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74章 陽謀壓倒一切
  第二更。

  辦公室里。

  曲金波放下手里的話筒之后,眼神瞬間就變得有些明滅不定,但是很快臉上就露出一絲苦笑。

  不得不說,新來的這位周書記還真是夠折騰人的。

  先是在常委會上把自己好一通數落,緊接著校紀委立馬就下了問責通知,組織部更是直接免掉了自己基建處處長的職務,轉而又到了老干部處這邊。

  然而剛才紀委書記趙華話里的意思,他就是再蠢也該聽明白了。

  按理說,學校年底考察,目前主要是分成兩塊。

  一塊是黨建考核。

  一塊是業務考核。

  黨建考核相對來說主要是基層黨委年終工作考核以及書記述職考核。

  業務考核相對來說就要復雜一些,要分成教學工作考核、科研工作考核以及學生工作考核等多種條塊。

  作為校黨委書記,周書記負責的肯定是黨建考核這一塊。

  曲金波自己也擔任過基層的黨委書記,自然知道這種考核更多是形式上的需要,如果真想考核出個什么結果,那直接讓紀委干涉反而更有效。

  然而紀檢工作有特殊的流程和工作要求,肯定不可能會這么隨意。

  周書記要搞領導干部工作作風檢查自然需要一個抓手,按常理這個工作應該是交給校黨委組織部去負責的。

  然而組織部部長戴振濤從上一任校黨委吳書記調任省廳之后就一直是校長李瑞林的人。

  周書記信不過是理所當然的。

  但是作為校黨委書記,周書記也不可能繞過組織部來開展這項工作。

  不過很顯然。

  特意挑在年底黨建工作考核開展的同時來做這項工作,那這個顧慮就不存在了,畢竟組織部的主要工作肯定不能放松。

  在這種情況下,領導干部工作作風檢查交給誰來做?

  曲金波幾乎不用想都知道一個絕佳的機會擺在自己面前了,就看他怎么選的問題。

  辦公室里。

  想明白這一點,一時間曲金波也有些猶豫。

  另一側。

  趙華放下手里的話筒,心底莫名地有些愉快。

  這一次周揚在常委會上力壓校長李瑞林一系,自己作為第一個朝書記靠攏的常委,自然與有榮焉。

  南江科技大學這潭水很深,這一點趙華在擔任紀委書記期間早就深有體會。

  在南江科技大學,誰不知道校長李瑞林背后有一個省委領導做靠山,前任書記在黨委書記的任上,幾乎可以說是沒什么作為,這也就導致到了李瑞林在南江科技大學一言九鼎的局面。

  甚至就連校黨委組織部,宣傳部這種原本屬于書記自留地的部門,基本上都要聽校長的意思。

  他這個紀委書記,說得好聽一點是班子里的三號人物,但是實際上是個什么處境趙華心里清楚得很。

  “書記在辦公室嗎?”

  給周揚的秘書王英雷打了個電話,既然曲金波那邊的棋已經下了,他自然要跟周揚做一個匯報。

  “趙書記,周書記這會兒不在辦公室。”

  “行,書記回來了你跟我說一聲。”

  掛了電話。

  趙華腦子里一時間也忍不住盤算起來。

  與此同時。

  周揚卻帶著校辦主任錢毅君輕車簡從來到了校黨委組織部這邊。

  會議室里。

  書記來訪,而且還是突然襲擊,組織部的眾人自然也有些懵,作為部長的戴振濤更是有些焦慮。

  要知道新來的這位書記可不是什么年輕的娃娃兵,而是實實在在的手握生殺大權,而且還敢于動刀子的一把手。

  其實包括錢毅君在內也不知道周揚突然到訪組織部這邊來是想干什么。

  “周書記,您看要不我把部門的人都叫過來。”

  等組織部辦公室主任送上茶水之后,戴振濤小心翼翼地湊到周揚身邊問道。

  然而聞言周揚卻直接擺了擺手,然后就招呼戴振濤坐下來。

  “今天來組織部就一個事情,就不用浪費其他人的時間了。”

  “我問你,學校組織部這邊關于基層的黨建工作目前是怎么安排的?你把思路給我講一講。”

  聽到周揚的聲音。

  錢毅君跟戴振濤立即對視了一眼。

  基層的黨建工作思路?

  有點奇怪啊!周書記怎么會突然關心起這個問題起來了。

  不過既然周揚都問了,戴振濤自然只能組織語言回答這個問題,實際上他聽到這個問題反而松了口氣。

  “周書記,目前學校的基層黨建工作,從大的方面來講主要是規定動作和自選動作兩個方面。”

  “因為前些年省里已經批準基層二級學院成立黨委,所以很多常規工作組織部這邊基本上都已經下放了,主要是做一個總體的計劃和計劃落實情況的檢查。這里面主干部分是三塊,一個是黨委主體責任的落實,一個是基層組織的建設,還有一個就是黨員隊伍的建設。”

  “自選動作的話,主要是根據省里的要求來開展的,今年的話我們主要是開展了學黨史黨章的專題活動。”

  會議室內,雖然不是很明白周揚突然關注起黨建工作的意圖,但是戴振濤還是很認真地說了一下總體的情況。

  然而他剛說完。

  耳側里面就聽到周揚有些狐疑的聲音。

  “按照你這么說,除了上級要求開展的工作以外,組織部這邊就沒有其他自選動作和特色工作了?”

  聽到這句話,戴振濤心底馬上就想到基建處的事情,頓時整個人都有點暈乎。

  周書記該不會是要對組織部動手了吧?

  但是話已至此,他也只能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周書記,目前確實沒有其他的工作安排。”

  此刻,坐在周揚身側一言不發,只是低頭做著談話記錄的錢毅君聞言心底卻不由得嘆了口氣。

  這個戴振濤還真是自找苦吃。

  不過從另一方面來講,也是有點自亂陣腳。

  沒有自選動作?

  沒有自選動作你可以現在想啊,今年沒有,難道明年也沒有?

  果不其然。

  周揚的臉色立馬就拉下來了。

  “如果除了上級的要求以外,作為組織部都沒有其他的工作安排,那加強黨建豈不成了一句空話?組織部在這一塊的工作是誰負責的?”

  “周書記,是范文博副部長。”

  “那你把人叫過來。”

  會議室里,戴振濤聞言立即起身去叫人。

  然而一出會議室,他立馬就察覺到自己后背已經濕透了,心里更是暗暗叫苦。

  李校啊李校!

  這次算是被您這位大校長坑慘了。

  原來,在李瑞林擔任校長期間曾今說過一句話,說是黨建工作的根本目的是在于加強黨的領導,而加強黨的領導關鍵在于干部工作和黨的教育,基層黨建只要搞好規定動作就行了。

  戴振濤哪里會想到,新來的周書記考察組織部工作的第一站,既不是干部工作,也不是黨校工作,而是一直被忽視的基層黨建。

  很快。

  不知所以的范文博跟著戴振濤來到會議室里。

  “周書記,這位就是組織部的副部長范文博。”

  “周書記好。”聞言范文博立即躬聲喊道,周揚點了點頭也沒說什么,等范文博坐下來之后才開口問道:

  “范部長,剛剛你們戴部長說組織部在基層黨建這一塊,除了規定動作和上級要求的專項工作以外,基本上沒有其他自選的特色工作,作為分管基層黨建的副部長,你跟我講講造成這個情況到底是因為什么原因。”

  而此刻,被周揚這么一問,范文博也有點懵了。

  不過腦子里卻極快地轉動起來,過了好一會兒后才開口道:“周書記,也不能說完全沒有,這一點戴部長可能考慮的出發點跟我不一樣。”

  “一方面,我們每年都會組織各個基層學院互相開展基層黨建工作的檢查。”

  “另一方面,在黨建聯建方面,我們這幾年也在發力跟校外的黨組織進行聯合。”

  “當然了,如果說有什么特色的話,那確實沒有,這一點我們接受您的批評。”

  會議室里。

  范文博的話音落下,周揚暗自點了點頭。

  這個范文博的腦子還是轉得比較快的,不過這也怪不了戴振濤,這位戴部長估計是被自己問懵了才忽視了說法上的改變。

  不過他倒是沒想揪著戴振濤的責任不放,畢竟今天突然來組織部,主要還是干部工作的事情。

  想到這里,周揚敲了敲桌子說道:

  “學校今年年底的黨建考核方案這個禮拜你們就要拿出來給我看看,這是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基建處處長曲金波的事情你們應該都知道了,作風問題是黨建工作的重要內容,也是加強黨建的必要要求。”

  “所以除了常規的工作考核以外,年底學校黨委還要開展一次干部工作作風的專項檢查。”

  “具體的工作安排就由組織部牽頭,老干部處那邊負責去做具體的工作,至于人手的話,你告訴曲金波,讓他動員一下老同志們發揮發揮余熱,成立一個由離退休老干部組成的專項工作組。”

  “……”

  聽到周揚的話,戴振濤幾乎第一時間就反應過來了。

  周書記這不是在拿組織部開刀,而是在拿他戴振濤在開刀啊。

  領導干部工作作風檢查的問題,按理說應該是組織部來具體操作的,結果竟然交到了離退休老干部那邊。

  他戴振濤就是膽子再大,本領再高,難不成還能去跟一群退休干部較真?別說是他,恐怕就是校長李瑞林也沒辦法否決這個提議。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