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71章 不按常理出牌(2)
  南江科技大學,基建處。

  處長辦公室里。

  自從新任校黨委書記周揚過來調研之后,曲金波最近一段時間一直都有些心神不寧。

  作為基建處處長,他自然知道基建處這幾年的情況其實并不是十分樂觀,說白了還是以往的工作松懈導致很多基建項目拖延情況嚴重。

  上一次調研,周書記雖然沒有說什么重話,但是跟他想象中的情況也差得很遠。

  最麻煩的是,這一次調研中有一個他事先也不清楚的環節。

  黨委書記周揚竟然分組找部門的全體人員談了一次話。

  正是這次談話讓曲金波意識到了有些不對勁。

  因為在后面的座談會上,自始至終周書記都沒說什么話,而是一直在聽基建處這邊做匯報,走的時候甚至連講話的環節都直接省略了。

  咚咚的敲門聲突然打斷曲金波的思緒。

  “進來。”

  很快,辦公室的門被推開,進來的是副處長徐莉。

  “曲處,有個情況我跟您匯報一下,東三跟東四宿舍樓昨天晚上又出現水管破裂的情況了,后勤那邊還是建議讓我們盡快立項對水電系統進行全面翻新,這個事情我們現在怎么處理?”

  聽到徐莉的話,原本就有些心情焦躁的曲金波更是有些五心煩躁,也沒多想直接就反問道:“這個事情不是早就已經跟他們江處說過了嗎,全面翻新是不可能的,他們后勤是干什么的,出了這個問題盡快搶修一下不就好了嘛!”

  “現在學生宿舍全面改造的工程早已經跟學校打過報告了,又不是我們不動工,市建委的批復一直不下來我有什么辦法。”

  “這樣吧,事情我知道了,我回頭給他們江處打個電話問問情況。”

  “對了徐莉,勤學路那個路面翻新的招標結果出來沒有?”

  辦公室里。

  基建處副處長徐莉聞言心底頓時暗罵了一句官僚主義,但是臉上卻一片平靜地搖了搖頭。

  “還沒出來。”

  “沒出來?那你跟招標辦公室那邊說一下,讓他們盡快把這個事情處理完,都拖了兩個禮拜了。”

  “行,我馬上跟他們提一提。”

  見曲金波點了點頭,徐莉立馬就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不過腦子里卻一直在想著剛才曲金波的反應。

  很顯然,上一次校黨委周書記過來調研的情況明眼人都知道并不樂觀,曲金波現在肯定也在愁這個問題。

  但是在徐莉看來,基建處的問題并不是一天兩天了,曲金波干了4年多的基建處處長,中間有多少問題,她這個副處長很清楚。

  就不說別的了,光是學生宿舍改造的這個項目就拖了兩年多遲遲都不動工,基建處跟后勤一直都在扯皮。

  至于曲金波說的報告已經打上去的情況,她其實是有些嗤之以鼻的,光打個報告有什么用,市建委那邊從來都不去主動溝通。

  如果僅僅是這個問題倒也算了,問題就在于,曲金波干處長這幾年,學校的路面差不多都翻修過至少兩次,這里面有多少臟東西難道曲金波心里就沒點數。

  想到這里,徐莉嘴角不禁露出一絲冷笑。

  以往曲金波在基建處強勢慣了,她這個副處長就是個擺設,這一次就看周書記有沒有魄力下重手了。

  而另一側。

  在校務辦公樓常委會議室里。

  就在周揚的話音剛落下的時候,校長李瑞林的聲音立即就緊跟著響了起來。

  “既然周書記提到了這個問題,那我也簡單講兩句,其實基建處的報告早就已經打上來了,但是市建委那邊一直都沒有批復工程動工的意見,我此前跟建交委那邊也聯系過幾次,但是市里的意見很清楚,認為我們改造的方案不合適,主要還是變電站的問題。”

  “變電站的問題解決不了,空調就沒辦法安裝,不過這件事情學校一直都在跟市里溝通,現在看來力度還是不夠,錢主任你回頭把會上的討論情況跟王校長通報一下,讓他加快一點進度跟市里主動進行溝通。”

  說完李瑞林漫不經心地超副校長鄭強看了一眼。

  但是心底也在暗罵基建處的曲金波爛泥巴扶不上墻,這個事情他今年年初的時候就已經提過,但是基建處那邊一直都沒什么進展,現在被周揚提出來,他這個主管的校長自然是面上無光。

  不過曲金波是他的人,現在周揚要換人,他自然也只能捏著鼻子給曲金波說好話。

  會議室里。

  副校長鄭強當然看到了李瑞林的眼色,隨即就心領神會地開口道:“按理說我不是分管基建處的領導,不過這個事情我還是有所了解的,我也簡單講幾句。”

  “基建處這幾年的工作總體上還是不錯的,學校目前各項基建工程,除了剛才周書記說的學生宿舍樓改造項目以外,其余的項目進展都不錯,尤其是在校內交通道路完善和修復這一塊,路面的情況大家都看得到就不用我多說了。”

  “至于學生宿舍樓這個項目,我認為當前還是要盡快跟市里相關部門溝通為主,如果變電站的問題不解決的話,那這個工程就要一直卡在這里。”

  說完鄭強也不開口了。

  但是眾人自然聽得出來他的意思,顯然是并不同意周揚換人的提法。

  而另一側。

  見李瑞林跟鄭強都開口了,校辦主任錢毅君頓時也有些苦澀,很顯然,這個時候他如果不發聲的話,那周揚那一關肯定過不去。

  但問題是基建處的這個項目確實怪不了曲金波一個人,真要論起來,分管的副校長王華華責任更大。

  而王華華又是民主黨派的校領導,并不列席常委會議,如果在沒有知會他的情況下真把人給換了,那就要落一個沒搞好班子不團結的板子,這個責任他一個校辦主任也扛不住。

  實際上。

  除了錢毅君,此刻心底緊張的一比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校黨委常委、組織部長戴振濤。

  按理說作為組織部的負責人,他肯定是要緊跟著黨委書記的,但是眼下的形勢很明顯,校長李瑞林壓根就不同意換人。

  偏偏周書記這一拳又正好是打在校長李瑞林主管的部門,一時間他也不敢輕易動彈。

  然而就在此時,周揚的聲音卻再一次響了起來。

  “上面那個問題既然李校長跟鄭強同志都提了,那我們就再討論討論,在這里就不過多地浪費時間了。我說第二個問題。”

  “同志們,中央跟省委一再強調基層的工作作風問題,我看我們有些同志還是沒有把這個事情放在心上。前段時間到基層調研,在談話過程中,有人明確跟我反映過,某些機關部門,在工作日午休時間竟然在辦公室里打牌,而且不止一次。”

  “這個問題雖然只是一件小事,但是足以反映出這個部門的領導干部是失職的,具體的情況趙華書記你說一下吧。”

  會議室里。

  周揚的話音剛落下,原本還認為周揚已經讓步的眾人,頓時一個個就變得面色怪異起來。

  這位周書記……似乎有點不按照常理出牌啊!

  問題是,抓工作作風的確沒問題,但是這個問題本身就是書記主管的工作,對校長李瑞林和副校長鄭強的影響并不大。

  然而隨著紀委書記趙華一開口,眾人臉上的表情頓時就變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