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75章 出其不意
  第三更。

  實際上,周揚的這一步棋校長李瑞林幾乎是在第一時間就看明白了。

  在他看來,周揚的這一手不可謂不是一個高招。

  一方面,發揮余熱這個話題對于離退休的老干部來說絕對是一個很令人動心的問題。

  要知道,南江科技大學這邊雖然設立了離退休老干部處,但是以往這個部門一直都是一個服務性的部門,說白了就是一個邊緣部門。

  但是周揚這么一弄的話,那可就不是邊緣部門了,而是掌握了極大的干部檢查和考察的權柄。

  另一方面,推老同志出面,常委班子里別說其他人了,就是他這個校長也不好拒絕。

  畢竟離退休老干部里面,不僅僅有擔任過學校中層的領導,而且還有好幾個校領導班子里的成員,更有一個在校長的位置上退下去的前任校長白新元。

  這位白校長的為人怎么樣,他李瑞林再清楚不過了。

  “李校,我看周書記的意思,莫非是真的要對組織部動手不成?”校長辦公室里,副校長鄭強一臉感慨道。

  鄭強這一句話說完。

  辦公室里其余幾個人頓時也紛紛朝李瑞林看過去,尤其是組織部部長戴振濤。

  這一次周揚去組織部搞突然襲擊,他確實是失了分寸,不僅僅沒在第一時間猜透周揚的意圖,而且還讓范文博出了風頭。

  不過這些都是其次,眼下最重要的是,黨委書記周揚這一手,直接就把組織部給推到了風口浪尖上。

  畢竟領導干部的工作作風問題居然交給離退休老干部來檢查,而不是經組織部的手,這個消息要是傳出去的話,那學校里的輿論會怎么看?

  “老鄭,你也是老黨員了,這種話不要隨便說,周書記初來乍到,正所謂新官上任三把火,而且作為校黨委的一把手,他有什么新動作也是本職工作需要,不存在對誰動手的問題。”

  “至于組織部這邊,戴振濤我看你是真的沒長腦子,曲金波的事情就在眼前,難不成你就一點都沒留意?”

  李瑞林說完。

  剛想開口的戴振濤不由得縮了縮脖子,他哪里會料到李瑞林會突然開罵,一時間心里也有些憋屈。

  要說曲金波的事情沒讓他長記性那肯定不可能,實際上也正是因為曲金波的事情所以他那天才會自亂陣腳被周書記三言兩語就給震住了。

  再說,校黨委組織部不管怎么樣都是主管全校領導干部的工作部門,跟基建處那種后勤條口還是不一樣的。

  然而就在這時,戴振濤卻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假如李瑞林有其他的考慮呢?

  想到這里,戴振濤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

  畢竟能做到組織部長,他也不是傻子,稍稍動點腦子自然就明白李瑞林的打算。

  一方面,周書記現在正是新官上任三把火,避其鋒芒是完全有必要的。

  第二個方面,如果周揚真的借用老干部的力量來壓制組織部,那組織部其他人,以及下面的人會怎么想?

  新來的校黨委書記連組織部的人都不信任,寧愿信任一群退休的老干部。

  再者。

  這些老干部即使真的去下面檢查了,難不成還真的能查出什么問題來?即使查出來了又怎么樣?畢竟不管怎么看都不是個壞事。

  查出來,學校的中層干部對這位新書記恐怕也會產生反彈吧。

  查不出來就更有意思了,既然你不相信組織部,而是老干部,結果什么都沒查出來,那不是打自己臉么。

  想到這里,戴振濤一下子反而平靜下來了。

  而另一側。

  在結束對組織部的突然襲擊之后,周揚接連兩天都沒有搞什么大動作,而是讓校辦主任錢毅君準備東西親自上門拜訪了幾個重量級的老干部。

  周揚的動作自然不會刻意隱瞞什么,校領導班子里的眾人當然也耳有所聞,不過正跟李瑞林想的一樣,眾人對此都選擇了觀望的態度。

  然而。

  就在12月底的最后一次常委會上,當周揚提出由學校紀委和校黨委組織部牽頭,成立一個專項檢查小組針對全校正處級領導干部開展一次作風檢查的時候,會議室里眾人卻集體有些傻眼了。

  原來,按照周揚的提議,校紀委跟校黨委組織部雖然是牽頭部門,但是具體開展工作的確實老干部處。

  這個情況他們早就有所預料,自然沒什么好詫異的。

  問題就在于。

  檢查組的成員一共是22個人。

  其中8個人是學校正處級以上的離退休老干部,包括前任校長白新元在內。

  但是剩下的14個人,居然清一色地全部都是各二級學院和機關部門的副職。

  一時間,眾人一下子就被周揚這個提議給弄的有點眼花繚亂。

  離退休老干部和現任基層班子的副職作為檢查組的成員,這一招他們根本就沒預料到啊。

  “我不同意這個方案。”

  會議室里,副校長鄭強第一個提出了反對意見,然而周揚卻沒有開口,一時間鄭強也有點尷尬。

  好在李瑞林給他解了圍。

  “鄭校長,說說你的意見吧。”

  李瑞林的話音落下,鄭強這才開口說道:“周書記,老干部作為檢查組的成員沒有問題,但是副職領導不太合適吧?畢竟年底基層的工作也多,另一方面,副職領導作為檢查組的成員,這…這不是拱火嘛?”

  副職查正職。

  如果是以往肯定沒什么問題,但是有基建處處長曲金波的例子在前,指不定就會鬧出什么幺蛾子來。

  然而鄭強的聲音剛落下,這一次周揚甚至都沒等其他的人開口,立馬就冷著臉問道:“那以鄭校長的意見,應該讓誰檢查比較合適?”

  會議室里,周揚一句話說完,鄭強頓時也愣住了。

  讓誰去檢查?

  這個問題沒辦法回答啊。

  針對學校中層干部的檢查,以往都是由紀委去做的,現在紀委書記趙華明顯是跟周揚站在一條線上,繼續讓紀委去檢查肯定不行。

  但是如果紀委不負責的話,那怎么安排?

  難不成周揚提出讓基層的副職去檢查,一轉眼自己提出讓各個學院的辦公室主任去?

  別說其他人怎么樣了,就連他自己都覺得有些離譜。

  于是會議室里,氣氛頓時就有些僵住了。

  另一側。

  看到鄭強的反應,紀委書記趙華心底卻在暗暗冷笑。

  在他看來,周書記這一招出其不意,的確算是蛇打七寸,設身處地地想,就連他也想不到對策。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