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62章 官場學問
  終于第三更了!

  因為職稱評定的那個問題,常委會足足開了一個多小時才結束。

  等周揚跟趙華談完之后,時間赫然已經到了5點多。

  學校這邊執行的是實實在在的朝九晚五工作制。

  晚上還有一個飯局,所以周揚也沒在辦公室里過多逗留,差不多到5點半的時候就已經換了衣服去了跟方艷林約好的地方吃飯。

  酒桌上。

  兩人闊別許久再次見面,儼然已經有了一笑泯恩仇古人見面的意思。

  當然。

  主要是現在方艷林早就已經徹底摒棄了跟周揚鬧齷齪的心思,畢竟眼前這個年輕人成長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十年功夫就走完了很多人一輩子都走不完的路。

  “老方,我看你這個市委組織部部長也當了很多年了,難道就沒想過動一動換個地方?”

  推杯換盞之間,周揚早就已經小半瓶酒下肚子。

  這些年因為一直在要害部門,周揚喝酒的次數其實也比以往大為減少了,否則以他的酒量,別說是半瓶,就是再多上兩倍估計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聞言方艷林心中一動。

  畢竟周揚是做過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的人,對全省領導干部的調整情況比他這位地級市的組織部部長可要清楚的多。

  而且這位周書記的能量之大,他現在幾乎不敢想象。

  但是有一點方艷林可以確定,周揚是一個極為念舊的人,這一點從他運作黃江縣的縣長調任五泉市擔任市委書記就看得出來。

  在黃江縣縣長這個位置上,張青熬的時間也不長,但是在縣委常委這個層面絕對算得上是老資格。

  如果沒有周揚在背后運作的話,張青這輩子仕途的終點,撐死了也就是一個黃江縣的縣委書記。

  然而這一去五泉那可就不一樣了。

  作為省管縣級市,五泉本身的經濟實力和發展趨勢可以說在全省的縣市里面都是首屈一指,去年更是直接沖進了全國百強縣的名單里面。

  假以時日,張青指不定就能更進一步執掌地級市黨委或者政府班子。

  除此之外。

  還有黃江縣的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陳平。

  陳平調任淮東市擔任公安局局長的事情在東江這邊一度還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而這一次調動的直接推手就是時任淮東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的周揚。

  想到這里,方艷林腦子里也不由得一熱。

  不過一時間他也弄不清楚周揚究竟是什么意思。

  “周書記說笑了,我倒是想動來著,就是沒有機會啊,組織上的事情,我這個組織部長有時候都看得云里霧里的。”

  周揚笑了笑沒說話。

  這個方艷林,雖然跟自己交往的態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是性子到還是一點都沒改,典型的即當又立。

  不過話一說回來,方艷林的年齡和資歷優勢還是很明顯的,不到五十的市委常委、組織部長,而且在組織部長這個位置上,方艷林完全可以說得上是歷久彌堅,足足6年的時間,恐怕就是全省都找不到幾個。

  但是這位方部長的運氣也確實不怎么好。

  先是碰到了黃進化這位強勢的市委書記。

  緊接著又被市長彭潤生這么一個心胸狹窄的政府一把手拿捏的死死的。

  好不容易遇到好機會等來了滿明光擔任市委書記,但是好景不長滿明光就被調任淮東。

  現在淮東的市委書記王學兵跟市長石進才可同樣不是一盤好下筷子的菜。

  在這種情況下,方艷林想出頭,如果沒有外力的話怕是真的有點難度。

  不過為官多年。

  周揚也知道看人不能光看外在,方艷林這個人的缺點不少,但是優點也有,那就是能低頭能彎腰,而且能拼。

  當初彭潤生對他沒什么許諾,方艷林就敢沖自己發飆,現在形勢轉換,他也能跟自己低頭,說是人才太褒獎,但是說是能用之人倒也不假。

  想到這里,周揚笑了笑道:“老方,你這句話可是言不由心啊。”

  被周揚這么調侃了一句,方艷林也有點不好意思。

  當官當官,如果不想升遷,那自然是假話。

  但是畢竟不是人人都有周揚這樣的人生際遇。

  “開玩笑開玩笑,來,喝了這一杯。”

  點了點頭。

  包廂里,周揚也拿起面前的酒杯跟方艷林碰了一下,隨即才漫不經心道:“省委那邊,黃秘書長跟徐秘書長走之后,現在兩辦的秘書長人數可是降低了不少。”

  實際上省委秘書長本身并沒有規定的人數,而且設置的情況也比較復雜。

  除了高配省委常委的秘書長以外,兩個正廳級的副秘書長一般都是標配。

  至于這兩位以外其他的副秘書長自然就有很多種說法了。

  既有兼任領導秘書的副秘書長。

  也有分管具體工作的副秘書長。

  自然還有像周揚自己這種只有副秘書長頭銜,實際上卻并沒有分管工作的樣子貨。

  但是無疑。

  如果能擔任省委副秘書長,一旦下放的話,那最起碼也是一個地級市的三把手,以方艷林現在的處境,要是能拿到這個位置,自然比他一個苦熬了六七年的市委組織部部長要有機會得多。

  而聽到周揚的話,方艷林頓時也是眼前一亮,但是隨即又暗自苦笑。

  省委副秘書長自然是一個好位置。

  問題是他哪有門路邁進這個圈子里。

  然而很快耳側就響起了周揚的聲音。

  “老方你如果舍得東江這一畝三分地的話,回頭我跟省委譚副書記打個電話問問情況,不過成不成我可不打包票。”

  聽到周揚嘴里的這句話,方艷林頓時就再也顧不上矜持了,二話不說立即就舉起杯子朝跟周揚碰了一下。

  ……

  一頓飯吃了將近兩個鐘頭才散場,最終還是方艷林的秘書親自開車把他送回了楊樹坪這邊。

  實際上,推方艷林進一步周揚也是經過通盤考慮的,以方艷林的資歷,只要在省委熬上兩年出任地級市的主要領導并不難。

  自己到了正廳這個級別,考慮問題的思維和站位早就不能用過去的眼光來衡量。

  其實沒有到現在這一步之前,周揚并沒有太多建立自己班底的心思,畢竟官場風云變幻誰也不清楚自己究竟能走到哪一步。

  但是如今他已經身居正廳級的校黨委書記,將來執掌一方的概率會很大,周揚自認為并不是那種妄自菲薄的性子,只不過有時候該爭的東西肯定也不用故作矜持。

  現在就看在南江科技大學校黨委書記的這個位置上,自己到底能積累出什么樣的底蘊了。

  從心底來講,周揚希望自己在這個位置上待的時間能夠長一些,以往的步子還是太過急躁了。

  或許只有深蹲越有力,當他洗盡鉛華再次起跳的時候,才會沖的越高。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