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15章 小別勝新婚
  (再來一個大章節,求鮮花)

  淮東市,政府大樓外。

  盡管正午時分的陽光有些刺眼,但是對于此刻的謝凱文來說,頭頂的天空卻格外的湛藍,甚至就連呼吸的空氣里都帶著一絲喜悅的味道。

  因為從他踏出辦公室的那一刻起,謝凱文就知道自己的命運已經徹底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那就他吧!對了老陳,凱文現在在財大是副科吧?回頭你去市委組織部那邊問一下,看看他這種情況能不能提一級,6年的副科,提任正科的資歷應該是夠了。”

  這是市委周副書記的原話。

  如果是在之前,謝凱文恐怕怎么都想不到今天的談話會這么順利,周副書記幾乎只是簡單地跟他聊了一下對進入市委市政府擔任秘書工作的看法,以及對淮東市這幾年發展的認識,隨即立馬就決定讓他擔任秘書一職。

  在謝凱文看來,這一刻自己已經不是在做夢了,而是真真正正地成了市委領導的秘書,徹底扭轉了6年來的厄運。

  “陳書記,這一次麻煩您了!非常感謝。”

  站在市委市政府的大門口,謝凱文有些按耐不住地想把這個消息跟人分享,但是扒拉了一圈通訊錄后,最終還是沉下心來,只給府辦主任也就是經濟學院的老書記陳先森發了一條感謝的信息。

  很快他就收到了回復。

  “不客氣,好好干。”

  收起手機,謝凱文并沒有多想,因為他很清楚,既然是陳書記推薦,那以后自己也就不存在站隊不站隊的問題了,只能跟著周書記和陳主任一條道走到黑。

  雖然從來沒有在政府體制內工作過,但是謝凱文對官場其實并不陌生,這些年他沒少研究淮東市的政壇。

  不過當務之急他要盡快趕回學校人事處那邊去辦理調任手續,因為按照周書記的要求,他下個禮拜一就要正式到市政府這邊來上班了。

  看著手里剛剛府辦主任陳先森帶他到市委組織部那邊辦理的入職通知,謝凱文仍然有種宛如做夢的感覺。

  不出意外。

  就在謝凱文拿著這則調令趕到南江財經大學人事處辦理手續之后,不到一個下午的時間,謝凱文調任市政府擔任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周揚秘書的事情就傳遍了整個校園。

  經濟學院,辦公室里。

  “謝主任,以后一定要常聯系啊!”

  “小謝,你是我們經濟學院出去的人,以后發達了可不能忘了我們。”

  “……”

  在一片恭維中,謝凱文干凈利落地扔掉了不少自己用了好幾年的私人物品,只帶著一些用得上的東西徑直就拿著組織關系介紹信離開了經濟學院。

  至于人事手續什么的,學校人事處那邊自然會跟市委組織部對接。

  校門口。

  轉身看了看自己待了十幾年的校園,一時間謝凱文心頭也有一種說不出來,既像是悵然若失又似乎像是如釋重負的感覺。

  “不知道當初周書記離開東大的時候有沒有這種感覺……”腦子里鬼使神差地突然想到這個問題,謝凱文隨即就苦笑了笑,自己還真是夠心大的,就他這個熊樣怎么能跟周書記比。

  “什么?從學校調任到市政府辦公室擔任周副市長的秘書?我的天,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毫不意外,當謝凱文回到家之后,他的父母也直接被這個消息給嚇了一大跳,但是隨即就是狂喜。

  不過此刻,謝凱文自己反而冷靜下來了,雖然心底還是有些按耐不住的喜悅,只不過與此同時也覺得壓力倍增。

  馬上就要正式上班,頭一次做這么大領導的秘書,自己很多事情都是兩眼一抹黑,看來今天晚上又是一個不眠夜了。

  而此時,另一側。

  在書記辦公會結束之后,周揚跟陳先森推薦的那個秘書人選簡單地聊了約莫半個小時就正式敲定了秘書人選。

  今天這一次談話其實也就是走一個過場,實際上周揚早就決定了先試試這個謝凱文再說,即使真的不合適到時候再換一個就是了。

  不過眼下他最重要的工作并不是考慮秘書的問題,昨天的常委會上雖然正式確定了自己的分工,除了市委這邊要配合市委書記滿明光做好黨建工作以外,政府這邊還要分管市容市貌管理局,另外就是聯系全市的統戰、群團、老干部和工青婦這幾個條口。

  雖然自己在常委會上主動要求暫時不分管幾個重要的政府部門,但是在今天上午的書記辦公會上,市長孟玲玉再一次提出讓他分管政府辦公室、市政工程以及交通這幾個部門。

  本來周揚是想直接拒絕,但是市委書記滿明光卻認以這一次他來淮東,省里肯定是希望他帶領淮東的經濟再上一個臺階為由直接就把結果給敲定了,沒有常委會上表決的程序,周揚自然知道滿明光這個老狐貍肯定是跟孟玲玉達成了某種一致。

  這樣一來的話,原本他計劃中坐岸觀火的想法肯定是行不通了,尤其是市政工程這一塊,眼下就有一個大麻煩,那就是正在建設中的龍湖公園這個項目。

  不過周揚現在也只能等到下個禮拜上班再說了,因為明后天就是周末,按照他跟安曉潔早就約好的時間,下午傻白甜就要帶著閨女丫丫來淮東這邊。

  說來也怪,閨女丫丫小時候在滿一周歲之前,巴不得時時刻刻都跟媽媽呆在一起,一旦安曉潔消失在視線里立馬就哇哇大哭,一直等到滿了周歲之后這種情況才慢慢消失。

  但是二寶安平倒好,從出生幾個月開始就不粘著自個親娘,家里誰抱他都不會哭,小家伙現在快7個月了,但是即使不跟安曉潔睡在一起都不哭不鬧。

  為了這個事情,有時候安曉潔都懷疑是不是當初在醫院的產房里抱錯了孩子。

  不過這樣也好,否則今天下午她恐怕就來不了淮東了。

  “周書記!”

  辦公室里,周揚正打算起身去車站接人,陳先森突然就敲開門進來。

  “怎么老陳,有事?”

  “倒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先前委辦那邊把您的住房安排在了市委機關大院的三號樓,三號樓之前一直在裝修晾曬,這兩天正好可以住了,所以我想看看您這邊什么時候搬過去。”

  辦公室里,陳先森也看出來周揚應該是有事要出去,趕緊地長話短說,不過周揚聞言卻徑直擺了擺手。

  “我看就不搬了吧,現在住的這個8號樓也挺好的,而且搬來搬去的也麻煩,你跟年秘書長說一聲,讓他把三號樓安排給其他的同志。”

  陳先森還想說什么,見周揚已經起身開始收拾公文包,只好點了點頭出去了。

  很快。

  收拾好東西,周揚立即就開車徑直去了火車站,他這輛車仍然是當年在東海市買的那輛,現在確實有些老了,周揚最近也打算重新讓安曉潔給他再買一輛。

  其實淮東這邊也給他配了一輛黑色的大眾,不過平時除了公干以外他也不會動。

  到了淮東高鐵站,周揚等了大概半個小時這才看到安曉潔從出站通道里出來,不過令他有些詫異的是,竟然沒看到閨女丫丫的身影。

  “怎么只有你一個人過來了,丫丫呢?”

  等安曉潔上了車,周揚立即好奇地問道,要知道前兩天打電話的時候,這個小磨人精還口口聲聲說要來。

  “不趕巧,剛轉學就碰到學校里組織秋游,她周末兩天都要外出,所以我就一個人過來了,正好后天下午從高鐵站順路接她回家。”

  點了點頭,周揚立即發動車子往市委機關大院八號樓趕回去。

  從調任淮東開始算起,周揚跟安曉潔也有將近小半個月的時間沒有見面了,小別勝新婚,兩人簡單地下廚一起做了一頓家常便飯,吃完飯周揚就摟著安曉潔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

  被自個男人摟在懷里,雖然是老夫老妻,不過小半個多月沒見面安曉潔還是有些砰砰地心跳加快。

  似乎察覺到懷里的妻子有些不安分,周揚低著頭在安曉潔光潔如玉的額頭上親了一口。

  實際上雖然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但是這些年安曉潔一直也算是養尊處優,身材和皮膚都保養的很不錯,不僅僅沒有出現那種生完孩子就開始顯現的老態,反而越發地變得像是熟透了一般。

  就在他正要扭頭的時候,安曉潔突然像是八爪魚死地伸手勾著他的脖子就吻了上來,十幾天不近女色,周揚哪里忍得住,當即就把人抱起來面對著坐在自己腿上。

  然而正當他要伸手進去的時候,安曉潔卻突然在他脖子上輕輕咬了一口,耳側隨即就聽到她呢喃的聲音。

  “老公,不要在這里!抱我回房間。”

  聞言周揚立馬就噌地一下子把人整個地抱起來回了臥室,黑暗沒有一絲光線的房間里無疑平添了一絲曖昧的氣氛,寬大的雙人床上,兩人抵死纏綿地極盡渾身力氣。

  等到粗重的喘息聲微微平息,這才抱在一起安靜地看著對方黑亮的眸子,空氣中,一絲異樣的氣息漸漸彌漫開并隨之消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