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77章 這個表弟是條龍
  客廳里,看到何盛榮臉上的窘狀,王瀟暗恨男朋友不爭氣地捏了捏何盛榮的手臂,隨即又忍不住白了周揚一眼。

  不過周揚卻并不以為意。

  女生外向啊!

  其實在他看來,何盛榮的表現雖然算不得令人眼前一亮,但是也很出眾了,至少沒有出現大失方寸的尷尬。

  腦子里一時間也不由得想起當初自己第一次去湘南見傻白甜的父母時的情形,時光飛逝,不知不覺中竟然已經過了這么多年,而自己也從當初去湘南時的小科長變成了正廳級的黨委書記。

  “小何你不用拘謹,怎么樣?在人事處工作平時有沒有時間陪瀟瀟?”

  此刻。

  聽到周揚的聲音,何盛榮心底也有些叫苦。

  實際上剛剛女朋友王瀟的哥哥那一句話點醒他的時候,他的第一反應確實是有點慌了,不過反應過來心底也淡定了不少。

  然而周書記的這一句話卻令他有些不好回答。

  說有時間豈不是意味著自己在人事處很閑?

  要是說沒有時間,女朋友的性格他可是知道的。

  其實兩人一開始接觸的時候,何盛榮確實有點不能接受王瀟那種大小姐的脾氣。

  但是滿滿地互相了解之后,尤其是知道王瀟的家境,何盛榮其實也就能理解了。

  王瀟的父親王愛文是東江市教育局的副局長,正兒八經的副處級領導干部,而且分管的還是全市的義務教育工作,可以說是手握重權。

  而自己未來的大舅子王勇年紀輕輕就一直在家里看起來清閑得很,實際上了解后才知道,王勇居然是國內那家知名文化公司勝利文化的聯合創始人和投資人,身價可以說是數以十億計。

  當然。

  最令何盛榮吃驚的是,自己工作的單位,也就是南江科技大學的校黨委書記周揚居然是女朋友王瀟的表哥。

  一想到這里,何盛榮自然知道王瀟這種性格已經算得上是極好的了,畢竟如此家境。

  “揚揚哥,你干嘛呀,又不是你們學校開會,搞得這么嚴肅。”

  “哈哈哈,行行行,那我不問了,不問了總行了吧?”

  被王瀟這么一打岔,周揚自然也不想多問。

  不過令他意外的是,何盛榮卻主動開口道:“周書記,人事處那邊的工作總體上還是比較忙的,不過也看周期,最近一段時間因為是年底,所以事情會多一些。”

  點了點頭,周揚當然知道何盛榮說的是實話。

  上任的這兩個月,關于南江科技大學的人事工作他雖然沒有重點關注,但是從內心講也是他極為重視的部門。

  作為黨委書記。

  校務辦公室、組織部、宣傳部還有人事處他肯定是要一把抓在自己的手里的,這一點毋庸置疑。

  不過目前這幾個部門基本上都是校長李瑞林的地盤,周揚一時半會還沒有動手的意思。

  “好了好了,今天不談工作。瀟瀟,你杵在這里干什么?趕緊的去幫你嫂子去。”

  聽到王愛文的聲音,王瀟雖然有些不大樂意,但是也猜到了家里幾個男人肯定是有事情要談,只好嘟著嘴巴湊到何盛榮耳側說了兩句這才起身抱著小侄子去了樓上。

  客廳里。

  周揚慢條斯理地從桌子上拿了根煙點上深吸了一口,耳側隨即就聽到老表王勇的聲音。

  “揚揚,老胡有沒有跟你說公司上市的事情?”

  周揚點了點頭。

  勝利文化要上市的事情他確實聽胡勝利提起過,經過將近十年的發展,目前勝利文化已經是國內僅次于頭部第一的第二大文化公司。

  不得說胡勝利還是很具備市場眼光的,自從跟龍城文化合作之后就一直在網絡文學尤其是動漫和影視版權方面深耕,這些年確實推出了不少優秀的作品,各種國內國外的獎項也是拿到手軟。

  “這個事情我清楚,怎么?勇哥你不同意?”周揚也有些好奇王勇怎么會突然提起這個事情。

  實際上這些年隨著自身在官場的位置越來越高,周揚幾乎已經不涉及這些東西了,不過胡勝利的勝利文化跟張毛毛那邊,他還是提了不少意見,作為重生者,周揚很清楚在市場判斷這一塊,恐怕極少有人會超過自己,只不過有時候有些事情不宜涉及太深而已。

  “那倒不是,主要是前段時間龍城文化那邊傳了消息過來,說是那位田總想增加持股數量,老胡讓我有空問問你的意見。”

  一聽是這么回事,周揚自然知道胡勝利這家伙又是在給自己挖坑了。

  田若男要增加持有勝利文化的股份跟他有個屁的關系。

  無非就是胡勝利一直覺得自己跟田若男私底下有奸情。

  不過田若男這個女人,他還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兩人自打上次在酒吧里鬧出那么一出以后就再沒見過面。

  想到這里,周揚剛想開口,不過眼角的余光瞥見何盛榮,到了嘴邊的話立馬又改口道:“這個事情你們自己商量吧,具體的情況我也不清楚,不過龍城文化畢竟是國內影視股份的龍頭,他們增持股份對你們的發展還是利大于弊的。”

  其實這些年勝利文化的發展不僅僅是跟周揚的意見有關系,認真地說是大有關系。

  除了一開始引入老表王勇的投資以外,后面龍城文化跟張毛毛的紅河投資也都持有了勝利文化的股權,正是這些充裕的資金才保證了勝利文化的高速發展。

  “那我回頭跟他商量商量。”

  見周揚沒有繼續說下去的意思,王勇也猜到了周揚的想法,十有八九是不想太多地介入生意上的事情。

  其實對于周揚在市場方面的眼光,王勇都不知道說什么好,當年周揚指點他搞外貿加工,告訴他要及時撤退的時候,老實說王勇心里其實是很不想這么做的,但是后來國內來料加工市場的劇變卻印證了周揚此前的判斷,經過這么一出之后,王勇也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對周揚的眼光可以說是佩服到了極點。

  畢竟商場如戰場,情況可以說是瞬息萬變,能做到如此精準把握,王勇簡直都不敢相信。

  所以對于周揚沒有踏入商場而是進入體制內工作他一直都不是很理解。

  只不過這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現在周揚已然身居高位,堂堂正廳級的一把手,王勇就是再蠢也知道對于剛剛三十出頭的周揚而言意味著什么。

  這個表弟是條龍啊!

  客廳里。

  王勇抬頭朝周揚看了一眼,心底也不禁感慨萬千。

  或許再過一個十年,即使兩人是血親的關系,恐怕再見一面也不會像現在這么簡單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