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57章 廟小風波大
  辦公室里。

  放下手里的信紙,周揚腦子里立馬就想到了剛才錢毅君臉上看起來似乎有些古怪的表情。

  一時間心底也是若有所悟。

  很顯然,作為校務辦公室主任,這些信究竟是什么東西錢毅君心里應該十分清楚。

  對于這些信件的處理方式,校務辦公室這邊應該也是有相關的規定,或者說約定俗成的慣例。

  自己剛剛上任并不知道這里面的內情,所以誤打誤撞就看到了舉報信里面的內容。

  這也是為什么剛才他讓錢毅君把信放在這里,然后錢毅君的表情看起來有些古怪的原因。

  如此一來的話,那事情就說得通了。

  不過想到這里。

  周揚并沒有馬上打電話叫錢毅君過來,而是再一次拿起這幾封信認真地看了一遍。

  其實信件雖然有4封,但是內容基本上都一致,而且從筆跡上來看,十有八九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實際上早年周揚在東海大學工作的時候就遇到過這種事,所以他對于這種舉報信的問題也不是十分陌生。

  而且如果沒記錯的話,當時在他擔任東海大學資產清查專項工作工作小組聯絡員的時候,曾經就被人以變賣學院資產的名義舉報過。

  雖然這個事情經過紀委調查之后確實是屬于子虛烏有,但是這件事情留給他的印象卻很深刻。

  當然。

  為官十年,周揚早就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初出茅廬的小周老師,而是堂堂的正廳級校黨委書記。

  對這種事情他自然知道肯定不能捕風捉影,尤其是在自己剛剛上任校黨委書記,對學校里很多事情還不知情的情況下。

  不過最關鍵的問題就在于,這些舉報信里面反應的問題,如果僅從信件的表述上來看,性質確實是十分惡劣的。

  辦公室里,周揚暗暗搖了搖頭,當即也不再遲疑,立馬就拿起話筒撥通了校務辦公室的內線號碼把錢毅君叫了過來。

  “書記,您找我。”

  辦公室里。

  錢毅君敲開門進來,眼神不經意地從周揚桌子上已經打開的信件上一瞥而過,嘴角頓時就不由得抽了抽。

  “嗯,坐吧。”

  “兩件事情,一個是關于我個人的工作秘書,這件事情交給你去處理,你找的那幾個人材料我都看過了,簡歷都很不錯,但是問題也比較明顯,那就是缺乏基層的工作經驗,所以重點考察一下我之前跟你說的那個王英雷。”

  “這個小王我10月份在省委黨校學習的時候見過兩面,印象還不錯。”

  自己跟王英雷認識的事情,周揚自然沒有隱瞞的必要。

  聞言錢毅君點了點頭。

  他當然知道周揚要求重調考察的意思,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那大概率就是這個王英雷了。

  畢竟有些話作為領導周書記肯定不可能說得那么清楚。

  “第二個問題,這些信以前你們都是怎么處理的?”

  說到這個問題的時候,錢毅君一聽周揚的話自然就明白過來,周書記應該是猜到這里面的內幕了。

  所以當即也不遲疑,立即恭聲道:

  “周書記,當初吳書記設立這個信箱是因為省教育廳工作黨委當時有一個關于廉政建設的專題工作,其中一個要求就是要設立書記信箱。”

  “后來這個信箱也就一直保留下來了。”

  “不過考慮到紀委工作的嚴肅性和紀律性,所以當時校辦這邊就擬定了一個常規的處理章程,信箱每周一由校辦主任打開進行檢查,如果里面有信件的話會直接拿出來打開查看里面的內容。”

  “如果是舉報信的話,往往會交給學校紀委那邊,如果反應的是其他的問題,校辦這邊會先進行斟酌,如果涉及到重大事項的話,才會交由您這邊。”

  “先前主要還是我這邊考慮不周到,沒有跟您說清楚。”

  周揚也是老官場了。

  聽到錢毅君的話,他豈能不懂這里面的關竅所在。

  沒有跟他說清楚自然只是錢毅君的一個托辭,多半是因為自己剛剛到任并不知道這里面的內情,而錢毅君作為校辦主任,當然也不可能一上來就跟自己說前任書記的做法,于是直接就把信件拿到了自己面前。

  結果正好自己又不知道這里面的道道,直接就把信件給留下來了,這才有了現在的事情。

  念及此處,周揚不朝面前的這位校辦主任打量了一眼,暗道:“這個錢毅君倒是一個心思玲瓏的。”

  辦公室里。

  見周揚沒有說話,錢毅君也很識趣地沒有繼續開口,這個事情本來就不好處理,現在將錯就錯無疑是最好的處理方式。

  “那這些材料里面反映的問題你清不清楚?”

  果然。

  在他說完之后,周揚并沒有繼續在這個問題上保持關注,而是直接就話鋒一轉聚焦到了問題本身。

  但是此刻錢毅君心里也有些掙扎,因為這些信他雖然沒有看到過,但是心里面的內容卻能猜個八九不離十,因為這些信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

  而且信件里面涉及到的問題也很敏感,說不清楚那是一句空話假話,說清楚的話,就怕后面這位周書記會打破沙鍋問到底。

  然而沉思了片刻,錢毅君心底也有數了,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那說多說少其實區別已經不大了,于是立馬就開口道:

  “周書記,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些信里面的內容應該還是關于沈健林院長的。其實這個問題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要是沒記錯的話,從2017年年底開始,就一直有人在反映這個問題。”

  “不過學校紀委曾經專門針對這個問題進行過調查,至于檢查的結果嘛,多少跟信件里面反映的問題還是有些出入的。”

  “而且考慮到一些特殊的因素,所以這個情況就一直擱置在那里。”

  周揚一聽這話,腦子里頓時一動。

  無疑,這個錢毅君說話的水平很高。

  如果不是剛才的那個理由把他說服的話,周揚甚至會懷疑這封信落到自己手里是不是錢毅君刻意所為。

  剛才他說的話里面至少有幾個情況值得推敲。

  一個是這個情況持續的時間將近一年,但是一直都沒有得到妥善的處理。

  二一個是紀委已經進行過調查,但是調查的結果跟信件里面反映的問題不一致。

  這個有些出入就很值得推敲,究竟是存在問題還是不存在問題?

  第三個就是特殊的因素。

  在周揚看來,有什么特殊因素能夠讓學校黨委忌憚到不敢處理一個敢收拿學生好處,而且還以科學研究為名,實際上卻是讓學生給自己無償打工賺取私利的教授?

  自古廟小風波大,水淺王八多。

  看來這句話還真就沒有說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