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09章 官場處處皆學問
  (第三更!接下來就是第四更了。)

  “滿書記,周副書記這么做,未免有些小題大做了吧?關于領導干部的用房標準問題,我們淮東這邊向來就是按照要求執行的,但是這中間難免會有一點誤差,如果照搬條例的話,難不成全市的領導干部全部都要把辦公室重新裝修一遍。”

  辦公室里,年家華斟酌片刻后突然開口道。

  在他看來,周揚此舉當然是在找茬,但問題是你一個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如果連這個問題都死扣著不放的話,那下面的人怎么開展工作。

  然而令年家華意想不到的是,聞言滿明光竟然呵呵冷笑著瞪了他一眼。

  “小題大做?這句話你要么去當面問問周揚同志?”

  一時間年家華臉上的表情也是尷尬得不行,在淮東,誰都知道他這位秘書長是市委滿書記的嫡系。

  在滿明光面前他敢這么說,但是如果當真要他去找周揚說這句話的話,恐怕他年家華還沒這個膽量。

  “行了,老年,你也不要凈顧著去琢磨這些沒影兒的東西,周揚同志的為人我很清楚,這一次省委讓他來淮東,意思我想你應該也很明白吧。”

  年家華點了點頭。

  這一次周揚異軍突起強勢入淮東,擱在古代那就是欽差大臣,要說省委對淮東沒有意見那是不可能的。

  而且周揚一來就把市委副書記跟常務副市長兩個職務一肩挑,省委支持他的信號更是無需多說。

  換句話講,只要這位周副書記兼周副市長不把淮東的天捅個窟窿,那作為市委書記的滿明光跟市長孟玲玉,就絕對不可能會在這種小問題上跟他鬧翻臉。

  “干部用房標準是組織上的規定,不管是你還是我這個市委書記都要嚴格遵守,這樣吧,這件事情我回頭找周揚同志聊聊,具體怎么操作到時候再說。”

  聞言年家華還想說什么,不過看到滿明光已經低下頭繼續看面前的材料,他也只好點了點頭起身離開了。

  不過心底已經打定主意這件事情他堅決不會插手,燙手山芋就交給陳先森那個倒霉蛋去處理吧。

  畢竟滿明光的話雖然說的并不透徹,但是意思卻很明顯,如果周揚真的要拿這個問題給全市的領導干部上眼藥的話,滿明光絕對是舉雙手贊同。

  另一側。

  接下來一連兩天,周揚都沒有等到關于辦公室超標這個問題的回復。

  然而正當他準備打電話到府辦那邊的時候,這天一早陳先森就敲開了辦公室的門,隨即不等他開口立即就說道:

  “周書記,這兩天我已經讓人嚴格按照組織上的規定重新安排好了您的辦公室,您看要么今天抽空過去看看合不合適。”

  “另外,還有個事情我想跟您匯報一下。”

  實際上此時陳先森內心也焦灼到了極點,因為這個問題他也算是看明白了,市委秘書長年家華顯然不想過問這個燙手山芋。

  更重要的是,陳先森已經看到了問題的關鍵在什么地方,在他看來,這位周書記初來乍到,既然第一個問題就是對府辦挑選的辦公室不滿意,那十有八九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既然如此的話,那自己索性就賭一把,徹底跟著周書記一條道走到黑。

  而此時,周揚聞言總算是抬頭超陳先森看了一眼,隨即就點了點頭。

  見狀陳先森立即將手里準備好的一份材料放到周揚面前,同時開口說道:“周書記,這是我整理的一份關于目前市委市政府各個領導的辦公室用房情況。”

  辦公室里。

  周揚拿起材料看了好一會兒,對于陳先森而言無疑更是尤為漫長,畢竟他現在是在拿自己的前程在賭博。

  他這個府辦主任雖然看似風光,但是更進一步的可能性就目前來講非常小,上面委辦那邊有秘書長年家華是市委書記滿明光的人,可以說升任委辦主任肯定是沒戲了,而政府這邊,市長孟玲玉很快就要退居二線,這條線幾乎也等于斷掉,更何況孟市長的秘書還是府辦的副主任。

  本來陳先森也認為自己大概率要在府辦主任這個位置上干到退休,但是作為一個還不到五十的干部,心里怎么可能會甘心到此為止。

  周揚的到來對他來說無疑是一次天大的機會,陳先森久在官場,自然是深諳富貴險中求的道理。

  屋子里,周揚總算是看完了手中的材料,而看到面前這位年輕的副書記終于抬起頭的時候,陳先森霎時就有一種口干舌燥的緊張,因為周揚眸子里的眼神實在是太過凌厲了,仿佛一下子就看穿了他的心思。

  好在隨著周揚一開口,陳先森總算是松了口氣。

  “這份材料確實很詳實,你費心了!這樣吧,材料先放在我這里,等有空我再好好看看,至于辦公室那邊你幫我把關吧,切記一定要嚴格按照組織上規定的標準來。”

  來淮東周揚自然不是為了一間辦公室,實際上對他而言,辦公室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陳先森交給自己的這份材料,或者說投名狀。

  這個陳先森確實很有腦子,而且膽子也大,至于能力怎么樣還要再看看,不過既想馬兒跑又不想給馬兒吃草肯定不行。

  想到這里周揚又開口道:“還有件事,我這剛到淮東還是兩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開展工作嘛也不知道從哪里下手,委辦那邊之前年秘書長準備給我安排一個秘書,不過考慮到今后我的主要工作還是放在政府這邊。”

  “所以挑選秘書的事情,怎么樣?要么老陳你再辛苦一回?給我挑選一個合適的人選上來?”

  把挑選秘書的事情交給陳先森這位府辦主任去做,周揚自然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一來委辦那邊秘書長年家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肯定是跟市委書記滿明光穿一條褲子。

  二來府辦這邊這位陳主任雖然名義上是府辦主任,但是市長孟玲玉的秘書卻是副主任,以前孟玲玉是常務副市長的時候倒無所謂。

  但是孟玲玉升任市長之后,陳先森的地位就很尷尬了,作為府辦主任,副手是市長的秘書,那這個副手究竟是下屬呢還是一尊菩薩可就說不清楚了。

  現在陳先森既然有意朝自己靠過來,那他自然不會拒絕,將挑選秘書的事情交給他去做,這無疑是自己給的一種信號,正好也順便通過挑選秘書這件事情看看陳先森的眼光和能力究竟如何。

  而此時此刻聽到周揚的這句話,陳先森可以說是極度亢奮了,原本心底戰戰兢兢的情緒霎那間就消失不見。

  “不麻煩不麻煩,書記您放心,我一定擦亮眼睛好好挑爭取讓您滿意,不過周書記,您看秘書的人選是從機關里面挑還是從基層挑更合適一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