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17章 麻煩終于來了
  禮拜一一大早。

  周揚來到辦公室打開電腦,立馬就發現了一條待批閱的下發文件,正是由市委辦公室和政府辦公室聯合擬定的關于清查和整頓全市處級及以上領導干部辦公用房的通知。

  周揚詳細地把通知的內容看了一遍。

  按照通知要求:

  全市各機關部門、區、縣以及企事業單位在接到通知以后,要在2017年12月31日之前完成自查工作,并形成自查方案和問題清單上報。

  與此同時,對于存在問題的部門和領導干部個人,本部門和個人要進行自我檢討和整改,同樣要上報工作落實的情況。

  然而在通知的最后,周揚卻并沒有看到他提議增加的那句另選時間進行抽查的話。

  盯著公務系統里面的這份通知報審稿,周揚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很快就把秘書謝凱文叫進了辦公室。

  “周書記!”

  第一次作為市委領導的秘書正式上班,謝凱文的精神頭還不錯,上半身里面是一件簇新的白襯衫,外面是一件藏青色的毛呢子外套,整個人顯得很干練大氣。

  “怎么樣?第一天上班還算順利吧?”

  周揚自己也是做過區長秘書的人,而且當時他擔任江灣區區長桂紅英的秘書時,級別也是正科級,所以對謝凱文現在的心情自然也能感同身受。

  其實對于領導來說,秘書這個角色是相當重要的,一個好的秘書等于大半個幫手,更重要的是,秘書是一個領導最為親近的人之一。

  這也是為什么大多數秘書在到崗之后,一旦得到領導的信任都會提拔迅速的原因,作為領導的左右手和心腹,在升級這個方面不想快都不行。

  當然,當初在江灣那邊,除了區長秘書以外,周揚還兼任了江灣區辦公室秘書科的科長。

  其實按照周揚的意思,謝凱文作為市委副書記的秘書,提一個正科級然后擔任府辦科室的負責人應該是沒問題的。

  不過陳先森的考慮讓他打消了這種想法,按照陳先森的提議,謝凱文初來乍到馬上就提任科室負責人可能會太急了一點,最好是讓他先熟悉一段時間的工作再說。

  周揚考慮了一下覺得也是這么一回事,于是目前謝凱文除了行政級別已經提到正科級以外,自身并沒有擔任秘書以外的任何職務。

  “周書記,挺順利的,我家里距離市政府這邊坐車也就是半個鐘頭的樣子。”

  謝凱文看起來還有些緊張,不過周揚也不以為意,畢竟人都是要經過成長,他也是從這種樣子一步步走過來的。

  其實現在很多年輕的,特別是新進的公務員之所以做事情不夠果斷穩重,得不到領導的看重,除了對工作的熟悉程度和能力以外,很大一部分原因還是因為不能正確領會領導的意圖。

  實際上領導也是從基層走過來的,對于你碰到的問題他心里很清楚,但是他看重的并不是你處理問題的過程,而是你處理問題的結果和成長的速度。

  “那就好,這樣,你去把辦公室陳主任叫過來。”

  聽到周揚的聲音,謝凱文立馬就出去了。

  沒一會兒功夫,陳先森就敲開門進來。

  “書記!”

  “老陳啊,系統里面今天早上下發的這份通知你審過稿子吧?”周揚漫不驚心地開口問到,但是陳先森聞言卻不由得捏了捏拳頭,他知道果然還是出問題了。

  不過陳先森也沒慌張,而是點了點頭耐著性子開口道:“書記,稿子我已經看過了。”

  “看過那為什么還會出現這種問題?常委會你也在吧?最后那句話為什么不見了?”周揚確實有些惱火。

  如果常委會上關于這個提議沒有通過那還好說,但是如果通過了都有人從中作梗的話,那就不是小問題了。

  “書記,初稿上確實加了那句話,不過年秘書長發回來的時候,這句話明確標明要去掉,我打電話問過年秘書長,他的意思是這句話單獨放在這里效果不好,建議另行下發一個通知。”

  辦公室里,陳先森小心翼翼地斟酌了一下用詞。

  然而聞言周揚再一次皺起了眉頭,這個年家華簡直就是亂彈琴,開會的時候明確已經指出了不要大動干戈搞形式主義,他竟然還這么干。

  什么叫效果不好?

  如果市府辦跟委辦聯合下發的通知下面都得不到貫徹的話,那根本就不是效果好不好的問題,而是市委市政府的政策能不能得到很好的落實的問題,事情的性質完全不一樣。

  如果每個事情都要另行下發一個通知的話,那八項規定還要不要執行了。

  不過周揚很清楚,這個問題年家華肯定不會是想當然地提了意見,十有八九是跟市委書記滿明光做過匯報。

  想到這里,周揚也不說什么,而是擺了擺手讓陳先森出去,隨即就拿起話筒撥通了滿明光辦公室的電話。

  不到十分鐘后。

  掛斷電話,周揚的臉色雖然仍然很平靜,不過如果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周書記是真的發脾氣了。

  實際上的確如此,因為這一通電話打過去,滿明光不僅僅沒有反對年家華這個提議的打算,而且還拿了一番很離譜的理由搪塞這個問題。

  不過周揚也沒說什么,很快就直接在報審稿件后面錄入了自己批示的意見:“同意,轉呈滿書記和孟市長,建議與抽查通知一起下發。”

  周揚起身站在窗戶邊上看著窗外白蒙蒙的一片霧氣,北方的冬天來得格外的早,淮東雖然并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北方,但是相對于東海和宛城市而言已經算是極為偏北的位置。

  在朝陽橘紅色的光線籠罩下,整個城市都有一種勃勃的生機似要噴發出來,但是此刻周揚心底卻很不平靜。

  其實他很清楚,留給淮東的時間…真的不多了。

  如果說現在的淮東還能因為前幾年的發展紅利借著慣性往前沖一沖的話,那等到幾年后那場疫情宛如狂風來襲的話恐怕一切都晚了。

  不過所幸現在還有機會扭轉這一切。

  辦公室里。

  周揚抿了口水坐下來,再一次翻開府辦那邊送過來的這幾年淮東的春節保障工作材料,然而他剛剛翻開材料還沒掃上一眼,思緒立馬就被一陣敲門聲給打斷了。

  “進來!”

  周揚的話音落下,隨即就看到府辦主任陳先森一臉慌張地走進來。

  “書記,出大事了!”

  聽到陳先森的聲音,周揚皺了皺眉頭,這個陳先森,剛剛還夸他做事情細致穩重,怎么立馬就成這副樣子了,堂堂市政府辦公室主任,簡直就跟一個販賣負面情緒的八卦油膩中年差不多。

  “老陳,有什么事情就說,不要搞得緊張兮兮的,這又不是菜市場。”

  然而陳先森的話音剛剛落下,辦公室里周揚心底立馬就咯噔一聲,隨即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

  “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情?”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