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85章 有所為,有所不為(第九章)
  南江科技大學。

  校黨委書記辦公室里。

  闊別半年之久再次見面,周揚也看得出來柳茂這位前任淮東市委常委紀委書記的身體狀況不是很好。

  不過這一次調任南江科技大學,柳茂的精神狀態的確還可以。

  “老柳,半年不見,怎么弄得面黃肌瘦的。”

  兩人握了握手,周揚忍不住打趣道。

  此時柳茂心底的感慨斷然要比周揚更多一些,畢竟這一次調任南江科技大學的確是他所沒有預料到的情況。

  而且這一次周揚出手。

  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其實算是拉了自己一把。

  淮東那邊,自從前任市委書記滿明光調任省委黨校以后,柳茂作為班子里為數不多的老淮東,自然而然就受到了排擠。

  原本柳茂自己也以為仕途到此就算是終點了,卻萬萬沒想到,省委組織部的一紙調令竟然把他調任到了南江科技大學這邊。

  雖然在常人眼里看來,

  一個高校的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雖然也是副廳級,但是肯定不能跟地級市的市委常委紀委書記相比。

  然而這中間的酸甜苦辣也只有柳茂自己心里才清楚。

  所以辦公室里。

  跟周揚握了握手之后,柳茂嘴里極為難得地道了聲謝。

  但是看著周揚那張時隔半年幾乎沒有什么變化的臉,一時間柳茂心底也不知道說些什么好。

  真是滄海桑田啊!

  也就是一轉眼的功夫,這位當初的副書記就搖身一變成了正廳級單位的一把手。

  而自己呢?

  到頭來竟然還需呀周揚拉一把才能跳出淮東那個泥潭。

  “說這些干什么,我把你老柳弄到南江科大來,可不是為了讓你來感謝我的,學校里的工作也不好開展啊。”

  “怎么樣?這幾天跟老趙交接的差不多了吧?”

  其實除了柳茂上任的當天參加了干部會議以外,今天這還是周揚第一次跟這位新任紀委書記正式談話。

  因為柳茂的任職儀式結束以后,正好碰到3月初省委那邊召開工作會議,作為省委副秘書長,他雖然在辦公廳那邊沒有什么實質性的工作分工,但是畢竟還掛著副秘書長的名義,所以這個會他還是要親自參加的。

  結果等開完會回來又碰上周末,所以這一來一去,柳茂任職都接近一個禮拜的功夫了才總算是找到機會一起談談。

  這一次大費周章把柳茂調任到南江科技大學來,周揚當然不是心血來潮。

  柳茂這個人雖然在淮東的時候跟自己并不對路,但是作為紀檢條線的干部,能力毋庸置疑還是很強的。

  當然了。

  除了這一點。

  柳茂來南江科技大學,從某種意義上算是徹底解決了他接下來對全校干部動手的后顧之憂。

  一方面。

  分管組織人事工作的副校長鄭強被調離,肯定會大大削弱校長李瑞林手上的權利。

  實際上李瑞林應該也早就看明白了這一點,只不過兩人至今為止并沒有進行過深入的交談。

  另一方面。

  柳茂作為紀委書記進班子,而前任紀委書記趙華順勢進一步擔任黨委專職副書記,對于自己掌控常委會來說也是一個極為關鍵的作用。

  周揚不夸張地說,現在李瑞林再想翻盤基本上已經不可能了。

  “趙書記早就把各種材料都準備好了,我也就是來撿個便宜。”這次履新南江科技大學,柳茂的姿態還是放得很低的。

  而且他也清楚,周揚讓他過來自然不是因為別的什么原因,恐怕紀委這條線接下來的工作壓力會很重。

  “書記,瑞林校長想找您談談。”

  辦公室里。

  周揚跟柳茂談了約莫半個鐘頭,秘書王英雷突然敲開門說道。

  聞言柳茂立即起身告辭。

  然而等柳茂離開之后,周揚卻皺了皺眉頭。

  這個李校長到底想干什么?找自己談談竟然還需要讓秘書轉達,不過盯著正從辦公室里出去的柳茂,心里頓時就恍然大悟,李瑞林應該是知道柳茂在自己辦公室里。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對了雷子,你通知一下戴振濤,讓他……”說到這里,周揚看了看時間,不知不覺竟然已經到了上午11點鐘。

  “這樣吧,你讓戴振濤下午2點鐘來一趟我這邊,把那個范文博也叫上。”

  說完等王英雷出去,周揚這才起身出門敲開了校長李瑞林辦公室的門。

  校長辦公室里。

  周揚跟李瑞林相對而坐,中間是一張紅木茶幾。

  而此刻。

  看著周揚慢條斯理地清洗茶具,然后用鑷子輕輕地將茶葉罐子里的茶葉夾到水壺里面,李瑞林心底也不由得感慨萬千,心里原本那點火氣竟然在不知不覺中消散了。

  是啊!

  黨委書記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這個班子本來就應該是作為黨委書記的周揚來把方向的。

  自己一個搞業務工作的校長,為什么要逞一時意氣跟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去爭呢?

  別說自己能不能爭得過,即使爭得過又怎么樣?

  說到底,自己已經老了,而周揚還年輕。

  這樣浪費精力和時間,到頭來拖延的還是學校的發展,而且老實說,周揚到學校這么久,自始至終都沒有向自己主管的教學和科研工作出過手。

  屋子里。

  茶壺里冒著一絲熱氣,空氣中充斥著濃郁的茶香,將斟滿茶水的輩子推到李瑞林面前,周揚輕笑道:“已經很久沒有動手泡過茶了,瑞林校長嘗嘗我的手藝看看怎么樣。”

  聞言李瑞林也沒說話。

  只是端起面前的茶杯抿了口泛著淡黃色澤的茶湯。

  過了好一會兒功夫這才開口道:“讓戴振濤去學院吧。”

  周揚頓時一呆。

  實際上,剛才敲開門走進李瑞林的辦公室,看到這位李校長竟然已經擺好了茶具等著自己來泡茶的時候,他其實就已經猜到了李瑞林求和的心思。

  只不過他并沒有想到李瑞林的退讓會這么果斷,而且力度之大更是意想不到。

  讓戴振濤去學院。

  那自然就意味著李瑞林已經打定主意徹底要放棄干部提任的權利了。

  念及此處,一時間周揚也不知道說什么好,心底同樣也是感慨萬千。

  眸子里。

  周揚的視線不經意地落到了校長辦公室墻壁上掛著的那副字畫上面。

  有所為,有所不為。

  這大概就是李瑞林作為一個學院派的干部所遵守的處世哲學吧,只不過可惜,很多人并不知道這一點。

  3月底。

  南江科技大學校黨委組織部正式發布了兩條干部任免通知:

  校黨委常委、組織部長戴振濤調任經濟管理學院擔任學院黨委書記。

  校黨委常委、校務辦公室主任錢毅君調任組織部部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