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93章 捫心自問
  已經出任東海大學校辦副主任的劉梅姍姍來遲,但是緊跟著趕到別墅的于旭陽卻多少讓周揚有些覺得意外。

  老實說他跟于旭陽的交情其實并不深。

  但是這位如今已經從科創中心主任的位置提任東海市金融黨委擔任副主任(副廳)的于主任顯然跟黃和平是同一類人。

  同樣能夠放得下身段。

  也同樣能認得清形勢彎得下腰。

  在官場上,有些人可能才能并不突出,但是這一點卻能讓他四處逢源。

  只不過跟黃和平相比,出身于東海市委組織部的于旭陽顯然要更加含蓄一些。

  “周書記,真是好久不見了。”

  屋子里。

  于旭陽是緊隨著吳宗明一起進門的,一看到周揚他就快步上前伸出了手,人還沒到就先聽到了聲音。

  邊上已經到市委辦公廳黨政辦公室擔任副主任的吳宗明見狀笑了笑倒是沒說話,他跟周揚的關系并不是同事那么簡單。

  說是同事不如說有一份江湖義氣和兄弟之誼在內,這么多年兩人的聯系一直都沒斷過,在湘南那邊,吳宗明也利用家里的關系照顧了安曉潔家里好幾回。

  其實在周揚的一幫故舊里面,吳宗明算是升的比較快的,也就是六七年的時間,已經從剛進辦公室的科員爬到了副處的位置。

  不過一想到吳宗明背后還有一尊真大神,周揚倒是不足為奇。

  吳宗明的舅舅,也就是原湘南省的省委副書記馬進才,現在已經出任蘇東省的省長,有這么一尊大佬在背后杵著,其實吳宗明提任的速度還算是比較慢的。

  “確實很長時間沒見了,老領導,現在在金融黨委怎么樣?”

  “也就那樣吧,不過金融這一塊我不是很熟悉,現在仍然在熟悉工作的過程之中。”

  “對了,上回在樓里正好碰到文芳主任,您調任南江科技大學的事情還是文芳主任跟我說起來才知道的。”笑呵呵地說了兩句,于旭陽跟周揚握了握手,不過眼神里已經明顯多了一絲面對上級的那種謹慎和含蓄。

  其實早在當初周揚調任江灣區經貿委主任的時候,于旭陽就已經放下了曾經擔任過周揚上司的那種心態。

  當時他的想法很簡單。

  以周揚在科創中心干出來的成績,只要穩扎穩打,經貿委主任絕對不是他的仕途終點。

  可是后來誰也沒想到,在經貿委如日中天的時候,周揚竟然選擇了外調南江省,而且還是擔任一個貧困縣的縣委書記。

  那時候東海這邊有不少人認為周揚此去南江省極有可能會遭遇一個滑鐵盧,但是于旭陽在那個時候就隱隱覺得事情不會那么簡單,所以這么多年兩人雖然沒見過幾面,但是聯系一直都沒有斷掉,恰恰相反,這些年于旭陽一直都跟周揚有信息和電話來往。

  后來也確實是果不其然。

  周揚不僅僅在黃江縣委書記的任上干出了成績,而且直接就被調到南江省委擔任組織部副部長,后面更是一發不可收拾。

  省委副秘書長!

  淮東市委副書記兼常務副市長!

  即使是現在擔任南江科技大學的黨委書記,于旭陽都認為周揚的發展勢頭仍然很強勁。

  實際上很多人都只看到了周揚擔任的職務,認為高校的黨委書記并不是什么關鍵的位置,但是這是對于一般人而言,要知道周揚現在的年齡優勢是非常大的。

  剛剛32歲的正廳級高校黨委書記,即使是在正廳的位置上再熬個六七年,周揚也能在40歲之前上副部。

  所以在于旭陽看來,他當初的判斷是完全正確的,周揚一去南江,遭遇的不僅僅不是滑鐵盧,而是另一次的新生。

  屋子里。

  因為來的人比較多,所以眾人也不可能跟周揚長聊,匆匆打了個招呼以后就去了客廳各自找人說話。

  其實今天來的人基本上都是跟周揚熟悉或者共過事,各人這些年基本上也都有往來,倒是談不上生疏。

  “那還真是巧了。”

  “走走走,既然來了,那今天咱們就好好聚一聚。”

  拉著于旭陽的手進了客廳。

  其實周揚也有些無奈。

  原本他是并沒有打算大肆操辦的,畢竟也就是過一個生日,結果弄成現在這幅情形,也虧得是有胡勝利這么一套房子,要不然換一個地方,他還真擔心被有心之人捅出去自找麻煩。

  不過這種聚會老實說對周揚而言其實也是很有裨益的,畢竟離開東海市這么多年,有些關系已經名存實亡了。

  不說別的。

  隨著金淑萍當年的病退,他在東海市市委班子里基本上已經沒有了什么厲害的依仗,現在桂紅英雖然上位,但是多半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而眼前的這些人雖然目前所處的崗位都不是很高,但是周揚并不認為中間一定就不能出一個佼佼者。

  譬如于旭陽!

  譬如吳宗明!

  再譬如上升勢頭極為強勁的黃燁!

  于旭陽的政治生涯還有十幾年,在金融黨委副主任這個位置上,爬到正廳級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而黃燁更是四十不到,三十多歲的實權正處級領導干部,有桂紅英在,周揚想都不用想,黃燁不到四十應該就能到副廳級。

  吳宗明更是28歲的副處,有一個做省長的舅舅,前途可以說在眾人里面是最為被看好的。

  假日時日這些人能走到什么地步周揚也不好說,但是人生匆匆,能有這么一波人跟在自己后面,在周揚看來這未嘗不是一件幸事。

  “主任,如果有可能的話,我還是想到地方去干一任。”

  一頓飯吃了將近兩個多鐘頭才散場。

  因為知道今天是周揚的生日,吃完飯家里肯定還有安排,所以眾人也很識趣地沒有多留。

  一次聚會雖然說明不了什么,但是眾人都知道,今天能參加這次聚會的,多半都意味著是周揚所認可的舊識。

  別墅里。

  等眾人都紛紛離開之后,周揚這才叫上遲遲沒有起身的梁金虎一起去小區里走走。

  “怎么?上面把你按在中心副主任的位置上六年不動,所以你就灰心了?”

  聽到梁金虎的話,周揚也是氣不打一出來。

  而聽到周揚的話,梁金虎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他當然憋屈。

  當初他跟季曉芬是一起提的副主任,王琳琳還是一個正科的辦公室主任。

  但是現在呢?

  季曉芬已經到下面去干正處級的街道主任了,甚至就連王琳琳都從辦公室主任的位置上提到了自己平級的副主任。

  然而他還是紋絲不動。

  有時候梁金虎也想不通這里面的道理。

  小區里。

  兩人繞著小區的花壇走了好幾圈之后,周揚這才開口道:

  “有些事情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那么簡單,你自己回去好好想一想,這些年你究竟干了什么,是怎么干的,再想想季曉芬,她又是怎么做的,等你想明白了這些問題你再打電話給我。”

  跟著周揚干事創業好幾年,梁金虎也知道這位周書記的脾氣,聞言雖然心底有些不解,但是也沒說什么,跟周揚握了握手就離開了小區。

  而看著離開的梁金虎。

  周揚心底也不免有些嘆氣。

  他告誡梁金虎的那一番話,其實何嘗又不是自己的真實寫照。

  從政這么多年。

  他周揚做了什么?又是怎么做的?

  甚至于更遠的將來,自己又該怎么做?

  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最近一段時間他其實也在思考這個問題,面對那場即將到來的大事情,自己能做什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