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78章 暴風雨來臨的前奏
  客廳里。

  見兒子跟周揚聊著生意上的事情,王愛文也沒有晾著女兒的男朋友,跟何盛榮聊了一下家里的事情,但是眼角的余光卻不停地打量著身上越發有一種上位者氣度的外甥。

  見周揚舉手投足之間就說服了一向很有主見,甚至有些鉆牛角尖的兒子王勇,王愛文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當年周揚大學畢業留校,一家人吃飯的時候,他總覺得東海大學好歹也是211的名校,外甥周揚學的又是公共管理這種舅舅不疼姥姥不愛的專業,不考個公務員實在是可惜了。

  畢竟留在學校安穩是安穩了,但是掙不了什么錢,又沒有公務員的待遇。

  可不想自己一語成讖。

  外甥不僅僅真的成了公務員進了體制,而且一晃十年過去,竟然已經是身居正廳級高位的領導干部。

  雖然南江科技大學校黨委書記這個職務既不是省委核心部門,也不是地方的核心崗位,但是要知道周揚身上還兼著省委副秘書長的職務。

  在體制里干了一輩子,王愛文自然知道周揚干完這一任書記必定要重回重要崗位。

  而能從一個草根爬到這個位置,王愛文也知道外甥周揚如今不管是能力眼力,還是自身的人緣和手腕都已經遠遠超過了自己這個舅舅。

  客廳里。

  見兒子跟外甥不再談及生意上的事情,王愛文抽了根煙遞給何盛榮,對女兒找的這個男朋友他還是比較滿意的。

  雖然有時候心底也難免會對照外甥的情況來比較閨女要找的男朋友,但是回神過來王愛文也會暗罵自己想的太多。

  畢竟外甥周揚這種情況,不敢說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但是現在確實很難一見了。

  “叔叔,我自己來。”

  見王愛文給自己拿煙,何盛榮趕緊擺手道,隨即就接過煙自己點著了,看那架勢平時估摸著也是個老煙民。

  “煙不是個好東西,你平時也少抽點。”

  見何盛榮一副老煙槍的架勢,王愛文忍不住提了一句,完了又朝周揚看了看。

  “揚揚你也少抽一點,我看你現在的煙癮都快趕上你爸爸了。”

  周向軍年輕的時候就喜歡抽煙,王愛萍為了這個事情也不知道說了多少次,到了老來這個習慣終究還是被一對孫兒孫女給扼殺了。

  “你這個老頭子在家里管這個管那個就行了,還管天管地管起人揚揚抽煙起來了。”

  聽到王愛文的聲音,楊紅霞手里端著一盆切好的水果出來笑著罵道。

  聞言周揚呵呵笑了笑,自己這個舅媽還真是一點都沒改。

  等楊紅霞回了廚房,客廳里幾個人吞云吐霧地聊了好一會兒,自然而然話題又轉回了工作上面,周揚聽得出來,畢竟是年齡到了,舅舅王愛文竟生出了退意。

  “最近市里對教育這一塊抓得緊,我看我這個副局長也是時候讓賢了。”

  一句話說完,王愛文字里行間不禁有些唏噓。

  周揚點了點頭自然明白王愛文的意思。

  眼下國家對教育工作的重視程度已經再次提了一個等級,隨著大環境的改變,很多事情其實都是不可避免的,王愛文能干到東江市教育局副局長的位置,多少有一點自己的因素在里面。

  “舅舅還是再干一兩年吧,有些事情倒是不用考慮太多,能多給東江的教育做點貢獻也是好事情。”

  “再說現在市里對教育高度重視,你這個老局長恐怕還得繼續挑挑擔子,回頭指不定還能再往上躥一躥。”

  王愛文頓時就笑起來。

  說起來在十年前他自己都認為自己這輩子估摸著能干到副科級就了不起了。

  結果隨著外甥周揚的異軍突起,自己不知不覺就干到了市教育局副局長的位置,這些年對他來說無疑也是人生中最為光輝的一段歲月。

  現在外甥周揚這句話無疑點到了他的癢處,心情一時間也好起來,畢竟如果真的能再升一級的話,那確實是一個不錯的結果。

  說完自己的事情,想到外甥周揚現在也算是教育系統的人,王愛文有心問問周揚現在的打算,但是話到了嘴邊一直都沒開口。

  終究是世事變遷滄海桑田吶!

  如今自己這個外甥是真的了不得了,不說克紹箕裘,只怕是老話說的好,一代勝一代,前浪總要被后浪拍死在沙灘上。

  想想這小子還是個穿開襠褲的娃娃的時候,也沒少在自己手上拉屎拉尿,一轉眼的工夫已經成了南江省政壇舉足輕重的干部。

  自己這個舅舅怕是也沒有什么得意的東西可以教育這個外甥了。

  他的眼光比自己看得更遠。

  他要走的路比自己更坦蕩。

  最重要的是,外甥周揚如今已經俱備了能力手腕,人脈更是不缺,俗話說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隨著他的年齡和閱歷的增長,他將來能到達的地方更是自己所不敢想象的巔峰之處。

  一時間,王愛文心底既有些落寞,但是更多的卻是激動和期許。

  他今年才五十有八,人生百年太長,活上八十王愛文還是自認為問題不大的,八十終老也還有二十年好過的。

  二十年,以外甥周揚現在的發展勢頭,自己未必就不能看到那一天的到來。

  ……

  元旦過后。

  周揚一頭就扎進了檢查組的工作中,這一次針對中層正職領導干部的作風檢查,周揚的意圖非常明確,那就是在全校形成一種氣氛。

  工作作風一定不能放松,誰敢在這個上面偷奸耍滑,那他這個黨委書記就絕不手軟。

  不過既然是檢查,那就肯定要有所側重,不可能一錘子砸下去,胡子眉毛一把抓,那就失去檢查本來的用意了。

  辦公室里。

  秘書王英雷敲開門之后,隨即就給周揚送來了一份檢查組那邊擬定的最終檢查方案初稿。

  略微掃了一眼上面的內容,周揚的眉頭立馬就皺起來。

  “這份方案白校長是怎么說的?”

  白校長自然是前任南江科技大學的校長白新元,也是這一次檢查組的組長。

  “書記,白校長的意思是,既然是檢查,而且針對的還是中層正職領導干部,那自然是要抓重點,不能搞形式主義,所以他的想法是最好有幾個特定的檢查標準,具體的情況方案上您看這下面的兩段。”

  湊到周揚身側,王英雷躬聲說道,隨即就指了指方案上的兩個段落。

  周揚聞言瞄了一眼內容這才點了點頭。

  不過沉思了片刻后還是拿起手邊的紅筆簡單寫了兩句話在上面。

  “你把這兩句話加上去,其他的就不要動了。”

  然而此刻。

  看著周揚加上去的那兩句話,王英雷心底卻不由得狂跳起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