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12章 常委會上的手腕
  (今天單位里事情多,更新晚了。)

  辦公室里,周揚捏著手上的這份簡歷,腦子里也在極快地轉動。

  這個謝凱文的個人情況他基本上了解的差不多了,從掌握的情況來看,確實是一個好苗子。

  南財經濟學專業的科班出身,最難得的是文筆也不錯,而且作為一個高校里的普通干部,對淮東的發展情況竟然能十年如一日地保持關注。

  如果不是心有所想而是單純的愛好的話,那此人的毅力絕對是遠超常人,雖然年少輕狂走了不少彎路,但是從這幾年的發展來看,應該是被有意雪藏了,不過這是壞事也是好事,經歷了這么一遭,性格倒是被磨得沒有那么多棱角。

  最重要的是,謝凱文出身高校學院的經歷,多少讓周揚對這個年輕人有那么一點認同感,仿佛從他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而此刻。

  看到周揚沉默著一言不發的神態,站在辦公室里的陳先森心底也暗暗松了一口氣,很顯然,如果周書記對這個人選不滿意的話肯定不會是這副反應。

  實際上這一次挑選秘書,陳先森確實是花了不少的心思,畢竟他很清楚自己雖然初步獲得了周書記的認可,但是能力還是首位的因素,挑選秘書就是自己朝周書記靠攏的第一步。

  “人還不錯,老陳你辛苦了!這樣吧,我等會還要去參加常委會,這個謝凱文你讓他明天上午來一趟辦公室,我先跟他聊聊再做決定。”

  陳先生聞言心底一熱,當即就說道:“不辛苦不辛苦,書記,那您先忙,我馬上就通知他準備一下明天過來。”

  見周揚點了點頭這才拉開門離開。

  辦公室里,周揚看著陳先森放在自己桌子上的簡歷,這個陳先森看來確實是用了心,找人能找到高校里面,而不是從政府機關或者基層的區縣里面挑,如果最終這個謝凱文真的會成為自己的秘書,恐怕不少人也會傻眼吧。

  下午3點鐘,周揚正式參加了來淮東之后的首次常委會。

  按理說這一次常委會早就已經開了,一方面他這個新任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過來,常委班子那邊肯定要對工作分工進行調整。另一方面估計不少常委們也想探探自己的底。

  下午的常委會由市委書記滿明光主持,不過會議一開始周揚就察覺到了會議室里的氣氛有些微妙,第一項議程竟然是討論他此前所提議的關于清查和整頓全市處級及以上領導干部的辦公用房問題。

  “這個問題以往市委市政府關注的力度不夠,既然這一次周副書記提出來了,那大家就討論一下,看看怎么開展這個工作為好。柳書記,要么你先說說,你們紀委負責干部的監督調查工作,這個事情可是你們的職責范圍之內。”

  會議室里。

  市長孟玲玉在滿明光的話音落下之后第一個發言,而眾人聞言頓時也是一臉的唏噓,不少人更是抬頭朝周揚看了一眼。

  清查和整頓領導干部的辦公用房問題?這個周副書記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怎么會把注意力放到這么一個問題上面來。

  要知道領導干部的辦公用房雖然有相關的組織規定,但是規定是死的,人是活的,活人總不可能被尿給憋死。

  真要說完全按照規矩來辦事情那也沒有錯,但問題就在于現實情況是,作為領導干部總不可能親自去安排和布置自己的辦公室,可以說基本上都是下面的人去做這些事情。

  官場上的規矩大家心里都懂,下面的人給領導安排辦公室,雖說不會大肆鋪張,但是總不可能很磕磣,在規則允許的范圍之內有所調整也是應該的。

  這一點大家心里都有數,久而久之了自然就成了約定俗成的一個事情,無非就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問題。

  如果真的要對這個問題進行清查和整頓的話,那十有八九全市九成以上的領導干部有一個算一個肯定都跑不了。

  在眾人看來,這明顯就是一個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即使真查出來了又怎么樣?是換辦公室還是在辦公室里面砌一堵墻?這么搞的話豈不是更加的浪費。

  “滿書記,孟市長,關于這個問題如果真的要查的話,我看不如由委辦和府辦成立一個專項工作小組,先把具體的數據拍摸一下再考慮紀委是否介入,如果一開始就由紀委介入的話,那事情的性質恐怕就不一樣了。”

  會議室里紀委書記柳茂開口道。

  而柳茂的話音落下,市委秘書長、委辦主任年家華立即呵呵笑著開口:

  “柳書記,話也不能這么說,領導干部的辦公用房本身也是屬于干部廉潔和八項規定里面的內容吧,紀委出面清查這個事情也是名正言順啊,既然周副書記提出來了這個問題,恐怕委辦和府辦成立專案組不合規矩。”

  年家華的話說完,此刻坐在孟玲玉一側,周揚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嘴角更是露出一絲冷意。

  一個紀委書記柳茂,一個秘書長年家華,這兩人倒是踢的一腳好皮球,不過最厲害的還是孟玲玉。

  就這么一個簡單的問題拿到常委會上來,按理說她這個市長完全是可以一錘定音的,結果硬生生地弄成了燙手山芋。

  抬頭朝市委書記滿明光瞥了一眼,只見此刻這位市委書記竟然低著頭在那里寫寫畫畫,仿佛此事跟他這位市委書記沒有任何關系,一時間周揚自然明白了滿明光的意思。

  無非就是想借孟玲玉敲打敲打自己,雖然省委高調讓他下放,但是這也并不意味著淮東的一畝三分地上他周揚就說了算。

  想到這里,周揚也不沉默了,立即笑著咳嗽了兩聲說道:“既然這個問題是我率先提出來的,那我也說兩句。”

  “領導干部辦公用房的問題事關我們淮東市委嚴格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的力度,事情雖然不大,但是一旦出了問題也不是小問題,先前公務員選拔的前車之鑒我們淮東是堅決不能忘的。”

  周揚一句話說完眾人果然狠狠一震,就連一直在那里宛如吃齋念佛的市委書記滿明光都不由得抬頭朝周揚看了一眼。

  這頂帽子扣得厲害啊!

  這么一說的話,這個事情就是再小也小不了了,淮東的班子此前連根拔起,根本的問題不就是因為社會輿論引爆的嗎,而且幾名市委班子成員最終吃掛落或者被處分的理由就是因為嚴重違背了八項規定和組織紀律。

  會議室里。

  周揚這番話可以說完全就是堂堂正正的出大招耍陽謀,然而他的話還沒說完,不過在再次開口之前,周揚極快遞朝眾人臉上的表情看了一眼,見達到了自己想要的效果,這才頓了頓繼續說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