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08章 人的名
  (第二更,今天爭取4-5更)

  淮東市委。

  在市委大樓這邊安排的辦公室里,周揚一坐下來嘴角就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無奈之色。

  很顯然,市府辦那邊陳先森恐怕事先對辦公室的安排并沒有做好第二種準備,自己這一招下去雖然能探探市府那邊的底,但是確實也是無奈之舉。

  說得好聽一點,這叫獨立特行,但是不好聽那就叫沒事找事了,如果是在正常的情況下,自己這種行為遭到孤立是肯定的。

  但是在眼下的淮東,周揚卻并沒有這樣的顧慮。

  一來先前談話的時候他已經了解過市委書記滿明光跟市長孟玲玉的辦公用房使用情況,因為有了前車之鑒,這兩位一把手都很謹慎,在這個方面并沒有出現那種超標很嚴重的情況。

  二來這一次他高調下放淮東,明眼人都知道他周揚是拿著尚方寶劍下來的,搞什么韜光養晦那就是多此一舉。既然如此,反倒不如兵行險大刀闊斧地行正道施陽謀。

  這段時間周揚其實一直都在思考履新淮東之后怎么打開局面的問題。

  要知道經濟發展并不是一個單一的問題,而是一個非常龐雜的系統性課題,不僅僅受制于組織人事、體制機制以及固有的基礎等等因素,思想、習慣甚至觀念等多種因素都會對經濟發展產生阻礙或者促進的作用。

  這一次來淮東固然是欽差大臣不假,但是他對淮東的情況掌握的并不多,市委班子的成員到任的那天倒是見過了,但是除了市委書記滿明光,目前跟其他的常委都沒有正式見過面。

  最令周揚詫異的是,到現在為止,自己履新已經第三天了,但是市長孟玲玉似乎沒有一點要跟自己談話的意思。

  所以在周揚看來,既然沒有人主動而是等他出招,那自己就只好順水推舟了,而且挑了一個看似不起眼,但是卻直擊根本的問題。

  領導干部用房超標,這是一個妙招,也是一個歪門路。

  作為前任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周揚在一年多的干部考察工作中其實早就已經發現這個問題在南江省的地市是普遍存在的一個情況。

  但是這個問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一般如果不是發現重大問題的話,紀委部門也不可能專門去為了這個事情得罪領導,所以久而久之這個問題就成了一個約定俗成的慣例。

  不過自己這一招打出去,究竟會惹出什么樣的反應,目前他還不好判斷。

  另一側。

  正如周揚所料,在他轉身離開政府大樓之后,陳先森確實有點懵了。

  畢竟是市府辦主任,其實在周揚到任黃江之前,陳先森就已經專門研究過周揚這位副書記、常務副市長的履歷情況。

  作為省委組織部前任副部長,而且是主持過日常工作的副部長,周揚的能量可想而知。

  這一次兼任省委辦公廳副秘書長的頭銜來到淮東,可以說明眼人都知道這位周副書記在淮東的地位絕不會比市委書記滿明光和市長孟玲玉差多少。

  面對這樣一個年輕而又強勢的領導,陳先森心底自然有一種天然的敬畏感,在辦公室安排這一塊更是親力親為。然而他沒想到的是,周揚甩出的第一個問題竟然是辦公室規格超標了。

  一時間,陳先森的心情可想而知。

  “秘書長,您說周書記這到底是什么意思?”

  辦公室里,陳先森回來之后左思右想都不知道該怎么處理這個問題是好,要知道即使他這位府辦主任不掌握具體的數據,但是按照通常的情況來推測都清楚,淮東市委市政府以及直屬的機關和所轄的四區四縣里面,超標的領導干部絕對不止一個。

  如果真的按照周書記的意思來辦的話,那其余的領導會怎么想?連市委副書記跟常務副市長的辦公用房都嚴格按照標準來,他們屬于什么?這一棒子打死的人可不止一個,而是一大串。

  但是如果不按照周書記的意思來整改的話,自己這個府辦主任恐怕就要成為周書記履新之后第一個祭刀的倒霉蛋了。

  所以想到這里,陳先森第一時間就聯系上了市委常委、委辦秘書長年家華。然而話筒里,聽到陳先森說的這個情況,這位年秘書長一時間也有些呆住了。

  辦公室超標?

  新來的周副書記怎么會把關注點放在這個問題上面?這不是找茬么。

  但是隨即年家華就搖了搖頭,畢竟每個領導的思路都不一樣,周揚年輕,而且又是攜省委辦公廳副秘書長的威勢而來,說他故意找茬肯定不可能,十有八九是有什么深意才對。

  “先森,我看這件事既然是周書記提出來的,那你應該問他本人才對啊,你問我難不成我知道該怎么處理?不過你不要忘了,周書記可是擔任過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的人,超不超標的問題,他應該比我們都清楚吧?”

  說完年家華立馬就掛了電話,隨即嘴角就露出了一絲冷笑。

  在他看來,這個周揚剛一上任,不卻基層搞調研,也不在機關找人談話,偏偏就出了這么一招,確實是有些令人匪夷所思。

  但是不得不說,周揚拋出來的這個問題雖然很不起眼,但是確實一個頑疾,甚至是極為燙手。

  毫不夸張地說,就因為這么一個小問題,如果處理不好的話,這位周副書記完全可以上綱上線大發雷霆把全是大大小小的領導干部全部都訓斥一通,甚至完全可以來一次廉政整頓。

  畢竟作為黨委副書記,分管全市領導干部思想作風問題本身就是他的職責。

  不過這個事情肯定也不能真的不管不問,如果出了什么問題他這個秘書長兼委辦主任肯定也有責任。

  念及此處,年家華立即就起身敲開了市委書記滿明光的辦公室。

  “那你的意思呢?”

  辦公室里,滿明光同樣意識到這個問題的棘手之處,不過相比于年家華的想法,他心底更多的是有些苦笑。

  因為在他看來,這位年秘書長對周揚的了解還是太少了,以前在黃江的時候,滿明光就知道周揚是有名的強項令。

  這一次高調出任淮東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而且身上還兼著省委辦公廳副秘書長的職務。

  人的名樹的影。

  可以說周揚做出的每一個決定絕對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斷然不只是找茬那么簡單啊。

  (求鮮花求催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