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11章 熟悉的影子
  五更!

  淮東,南江財經大學。

  作為整個南江省唯一一所財經類的重點高校,位于淮東市的南江財經大學不僅僅是一所無數學子心心向往的名牌高校,而是也是淮東市一個比較知名的旅游景點。

  當然,這并不是因為南財作為高校的原因,而是在南財的校園里有著不少被編入省文化廳文物檔案的歷史文物古跡。

  實際上即使不算上這些,光是在南財東校區菁園里面的那幾棵有著200年以上歷史的銀杏樹,也足以讓這座校園成為來到淮東的游客心中首選的目的地之一。

  ……

  按理說30歲的辦公室副主任(副科級)在同齡人中已經算是混的相當不錯的了,但是對于謝凱文來說還真就不是這么一回事。

  要知道,作為南財經濟學院的辦公室副主任,謝凱文自打21歲那年畢業留校后就在辦學院公室里先后歷經了科員、教學秘書、行政秘書然后再到組織宣傳員等職務。

  更是在不到4年的時間里,也就是24歲那年就被提任為辦公室副主任(副科),但是如今一轉眼6年就要過去了,再有不到一個禮拜就是自己30歲的生日,自己這個副主任竟然仍然紋絲不動。

  不僅僅如此,其實謝凱文心底很清楚,自己想提到正科級基本上是沒什么希望了。

  作為淮東本地人,他的家庭條件雖然算不上大富大貴,但也是溫飽有余。然而在南財待了八九年的時間,有時候謝凱文也不清楚自己這個年紀還留在學院熬資歷究竟是對還是錯。

  要知道當初跟他一起畢業的同班同學里面,現在要么成了企業的中高層,年薪幾十上百萬都有,要么就是自己創業,混得一般的也有個月薪萬兒八千的加上孩子老婆熱炕頭,就更別說有進體制內現在已經快要混到副處的高人了。

  而他呢?

  大學畢業到現在,當初留校的時候羨慕的人不在少數,可是八九年過去了,自己還是一個辦公室副主任。

  至于結婚……呵呵還是算了吧!畢竟當初分手的時候吹下的牛逼沒有實現結什么婚。

  當年……還是太年輕啊。

  辦公室里,謝凱文敲完文檔上面的最后一個字,隨即就點擊了保存,這是一篇關于淮東市龍湖公園建設項目的評論性文章。

  這些年在辦公室,謝凱文要說唯一值得自己得意的地方,那就是以經濟學科班專業的出身硬生生憑借寫作的個人愛好成了國內幾個新聞平臺的簽約撰稿人。

  不過正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他這個撰稿人剛入行那幾年初生牛犢不怕虎,著實寫了幾篇好文章,但是無一例外都是抨擊淮東市政府的施政方針,結果可想而知。

  自打前幾年提任為辦公室副主任以后,他就再也沒有動彈過。

  學院的前任書記倒是主動把他往學校的人事處和組織部推薦過幾次,但是每一次都會被卡在校領導那邊,結果自然就是一批又一批當年一起進校的人提正科了,而他還在原地踏步。

  要說謝凱文心底沒有一點怨言也不大可能,只不過在職場這么多年,他身上的棱角也差不多都磨的圓潤了。

  有時候想想,其實在學院里做個副主任也挺好的,風不吹日不曬,寫寫稿子做做材料,雖然工資低了一點,但是養老肯定是夠了。

  只不過這幾年的同學聚會他是真的一次比一次不想去了,主要還是拉不下面子。

  “謝主任,你還不下班?”

  “我等會,你先走吧。”

  抬頭跟坐在自己對面的同時打了聲招呼,謝文凱繼續埋頭修改電腦上的那份稿子,只有在這個時候,謝文凱才會覺得自己呼吸的空氣也變得格外的自由。

  這篇稿子實際上他早就想寫了,但是一直都在猶豫,因為龍湖公園是淮東市政府這兩年重點打造的一個旅游景點,據說耗資接近5個億。

  5個億當然是傳言,其實為了寫這篇稿子,謝文凱已經找到了很多網上看不到的資料,真是的情況是截止到目前為止,這個項目已經耗資接近8個億了,如果再繼續下去的話,最終工程交付,沒有10個億都拿不下來。

  在謝凱文看來,淮東市政府這10個億幾乎就是打水漂的投資,為什么這么說?

  一來淮東作為南江省北部地區的經濟重鎮,實際上并不是以旅游發家,而是一座以交通條件崛起的城市。

  二來隨著全國尤其是全省高速公路和高速鐵路網的不斷完善,淮東其實已經不具備那種交通優勢了。但是決策者很顯然被此前外來人口眾多的假象迷花了眼睛,錯以為修建這么一個旅游景點就能把人給留住。

  至于其他的理由,謝文凱即使不用去查資料,僅憑這些年他一直跟蹤淮東的發展情況就知道,真的太多了。

  譬如,這10個億完全可以用來改善淮東市區的交通,或者改善市區連接下面四縣的交通條件。再不濟也可以用來做市政建設,把市區那種侵占道路,侵占綠化帶以及最基本的衛生和城建解決一下,就更別說去投資教育和醫療了。

  所以在謝凱文看來,這個項目簡直就是雞肋,棄之可惜,食之無味。

  但是很可惜,他寫的這篇文章無非也就是自娛自樂一下,至于投稿?其實自打前兩年他就不再干這個事情了,畢竟有時候人還是要向現實低頭的。

  不過謝凱文恐怕怎么也想不到,此時此刻他的簡歷卻被淮東市府辦主任陳先森送到了新來的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周揚的手上。

  辦公室里。

  周揚也沒想到陳先森的動作會這么快,自己交代他不過兩天的時間,這位陳主任就把秘書候選人的簡歷送到了自己這邊。

  “老陳,這個謝凱文跟你是什么關系?”

  雖然已經決定用陳先森這個人了,但是挑秘書不是什么小事情,周揚自然要問清楚。

  “周書記您真是慧眼如炬,不瞞您說,在調任市府辦擔任辦公室主任以前,我一直在省財大的經濟學院擔任學院黨委書記。”

  “這個謝凱文是當時我們經濟學院畢業留校的一個年輕小伙子,現在是經濟學院辦公室副主任,他的情況比較復雜……”

  辦公室里,陳先森洋洋灑灑就是數千言把謝文凱的情況都介紹了一遍,周揚倒是也沒有露出什么不悅的表情。

  其實在看完手上的這份簡歷,再聽陳先森介紹完這個謝凱文的情況之后,周揚隱約從這個叫謝文凱的年輕人身上看到了一絲熟悉的影子,只不過當年他碰到的是李文芳,而這個謝文凱的運氣就沒自己這么好了。

  (兄弟們,五更了,有鮮花沒?)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