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70章 不按常理出牌
  經過兩個月的調查,紀委那邊關于化工學院院長沈健林的問題總算是有了一個眉目。

  紀委書記趙華拿到結果的第一時間就敲開了周揚的辦公室。

  然而此刻,盯著手里的這份調查報告,周揚的心情卻并不好。

  “老趙,你確定已經查清具體的情況了嗎?”

  不是他不相信趙華這位紀委書記的水平,而是手里的這份報告可以說跟去年調查的情況完全就是大相庭徑。

  按照去年的調查情況來看,沈健林不僅僅每年都手握涉及數字相當大的橫向項目課題,而且手里十多個碩士博士研究生都在跟著一起在立項的企業里面做研究。

  從之前那幾份舉報信的內容上完全可以看得出來,要說這位沈教授沒有任何問題肯定不可能。

  周揚也清楚,僅僅憑借舉報信是不足以下結論的,否則也沒必要讓趙華繼續調查下去。

  然而調查出來的結果卻令人大吃了一驚。

  “書記,基本上已經調查清楚了,橫向項目的結題材料我們都找專業的人看過,沒有任何問題,學生那邊也找人談過,并沒有出現舉報信上所說的內容。”

  “但是私生活不檢點這一條我們沒辦法掌握充足的證據,而且即使有恐怕也很難定性,沈院長自己也說過,他跟老婆分居已經長達十年了,這一點我們也跟葉女士聯系過,確實屬實。”

  見周揚的臉色似乎有些不大好看,趙華也是小心翼翼地斟酌著說道,心底卻在暗暗叫苦。

  實際上。

  這一次調查的結果早在一個禮拜就已經出來了,但是他一直壓著沒有跟周揚匯報,其中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私生活這一塊。

  按照此前舉報信上舉報的內容,沈健林跟自己的博士生有著不清不楚的男女關系,麻煩就在于,這個事情是通過舉報信捅出來的,并非是學生自己本人。

  從某種程度上來講,這就屬于一個愿打一個愿挨系列。

  然而周揚的態度從此前他對這個工作的指示就看得出來,這位周書記似乎并不想就此放過這個問題。

  而此時,放下手里的材料,周揚腦子里也在思考。

  很顯然,沈健林應該是聽到了風聲,所以動作才會這么快。

  但是從另一方面也證實了自己先前的猜測是完全正確的,這個沈健林不僅僅存在違紀問題,而且情節甚至極有可能比舉報信中列出的情況更為嚴重。

  從紀委調查的報告上來看,沈健里手中的課題,結題的時間幾乎全部都是在今年的12月份之前,11月份之后,也就是正好屬于自己的任命通知下達之后剛上任的那一段時間。

  當然,

  周揚也清楚,僅憑這份材料恐怕還不足以動沈健林的人,校長李瑞林那邊不可能會為了這么一點事情就自斷一臂。

  最麻煩的是,這個沈健林很聰明,很多事情都是從源頭上就把麻煩扼殺掉了,人家既然有這個意識,那就說明不是簡簡單單的違紀,應該是知法犯法。

  不過這個問題雖然不足以換人,但是用來堵一下李瑞林的口還是可以的。

  下午2點鐘。

  學校常委會在校務辦公室的小會議室里正式召開。

  上任兩個多月,周揚對于主持常委會自然早就是輕車熟路。

  因為年底的事情比較多,所以這一次常委會的議題多達十來項,不過其中有一多半是各種審核和備案的程序。

  包括人事處那邊正常的人事招聘、續聘以及延長聘期等問題,還有組織部關于幾個二級學院黨委換屆結果的審核和批復,以及校團委和學生處報送到團省委、省教育廳的材料審核備案等等。

  不過即使簡單,但是等這些問題結束,時間也過了將近半個多小時。

  會議室里。

  周揚見眾人臉上的表情都有些麻木,心底自然知道對這種程序性的內容,眾人只怕早就已經習以為常了,所以咳嗽了一聲,緊接著就說道:

  “我來學校也有兩個多月了,前期主要是對學校的情況進行了一個全面的了解,總體上來講好消息還是比較多的,前段時間太忙,沒有機會跟班子里的同志長談,今天借著這次會議我就簡單說幾句。”

  “這段時間通過調研和談話,同志們,學校的很多情況不容樂觀吶!”

  說到這里,周揚突然頓了一下,會議室里眾人頓時紛紛一改此前宛如瞌睡的狀態,一個個變得噤若寒蟬。

  很顯然,這位周書記終于要發聲了。

  而此刻,校長李瑞林卻不由得在心底冷笑了笑。

  周揚這段時間在做什么他當然清楚,還有趙華那個軟骨頭,被周揚輕輕拿捏立馬就靠了過去,不過這兩人如果僅僅想憑借幾封舉報信就想拿下沈健林,那未免也太異想天開了。

  沈健林是他負責引進的高新技術人才之一,也是學校花重金聘請的化工學院院長,關于沈健林被舉報的問題前任校黨委書記吳秋生在任的時候就已經有過定性,周揚就是想以此為突破口,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這是,周揚清了清嗓子繼續開口道:

  “因為時間的原因,這里我也不多講,就談兩個問題。”

  “一個是學校基建處關于學生宿舍改造的項目,我看了資料,省委的撥款早就到位了,但是這筆錢一直沒有落實到相關的工程上面,兩年了同志們,就憑這種速度和工作效率,可以想象學校有多少問題都沒有得到妥善的解決。”

  “分管基建處的是王校長,他今天沒有列席會議,錢主任你記一下,會后把這個情況通報給他,但是今天的會議既然是常委會,那對這個問題就不能避開不談,我認為基建處現在的負責人不合適,建議調整。”

  會議室里。

  隨著周揚的話音落下,氣氛頓時就安靜到了極點,校長李瑞林更是有些臉色陰沉。

  實際上他早就料到周揚可能會借機發動,甚至提前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問題是他完全沒料到沈健林的問題周揚連提都沒提,反而提出來兩個壓根就沒有關系的問題。

  機關的工作作風,黨委書記本身就負責這個,周揚提這個問題這并沒有什么好奇怪的。

  但問題是,基建工作向來就是他這個校長在主抓,周揚一上來就要換掉基建處的處長,這是幾個意思?

  想到這里,李瑞林也坐不住了,立即咳嗽了一聲說道:“這個問題我來說兩句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