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30章 突然來訪
  實際上在滿明光看來,周揚的這個提議不能說不誘人,當前新能源汽車產業在國內的發展可以說是日新月異。

  早在08年奧運會的時候其實就已經拉開了序幕。

  而進入新世紀的第二個十年之后,國家相繼發布的規劃更是徹底點燃了這個新興產業的熱情。

  到了2014年的時候,新能源汽車已經累計生產超過8萬輛。

  而在去年年初的時候,隨著以互聯網企業為代表的造車新勢力的崛起,這個產業更是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上面,資本也在紛紛追捧這個全新的投資點。

  但是面對這樣一個新興的產業,滿明光心里還是有些發怵。

  要知道,對于淮東市委市政府而言,這可不僅僅只是一次投資,而是一次徹徹底底的賭博。

  賭輸了可不只是他個人的仕途就此終結的問題,而是整個淮東的發展都將掉入深淵里面。

  當然,如果賭贏了那就是另說了,說不定淮東會成為一座全新的汽車城也不為過。

  “書記,老話說得好,魚與熊掌不可兼得,龍湖公園這個項目在我看來現在就是個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

  “但是我敢肯定,新能源汽車這個行業的潛力絕對是不可估量。”

  兩世為人,如果連這一點都不確定的話,周揚覺得自己也算是白活了兩輩子。

  隨著周揚的這句話落下,辦公室里再一次陷入沉默之中。

  滿明光一根接著一根地把煙點著,然后吸了一口就任由它燒到最后,然后再點燃第二根。

  等到他再一次伸手過去拿的時候,竟然發現煙盒里已經空空如也了。

  周揚這時候才看到滿明光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異常的堅定。

  “那就按照你說的辦!”

  “不過這件事情不能草率做決定,這樣吧,你先回去把你的想法整理一下,最好是形成一個具體的文件出來。”

  “今天是禮拜四,我們明天上午9點鐘開一個書記辦公會。”

  得到滿明光肯定的回復,周揚心底其實也松了一口氣。

  回到辦公室后,立馬就開始著手起草全新的方案。

  而在周揚離開辦公室之后,滿明光也第一時間就讓市委秘書長年家華去搜集關于新能源汽車發展的相關材料。

  與此同時。

  另一側,在位于淮東市淮山區的福鼎集團總部大樓內,作為集團董事長的林藝同樣陷入了一陣論戰之中。

  “林董,我認為不能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這個上面。”

  “說到底福鼎現在的發展其實前幾年就注定了會是現在這個局面,這幾年國內的形式變化太快了,但是我們一直都沒有做出針對性的戰略調整。”

  “這中間究竟有多少原因是因為我們一直固守在淮東,相信各位心里都有數。”

  會議室里。

  集團的一個負責人在會議一開始就明確反對繼續把公司發展的重心放在淮東這里。

  這無疑像是點著了一把火,很快,會議室里立即就有人三三兩兩地開始發言,雖然言語沒有這么激烈,但是意思也是不言而喻。

  其實在福鼎內部,這個情況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了。

  作為目前福鼎集團的負責人,自打老公車禍自己接手集團董事長的位置之后,林藝已經不止一次面臨這種爭論。

  只不過這一次市委副書記周揚的調研算是徹底把這個問題擺在了臺面上。

  “我同意王副總的觀點,做生意畢竟跟做官不同,企業考慮的首要因素就是利潤,而不是地方的發展,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直接做慈善好了,還做什么產品。當然了,周副市長恐怕還代表不了淮東市政府的態度。”

  會議室里,聽到這句話林藝原本還能保持平靜的臉色終于變得有些難看了。

  實際上,對于周揚對自己說的那一番話,其實林藝自己心里也保持著一份慎重,現在有人提出這個觀點無疑等于是直接命中了她心底最擔心的地方。

  周揚作為淮東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究竟能不能代表淮東的態度,這一點十分重要。

  幾年前淮東市委市政府在決定將全市的發展重心放到旅游產業的時候,其實福鼎內部就已經出現過不和的聲音。

  只不過當時林藝剛剛接手集團,而且確實做出了幾個極具影響力的決策,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她完全可以把這種聲音壓下去。

  但是顯然很明顯已經壓不住了。

  實際上。

  林藝面臨的情況比周揚想象中還要嚴重得多,按照福鼎集團這邊當初的協議規定,如果在三年之內,也就是到2018年年底,福鼎集團再一次無法實現扭虧為盈的話,那她這個董事長就要下馬了。

  到時候福鼎集團的決策將完全取決于公司董事會內部的集體決定,而非林氏家族的意志。

  8號樓里。

  周揚剛剛掛斷跟閨女丫丫的視頻,突然就聽到一陣敲門聲。

  然而等他打開門看到外面站著的赫然是一身都市休閑風打扮的林藝時,心底還是不免吃了一驚。

  “周市長,這么晚沒打擾您休息吧?”

  “那倒沒有,我是習慣晚睡了,不過林董事長這個時候登門我倒是有點沒想到,先進來吧。”

  說著周揚立即打開門讓林藝進來。

  片刻后,招呼林藝在客廳的沙發上坐下來,周揚立即重新泡了一壺花茶。

  而此刻。

  趁著周揚泡茶的功夫,林藝則好奇地朝屋子里打量了一個遍。

  很顯然,屋子里的擺設基本上都是公配的一些尋常物件,這在林藝看來時有些不可思議的。

  畢竟到了周揚現在這個地位和身份,居住條件不敢說有多豪華,但是至少也不是眼前這種簡單的布局。

  “怎么?我這里的情況是不是讓林董事長覺得有些驚訝?”

  在林藝面前的杯子里添滿茶水,周揚笑著問道。

  “談不上驚訝,不過確實有一點出于預料之外吧。”

  笑著點了點頭,林藝捧起面前的茶杯抿了口水。

  老實說,作為淮東市的納稅大戶,林藝見過的市領導也不在少數,但是像眼前這位周書記這樣的確實還是第一次見。

  年輕,身居高位,但是家里竟然只有一個人,甚至連個保姆都沒有,這在林藝看來的確是有些不可思議。

  “沒辦法,我老婆跟孩子都在東海市那邊工作和上學,分居兩地也是迫不得已。”

  “家里倒是也有阿姨,不過平時只負責打掃衛生和幫我洗洗衣服什么的,我一個人倒也落個清凈。”

  “林董事長這么晚過來找我,應該不只是為了考察我的居住條件吧?”

  客廳里。

  周揚說完突然話鋒一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