而害怕應急演習造成其他的問題,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就說明我們更應該搞這種演習。”

  “這樣吧,我也不聽你說那么多理由了,你回去馬上擬一個方案,明天就交給我,演習的時間就定在開學的這幾天。”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