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60章 周書記的厚黑學
  察覺到會議室里的氣氛驟然變得有些不對勁。

  一時間趙華心底也是無比苦澀。

  他知道自己這句話說完會產生什么樣的后果,得罪校長李瑞林是肯定的。

  畢竟此前針對這個問題他已經專門跟李瑞林做過匯報,在此前的兩次常委會上,也是旗幟鮮明地對降低黨務口評定標準的做法表示了不同意見。

  現在這一切努力肯定都白費了。

  但是沒辦法,新來的周書記留給他選擇的余地并不大。

  此前紀委這邊關于沈健林問題的處理,可以說李瑞林的影響是比較大的,然而他也沒想到周揚竟然會逮著這個問題不放。

  很顯然計劃趕不上變化。

  如果在職稱評定這件事情上,自己再跟李瑞林一條路走到黑的話,那無疑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實際上趙華也知道自己現在的做法其實多少有一點病急亂投醫的意思,不過為官數十年,他自有一套明哲保身和選邊站位的考慮。

  不過這件事情如果就這么橫沖直撞的話肯定也不行,還得給自己找一條說辭才行。

  想到這里,趙華咳了一聲繼續說道:

  “另外還有一點,關于這個問題,從領導班子內部來講,多少還是要考慮到一點實際情況。”

  “現在上面加強黨建工作的要求越來越嚴,我聽說下面有一種聲音,說是校黨委光要馬兒跑又不讓馬兒吃草,在職稱評定方面給予一定的政策支持,這也是工作所需嘛。”

  聞言。

  會議室里一屋子人頓時就咽了咽口水,可以說,趙華今天的反應算是徹底讓人有些看不懂了。

  而且,作為紀委書記,這位趙書記未免也太“大膽”了一點吧?竟然把拍馬屁的事情說得如此冠冕堂皇。

  什么叫光要馬兒跑又不讓馬兒吃草?

  如果沒記錯的話,這句話是上次常委會擴大會議上計算機學院的黨委書記蕭應松提出來的。

  說是基層有一種聲音,認為降低黨務工作者職稱評定標準,主要是為了方便中層領導班子和校領導班子里面的某些領導評定高級職稱。

  畢竟按照黨務工作者的定位,各二級學院和職能部門的黨組書記、副書記都算是這個條線的。

  至于學校層面,這個領導是誰眾人自然心底有數。

  要知道校領導班子里面,幾位出身理工科的副校長基本上都是教授,只有校黨委副書記孫仲平是副教授。

  另外就是已經調任省教育廳擔任黨工委副書記的前任校黨委書記吳秋生是講師。

  今年職稱評定的結果雖然還沒出來,但是內部肯定已經知道了結果,黨務條線評定為副高級職稱的只有一個人,正好就是這位吳書記。

  這樣一來的話,那校黨委班子里面就只剩下新任黨委書記周揚是講師職稱了。

  想到這里。

  眾人不由得朝周揚看過去。

  然而此刻,這位周書記的臉色仍然是一副極為平靜的樣子,教人完全看不透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就在此時,一直都沒有發言的校長李瑞林臉上終于擠出了一抹笑意說道:“我看趙華同志的意見也有一定的道理,既然這樣的話,周書記,要么我們就針對這個問題做個表決如何?”

  果然。

  李瑞林這句話一說出口,會議室里的眾人再一次安靜下來,隨即就紛紛扭頭朝周揚看過去。

  這位周書記剛剛上任,眾人對他的性格和處事作風還不是十分熟悉,所以一時間,不少人也想聽聽周揚到底會怎么處理這個事情。

  不過很顯然,校長李瑞林的做法也明顯有點仗著周書記剛來不了解具體情況的意思。

  畢竟從某種程度上來講,如果降低黨務工作者的職稱評定標準,周揚作為校黨委書記肯定也是受益人之一,如果現在就進行表決的話,那不管是哪種結果都不會很理想。

  一旦降低標準的提議通過,那就坐實基層的那種傳言,這個工作壓根就是為校領導服務的。

  但是如果不通過,周揚這位新書記的權威也會受到影響,總不能前任黨委書記剛剛評定為高級職稱調離崗位了,新黨委書記一來馬上就提高評定標準。

  而此刻,

  聽到校長李瑞林的話,紀委書記趙華心底立即暗叫不好。

  在他看來,李瑞林的膽子比自己還要大,第一次常委會就如此明目張膽地給周揚上眼藥,難不成這是要給新書記一個下馬威?

  一想到這里,趙華心底就暗暗冷笑了笑。

  如果是沒又跟周揚接觸過,他自己可能也會有一種新來的周書記年輕沒那么老辣的錯覺。

  但是從周揚此前在辦公室里批評紀委工作方式不對的情況來看,他可是知道這位周書記斷然也不是易與之輩。

  果然。

  隨著李瑞林的話音落下,會議室里周揚立即慢條斯理地伸手拍了拍面前的話筒,清了清嗓子這才說道:

  “既然李校長都點我的名了,那我這個黨委書記也發表一點看法。”

  聽到周揚的話,趙華忍不住暗暗給這位周書記豎了個大拇指,這位周書記當真是又穩又黑,官場厚黑學是怕是沒少鉆研。

  區區一句話,瞬間就把李瑞林營造出來的主場氣勢也擊得七零八落了。

  李瑞林剛剛給他上了個眼藥,一轉眼他就直接踢了回來。

  不得不說,周揚的姿態放得是真低。

  不錯。

  雖然高校里面不比政府,校黨委書記跟校長本來就沒有那么明顯的主次之分,但是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難不成是一句空話?

  如果連校黨委書記在黨委常委會上發言都需要校長點名,那豈不是成了一句笑話。

  周揚的潛臺詞無疑就是校長李瑞林在常委會上搞一言堂欺生嘛!

  會議室里,意識到這一點的自然不只是趙華一個人,就連校長李瑞林嘴角也忍不住抽了抽。

  很顯然,他也沒料到第一常委會周揚就選擇跟自己硬碰硬。

  想到這里,李瑞林心底不禁暗暗罵了趙華兩句,這個軟骨頭,還真就應了那句墻頭草兩邊倒。

  不過事已至此,他也想看看周揚到底有什么高招能破眼前這個局。

  實際上。

  幾乎常委會會議室里的眾人此刻差不多都抱著李瑞林同樣的想法。

  而此時。

  周揚說完一句話之后并沒有急著開口,而是抬頭朝會議室里的眾人掃了一眼,其實通過剛才眾人的一輪交鋒,他差不多也看出來常委會里面的情況了。

  校黨委副書記、校長李瑞林……怕是不好相處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