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26章 又是一個燙手山芋?
  周揚主動提及經開區,滿明光實際上是松了一口氣的。

  作為前任市委書記肖巍然留下來的工作方案,經開區究竟要不要推動落實,他心底其實一直都有些糾結。

  一方面,經開區的方案并非是他滿明光提出來的,倘若做成了還好,但是一旦做不成,那名聲可就沒那么好聽了。

  另一方面。

  以現在淮東的經濟發展狀況和所具備的產業基礎,成立經開區之后,能不能把這樣一個地方做大做強,什么時候能夠產出效果,這都是未知數。

  南江省高新區的例子近在眼前,即使是以宛城市所具備的雄厚實力,都沒有讓高新區發揮應有的作用,其難度可想而知。

  所以明明知道推動經開區的項目落地是一個利大于弊的方案,但是不管是市長孟玲玉還是此前主管經濟工作的幾個副市長,都沒人主動提及此事。

  而滿明光心里的這種想法,周揚多少也能猜到一點。

  但是相比于滿明光遲而不決的情況,他能選擇的余地其實并不大。

  省里讓他赴任淮東,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把淮東經濟搞上去,真正發揮全省北部經濟中心區的帶動作用。

  如果經開區的項目無法落地,那這個目標就是空中樓閣。

  沒有一個持續發展的經濟動力,這種帶動作用無疑是一個笑話。

  辦公室里,見滿明光這位市委一把手并沒有急著開口,周揚也知道這個問題不能操之過急。

  “滿書記,那您先忙,我就不繼續叨擾了。”

  “關于推動經開區項目落地的一些想法,我這邊已經形成了正式的方案。”

  周揚說著立即起身把手里的一份材料放到了滿明光的辦公桌上,隨即才回到市政府這邊。

  經開區的問題很敏感,這一點周揚心里其實非常清楚,所以滿明光最終會怎么決定,這是他不能控制的。

  不過唯一值得慶幸的地方就是他跟滿明剛的目標一致,不管是滿明光想以淮東為跳板入常,還是自己想借此完成省里的任務,經開區這個項目就必然要落地。

  辦公室里。

  周揚想通了這里面的彎彎繞繞,一時間也有點嘆氣。

  很顯然,這又是一個燙手山芋,而且還是那種只聞味道就知道香氣逼人,但是又囊中羞澀的品種。

  ……

  “謝秘書?”

  市府辦秘書科的辦公室里,謝凱文聽到有人喊自己,立即就抬頭朝來人看了過去,一看竟然是市府辦分管組織人事工作的副主任廖旭斌,立馬就站了起來。

  “廖主任,您找周書記?”

  “那倒不是,我這次是找你的,怎么樣?咱們聊聊?”

  聞言謝凱文頓時一愣。

  不過也不遲疑,立馬就點了點頭跟著廖旭斌去了隔壁的副處長辦公室。

  雖然入職的時間不長,但是謝凱文最近一段時間確實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人與人之間的參差。

  以往在財大經濟學院的辦公室里,自己雖然大小也是一個辦公室副主任,但是苦熬了近十年,身邊的人換了一波又一波。

  別說副主任的風頭,在很多人眼里他甚至可能是一個笑話。

  但是自打成了周書記的秘書之后,不說原本的那些同事和領導態度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就連市府辦這邊,他的地位都顯得異常特殊。

  雖然從行政級別上來講僅僅只只是正科級,但是領導的秘書天生高半級,就連廖旭斌這位府辦的副主任都不得不給他幾分面子。

  “怎么樣,這段時間跟著周書記還習慣吧?”

  辦公室里,廖旭斌顯得極為隨和,實際上在這位廖副主任心里對謝凱文的運氣也是羨慕的不行。

  一個在地方高校的學院里被壓制了接近十年的年輕人,竟然意外被市委主要領導看上,在很多人看來這簡直就是跟做夢似地有些天方夜譚。

  不過不管是做夢還是天方夜譚,謝凱文成為周書記的秘書已經是既定的事實,這一點誰也不能否認。

  而對周揚這位新來的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廖旭斌心里也只有佩服的份。

  尤其是這一次府辦主任陳先森調任市容市貌管理局黨組書記、局長一事,更是讓廖旭斌感受到了這位周書記的手腕之高。

  一個上任才剛剛兩個月的市委副書記,竟然就能推動好幾個重要人事任命的落實,這能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

  “習慣倒是習慣,不過我的情況您也清楚,畢竟對市里的很多情況還不是很熟悉,所以周書記有些想法我要理解還是有點費腦子。”

  聽到謝凱文的話廖旭斌呵呵笑了兩聲,隨即就和顏悅色地用自己的經驗提點了謝凱文幾句。

  等到話說的差不多了這才陡然一轉話鋒說道:“是這樣的,這一次叫你過來,一方面是了解一下你的工作情況。另一方面我也是受虞主任的委托跟你正式談話。”

  “考慮到你現在的情況,辦公室這邊經過討論和研究之后,決定任命你為政府辦公室綜合科的科長,你個人如果有什么想法的話可以提出來。”

  ……

  對于辦公室這邊任命秘書謝凱文為綜合科科長一事,周揚其實也早就有所預料。

  畢竟按照常規的設置,自己這位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的秘書按理說是要兼任委辦或者府辦副主任的。

  雖說謝凱文目前的行政級別還不夠擔任這兩個職務,但是如果連一個科長都不兼任的話那就說不過去了。

  虞麗麗此舉既然情理之中,也未嘗不是市長孟玲玉那邊一個示好的舉動。

  不過對于謝凱文的能力周揚總體上還是比較認可的,只能說以前在學校里確實埋沒了他的才華。

  “書記,關于這個問題其實我有一點不一樣的看法。”

  辦公室里。

  謝凱文正式擔任綜合科科長之后,今天還是第一次被周揚叫過來談話,不過令他意外的是,周書記并沒有跟他聊綜合科那邊的工作,而是直接問他對成立經開區的想法。

  實際上,

  謝凱也知道相比于給書記寫寫講話稿,傳遞一下文件這樣的工作,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才是真正考驗他的時候。

  但是此刻謝凱文卻并沒有太多亢奮的想法,在經濟學院被打壓了多年,他確實被磨平了棱角,或者說變得更加沉得住氣了。

  然而此刻在辦公室,等他把心里的想法說完,周揚卻明顯有些愣住了,因為謝凱文提供的這個思路他的確沒有考慮過。

  “你是說,經濟開發區可以不急著先落地?”

  聞言謝凱文點了點頭。

  “書記,差不多是這個意思,前任市委肖書記在的時候,當時市委市政府的規劃是把淮山區作為經濟開發區的選址,但是這個方案后來不知道怎么不了了之了。”

  “也就是說,對于經開區的選址問題,目前仍然沒有定論,但是不能忽略的是,淮山區的產業底子還是不錯的,這里有南江省最大規模的傳感器材企業,也有整個華東地區最大的玻璃制造商,另外這些年雖然有些下滑,但是淮山區的汽配產業底子很不錯。”

  “所以我倒是覺得不一定要先成立經開區,反而可以以這幾個產業為基礎,先把產業鏈做起來。”

  “一旦具備相應的產業基礎了,或許到時候我們成立的也不一定是經濟開發區,做整個南江省乃至華東地區又一個汽車城也不是不可能。”

  “不過我聽說最近這幾家企業好像都在準備縮減在淮東的投資,如果他們真的要搬離淮東的話,那就麻煩了。”

  辦公室里。

  聽到謝凱文的這句話,周揚猛地臉色一變,隨即就問道:

  “這個消息你確定嗎?”

  “確定,書記,這是我剛剛從廖主任那邊得到的消息。”

  聞言周揚頓時就忍不住在心里暗罵了一句,這個廖旭斌,這么大的消息不第一時間跟他匯報,竟然還有空在那里嚼舌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