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20章 既然要鬧那就鬧大點
  實際上,陳先森有這種猜測也正常。

  要知道現在這個事情最要命的就是市委市政府一直在施壓給市政,目的就是不能把事件鬧大造成不好的輿論影響。

  但是另一方面,在主管領導周揚這里卻遲遲不給市政明確的指示,而是用一個拖字訣。

  如果說事情真的難以解決的話,在陳先森看來,周揚至少可以跟華建的人談一談。

  問題是,這位周副書記既沒有跟華建約談的意思,也沒有讓市政表態的意思,那結果自然就很明確了,他想要的結果就是讓華建主動折騰把事情鬧大。

  其實陳先森的判斷總體上是對的,只不過還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周揚除了想把事情進一步鬧大以外,最重要的一點是讓華建知道他的態度,這件事情的責任和錯誤不在淮東市政,而是華建本身。

  如果華建不扭轉這個態度的話,那他就堅決不會處理這個問題,至于拖欠農民工工資的問題,華建自己心里本來就有鬼,現在所做的完全就是虛張聲勢。

  真正的目的是什么,雙方心里都非常清楚,無非就是誰會把這個問題捅出來而已。

  本來周揚其實手里面是沒什么牌可打的,畢竟工程能不能完工對華建來說其實影響并不是很大,無非就是一直增加預算。

  陷入被動的反而是淮東市政,一方面龍湖公園的項目拖延的時間太長對市政府的輿論會極為不利,另一方面拖欠的成本華建肯定都會算在項目預算里面,這樣一來形勢對淮東市政只會越來越不利。

  但是沒想到華建竟然自亂陣腳,經不起材料商的一再煩擾,直接就炮制了一手讓農民工討薪的戲碼,這對周揚來說簡直就是送上門的由頭。

  要知道,拖欠農民工工資的可不是他們市政啊!

  “周書記,我明白了。不過王局長那邊,您看我要怎么回復他。”

  既然想清楚了這個問題,陳先森自然知道自己應該做什么了。

  果然。

  他的話音落下,周揚這一次毫不遲疑就開口道:“王華那邊你告訴他,除非華建明確表態愿意承擔項目增加的預算,否則這件事情該怎么處理,你讓他自己決定。”

  “對了老陳,如果有人再去法院那邊鬧的話,咱們也不能袖手旁觀嘛,拖欠工人工資是大問題,影響極其惡劣,作為市府辦主任,我們是不是有必要讓相關的媒體關注一下這個問題,你回頭好好考慮考慮。”

  周揚的話說完,陳先森瞬間就明白了周揚的意思。

  這不僅僅是要施展拖字訣,而且還要將計就計推波助瀾啊。

  問題是這么做真的不會出事嗎?

  一時間陳先森心底也有些發怵。

  但是看到周揚臉上無比平靜的表情,陳先森也只好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時間一轉眼就到了禮拜五,果然不出周揚的預料之外。

  除了上次上法院鬧過一次之外,接下來的兩天都沒有任何動靜,不過周揚很清楚,華建肯定不會就這么算了,指不定背地里還在搞什么事情。

  不過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他就不信華建還能把黑的說成白的。

  果不其然,周五的時候,法院那邊再一次傳來消息,說建筑工已經提交了正式的訴訟書。

  然而周揚仍然不為之所動。

  ……

  “那老師有沒有說你做的對呢?”

  客廳里。

  周揚懶散地趴在沙發上任由安曉潔幫他按著摁著肩膀和腰背,長期坐在辦公室里,這幾個地方已經明顯有些不堪重負了。

  其實在上大學的時候周揚的身體素質是極為不錯的,不過這么多年過去,運動這個習慣早就已經扔到了太平洋里面。

  安曉潔是禮拜五晚上過來的,這一次閨女丫丫總算是跟著媽媽一起到了淮東這邊。

  這會兒小家伙正蹲在沙發跟前,兩只小手托著下巴,一對大眼睛水汪汪地盯著他說學校里的事情。

  “黃老師才不會表揚我呢,她只會表揚那些臭男生,爸爸,我跟你講,我們班上的同學都說黃老師喜歡男孩子不喜歡女生。”

  小家伙一句話說的周揚差點就背過去,也不讓安曉潔繼續給自己按了,一骨碌就爬起來,隨即一把抱起丫丫朝安曉潔看過去。

  “你別看我,我哪里知道她是怎么學會喜歡不喜歡的,上次就跟她奶奶說班上有同學喜歡一個小女生,你以為現在的孩子還是跟我們那會兒一樣?”

  聞言周揚也是一陣無語。

  整個周末,周揚陪著閨女和安曉潔在淮東好好地玩了兩天,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年紀大了有代溝,他發現5歲的閨女很多想法自己真的理解不了。

  不過按照安曉潔的說法,現在的孩子都是一個樣,他們家這個還算是好的,更離譜的是有些小朋友簡直就是早熟。

  在學校里比的都是誰家的房子大,誰家的車好,爸爸麻麻是干什么的。

  “爸爸,你放心,我才不會跟他們比呢!”

  車站里。

  周揚伸手摸了摸閨女的小腦袋瓜子,隨即狠狠地在她小臉蛋上親了一口。

  “那我家丫丫就是最棒的,在學校里要謙虛,不要跟人攀比。”

  禮拜一一大早。

  周揚來到辦公室,立馬就接到了市委書記滿明光的電話,滿明光的話說的比較含糊,但是意思他算是聽清楚了。

  無非就是讓他在處理龍湖公園的項目上一定要慎重,不能給人留把柄。

  緊接著市長孟玲玉也親自找他談了一次話,相比于滿明光,這一次孟玲玉倒是把話說的很明確,龍湖公園的工程一定要重新開工,這件事情處理的速度太慢了。

  “市長,重新開工沒有問題,但是華建要求增加的預算怎么辦?如果市政府打算完全按照他們的要求支付這筆款子的話,那我認為這個事情就沒有必要再繼續糾纏下去了。”

  周揚一句話說完孟玲玉頓時就不說話了,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反問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要你去處理這個事情干什么?”

  這句話其實就已經很不客氣了,不過周揚也不以為意,只是笑著點了點頭。

  但是接下來的一句話卻直接就讓孟玲玉的臉色驟然為之一變。

  “市長,您的意思我清楚,我也想盡早把這個事情處理完讓工程盡快開工。”

  “但是有個情況我要跟您匯報一下,法院已經準備正式受理這個案件了。”

  辦公室里。

  聽到周揚的這句話,孟玲玉的臉色果然陰沉的有些可怕。

  “周副市長,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情?你怎么不早點告訴我?”

  孟玲玉冷聲問道。

  然而周揚卻不慌不忙地說道:

  “市長,我也是一早才接到的消息。”

  一時間,孟玲玉也沒話可說了,但是眼睛卻狠狠地瞪了周揚一眼。

  實際上,周揚說的這些情況她當然知道。

  說白了淮東市政還是不想出這筆冤枉錢,這才讓周揚去跟華建那邊協商,結果倒好,這位周副市長不僅僅沒有跟對方協商,反而直接就將了華建一軍,眼看著馬上就要訴諸法律途徑解決。

  但問題是現在淮東市委市政府要的結果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然后順利讓華建重啟項目確保龍湖公園完工。

  周揚這么一弄,豈不意味著他們要跟華建撕破臉皮對著干了,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前期做那么多工作有什么用?

  但是沒等孟玲玉開口,周揚便繼續說道:“市長,其實還有一個辦法。”

  “按照合同規定,市政這邊是不會直接支付工人工資的,建筑方只跟華建集團存在合同關系。”

  “既然現在出現了農民工工資發放不足的情況,那我們完全有理由認為華建集團存在拖欠工資的行為。”

  “所以我認為,與其一直跟對方扯皮,反倒不如以此為突破口跟華建進行協商的話,根據我的判斷,對方未必就真的敢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糾纏下去。”

  “當然,如果他們堅持認為要訴諸法律途徑的話,那我們也沒什么好怕的,我現在就可以讓勞動保障部門去查。”

  說完,周揚立即把早就準備好的材料放到孟玲玉的桌子上。

  而此刻,孟玲玉卻并沒有去看這些材料,而是死死的盯著面前的這位周副市長,隨即就笑罵道:“你這個周副書記,有這個辦法那你怎么不早說?”

  周揚聞言也是一陣哭笑不得。

  這個孟市長,我剛一開口你就忙著罵人,你也沒問我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