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66章 小圈子
  宿舍里。

  王洪濤從機械學院的辦公室里回來之后,整個人仍然是一頭霧水。

  他確實想不明白為什么那位姜老師會讓自己打聽一下學校的工作情況再做決定。

  畢竟在他看來,留校工作確實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

  自己學的這個專業雖然也是管理,但是在管理大類里面,公共管理應該是最沒有特色的一個。

  按照以往高年級學生畢業后就業的情況來看,要么就是從事文員的工作,要么就是直接考公務員,再不濟的就是換賽道干銷售或者其他的一些完全跟管理不沾邊的工作。

  作為管理專業大四的準應屆畢業生,王洪濤其實一直都在留意學校留校工作的機會。

  這次機械學院發布實習生的招聘通知,他幾乎立馬就判斷出來這個實習生崗位留校的機會應該會非常大。

  因為按照學校招人的規則,正式的工作崗位一般都是通過三種方式確定人選的。

  第一種是正式的校招或者事業單位招聘,根本不存在什么實習生不實習生的說法,如果有意進學校工作,多關注學校人事處的招聘通知就可以。

  但是作為還沒有畢業的大四學生,這個顯然不適合自己。

  第二種就是這種實習生的崗位招聘,多半是面向校內即將畢業的應屆畢業生,先實習再留校。

  第三種則屬于暗箱操作了,一旦哪里有崗位空缺,通過學校領導的關系會直接進行內部補坑,壓根就不會進行公開的招聘,基本上是等人選確定以后再發一個招聘通知,然后很快就組織筆試和面試,而人選則基本上都是已經確定的。

  所以對于王洪濤來說,這一次機械學院的實習生崗位招聘無疑是一個好機會。

  但是聽那位姜老師的意思,留校工作或許并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宿舍里。

  王洪濤將信將疑地在網上查找了一大堆資料,然后又通過各種關系打聽了一些已經在高校工作的朋友,最終他才明白姜丹丹話里的意思。

  果不其然。

  就在他第二天一早再一次去機械學院找那位負責篩查簡歷的姜老師的時候,姜丹丹的話就很直接了。

  “既然你已經決定好了,那我就把你列到面試名單里面。”

  “不過老實說,我看過你的簡歷,你在學生期間還是很優秀的,完全可以考慮一下考公務員或者進企業。”

  “畢竟學校里一個是升遷的速度會很慢,基本上都是要苦熬資歷,另一個就是工資其實并沒有外面的人道聽途說的那么高,可能溫飽沒問題,但是要想攢錢買房子結婚什么的就比較困難了。”

  姜丹丹的話說完。

  王洪濤剛要開口。

  耳側突然就聽到辦公室里另外一個老師的聲音。

  “男孩子還是出去闖一闖比較好。”

  不過王洪濤笑了笑也沒說什么。

  很快。

  在初步的人選已經確定之后,機械學院辦公室這邊立即就組織了一次簡單的面試,最終王洪濤以綜合面試排名第一的成績被留了下來,實習的崗位就是辦公室科員。

  另一側。

  在機械學院確定實習崗位的人選之后,王英雷手上的工作自然也有了交接對象。

  不過此刻。

  王英雷卻并沒有時間去跟王洪濤做交接手續。

  雖然到校辦這邊才剛剛第三天,但是王英雷明顯感覺到自己已經疲憊的不行,在他看來,周揚這位自己進入職場以來最大的貴人,工作起來確實有些瘋狂。

  除了每天的會議以外,私底下每天查看和翻閱的學校材料也是一個天文數字,說得夸張一點,周揚幾乎在短短一個禮拜的時間之內就把學校近十年以來的工作總結全部都看了一個遍。

  而且時不時就會逮著校辦的某個人進辦公室介紹各類問題的詳細情況,了解的內容更是包羅萬象。

  既有學校的黨建工作,又有學科發展、學生工作,人才隊伍建設等等。

  可以說,直到今天,王英雷才真正感覺到自己走進了仕途和權利核心的圈子里。

  以前在學院辦公室,每天的工作無非就是參加會議,做會議記錄,然后拍照,寫新聞稿發新聞,給領導寫發言稿,準備上級的巡視巡察材料,甚至哪個辦公室的燈壞了報修一下,哪個辦公室的空調壞了報修一下等等。

  在校辦的這幾天,他最明顯的感覺就是以往做事做人的方式全部都發生了變化。

  既要根據工作安排來提前預判領導的反應和下一步的工作安排,又要耳聽八方眼觀四面做領導的眼睛和鼻子,甚至在這種情況下還要處理好跟其他領導,辦公室的同事,以及下級單位的溝通和交流方式。

  除此之外。

  王英雷印象最深刻的是,作為校黨委書記的秘書,自己手上的權利也明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最明顯的就是校辦這邊所有需要書記周揚簽字的文件都需要通過他的手送到書記辦公室里,自然而然,周揚批示的每一個文件都會交給他送到相應的領導或者部門手中。

  這里面掌握了多少信息王英雷自己都不敢想象,初一開始的時候他甚至整夜都輾轉反側難以入睡。

  在基層待了這么多年,王英雷很清楚掌握信息渠道的價值,就譬如從組織部報送的文件上,他可以清晰地知道誰會被考察會被提任,而這些消息私底下只要透露給任何一個相關的人,那毫無疑問都是一個天大的人情。

  就譬如現在。

  校黨委書記辦公室里。

  周揚看了看手里這份學校人事處報送過來的關于11月份學校績效激勵的分配方案,很快就在下放簽上了自己的名字,隨即就交給站在一側的王英雷。

  “你送給人事處胡處。”

  “對了雷子,組織部那邊的發文下來沒有?”

  聞言王英雷自然知道周揚問的是關于自己提為正科的發文。

  老實說在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王英雷確實興奮得有些不能自已,雖說他心里也知道調任校務辦公室而且還是擔任校黨委書記的秘書,自己提級是遲早的事情,但是速度會這么快也是他所沒有預料到的。

  “書記,還沒下來,不過應該快了,昨天組織部那邊已經讓我填了干部考察公示信息。”

  點了點頭周揚也沒說什么。

  把王英雷提到正科級自然不是他這個校黨委書記公權私用,而是作為校黨委書記的秘書,王英雷如果還是一個副科的話很多事情開展起來都不會那么順利,要知道校長李瑞林的秘書可是副處級的校務辦公室副主任。

  走廊里。

  離開周揚的辦公室之后,王英雷立即就將文件送到了學校人事處處長胡廣樂那邊。

  “小王辛苦了,周書記有其他的意見嗎?”

  辦公室里。

  王英雷顯然對胡廣樂異常熱情的態度已經沒有那么吃驚了,主要是這幾天他遇到這般的情形實在是太多,在他看來,幾乎每個跟自己接觸的領導仿佛都在一夜之間就跟變了個人似的。

  王英雷當然知道這一切都是背后的校黨委書記帶來的變化,否則自己一個小小的副科肯定還不足以讓一個部門負責人好言相待。

  不過越是如此,王英雷越是有一種戰戰兢兢如薄薄冰的謹慎。

  “胡處,周書記沒有交代其他的,不過看這份文件的時候,他問了一下以往激勵計劃發放的情況。”

  點了點頭,胡廣樂略有所思地看了眼前的王英雷一眼,心底也不禁感慨了一句,周書記慧眼之人,這個秘書選的好。

  離開胡廣樂的辦公室,萬英雷瞄了一眼時間,見已經到了飯點,索性也不會辦公室了直接就轉道去了學校食堂。

  等他打好飯坐下來,眼睛瞄了一眼一直震個不停的手機,原來是他跟姜丹丹還有張海潮和另外一個同事,也就是機械學院學生辦公室一個輔導員王媛媛的四人小群里面一直在消息不斷。

  幾個人討論的赫然就是這一次的激勵計劃究竟是11月份發還是等12月份跟年終獎一起發的話題。

  想到這里,王英雷拿起手機啪啪地編輯了一條消息發到群里。

  “你們不用猜了,11月份就發,材料我剛送到胡處那里。”

  一時間,群里頓時就跟炸了窩似的。

  “我靠,牛逼啊老王!”

  “當了大書記的秘書果然不一樣了,現在接觸的都是核心機密。”

  “來來來,老王透露一下還有什么大消息可以讓我們八卦的。”

  “……”

  然而此刻看著群里的消息,王英雷嘴角卻不由得揚起了一絲弧線。

  老實說,這種感覺確實很令人享受。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