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07章 辦公室超標問題
  正如此前周揚跟省委書記嚴峻談話中所說,作為南江省的經濟重鎮之一,淮東市近些年的發展速度雖然十分可觀,但是發展的天花板還是太低了。

  實際上,在接到通知后,周揚立馬就跟安山市委書記肖巍然有過一次十分深入的交流,對于周揚這一次不可思議地以身兼三職的威勢下放淮東,肖巍然多少有些覺得詫異。

  不過接到周揚的電話,肖巍然也不覺得意外,通話中他并沒有隱瞞什么,而是真的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地將整個淮東的情況向周揚介紹了一遍,兩個人的這一次通話足足有一個多小時。

  然而結束跟肖巍然的談話之后,周揚不僅僅沒有覺得輕松,心底反而變得異常沉重,因為淮東的局面可能比他想象中的情況還要更加惡劣一些。

  眾所周知。

  作為一座在地域特色、資源儲備以及產業基礎等方面缺乏顯著優勢的政策導向性城市,淮東的發展跟上個世紀中后期國家大力發展交通的政策有關,在當地的淮東人口中,一直都有淮東市是一座火車拉來的城市的稱呼。

  然而隨著進入新世紀以后,國家高速公路網和高速鐵路網的飛速發展,這種交通條件的樞紐性地位已經不再是淮東的優勢,隨著優勢的蕩然無存,淮東發展的瓶頸自然而然就漸漸開始出現。

  眼下雖然全市的經濟仍然能保持一個較快的增長速度,但是后勁已經明顯不足了,尤其是傳統產業遲遲沒有進行轉型升級,產業結構崩盤是必然的結果。

  周揚兩世為人,當然知道最多再過3-5年的時間,淮東的經濟必然會陷入發展停滯甚至是倒退的局面。

  11月中旬。

  周揚正式履新淮東擔任市委副書記、常務副市長一職,淮東市委市政府舉行了極為隆重的歡迎儀式。

  “周老弟,我還想著省里會派誰過來,萬萬沒想到竟然會把你這位經濟專家送到淮東啊,怎么樣?來淮東這幾天有沒有什么想法?”

  周揚已經來淮東好幾天了,不過除了上任當天以外,今天還是他第一次跟市委書記滿明光碰頭。

  對于滿明光這個人他其實還是比較了解的,除了在周揚擔任省委組織部副部長期間一直聯系密切以外,當初擔任黃江縣委書記的時候,滿明光就是東江市市委書記。

  不過當時的聯系并不多,更多的是工作上的交流,兩人真正熟絡起來還是周揚進軍省城之后。

  時隔小半年再次見面,周揚明顯感覺得到滿明光的臉色差了不少,向來也猜得到淮東的壓力并不算小。

  “要談想法,一句話,盛極而衰啊!”

  辦公室里,周揚頓了頓,過了好一會兒這才開口道。

  聞言滿明光臉上立即露出一絲凝重的表情,隨即又狠狠地打量了面前的周揚一眼。

  其實關于周揚在經濟建設方面的眼光和能力,滿明光當初在周揚上任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的時候就有過專門的研究,不僅僅對周揚在東海市擔任江灣區經貿委主任的一系列做法進行了細致的觀察,而且還看過他在黃江縣委書記任上的一些做法。

  從心底上講,他雖然并不認為周揚真的屬于經濟專家,但是搞經濟建設的能力確實不容小覷。

  但是周揚剛才的這一句話卻突然讓他有些懷疑自己可能小看了對方在推動經濟建設方面的能力。

  盛極而衰…是啊!現在的淮東可不就是盛極而衰么。

  “可惜,大多數人都看不到這一點,我看淮東現在的思想導向就不正確,被眼前的經濟增幅迷惑了眼睛,看不到背后深藏的隱患。”

  “當然了,滿書記,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到底屬不屬實,接下來我還得花時間認真做一做調研,沒有調研就沒有發言權嘛。”

  耳側再次聽到周揚的聲音,不過這一次滿明光卻笑不出來了,不得不說,周揚的這幾句話確實戳到了他的痛點上面。

  在調任淮東市委書記之前,其實滿明光雖然對淮東的情況已經有了部分了解,但是真的來了之后他才發現,淮東的很多問題可以說是觸目驚心,遠比自己看到的要復雜得多。

  周揚后面那句話,未嘗不是自己調任淮東之前的真實寫照,還是被數據迷花了眼睛啊。

  “哈哈哈,你這個一家之言好啊,要是我們市委班子里面的領導都有你這個一家之言,我看淮東就真的不愁發展了。”

  說這滿明光忍不住揚起手敲了敲桌子,周揚聞言也不說話,不過心里卻有些疑惑。

  滿明光這句話話里有話啊!

  按理說作為市委書記,滿明光對班子的掌控絕對是獨一無二的,但是現在他這位市委書記都說出這種話,難不成淮東的市委班子掌控起來有難度?不至于啊。

  不過一時間他對淮東的情況也不是很熟悉,所以周揚也沒有多想。

  辦公室里,兩人聊了約莫半個鐘頭之后,周揚這才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因為同時兼任市委副書記和常務副市長兩個職務,所以按理說他在市委和市政府兩邊都是有辦公室的,不過這一次履新淮東,用省委書記嚴峻的話來說,那就是專門來釘釘子搞發展的。

  所以為了工作方便,周揚直接就拒絕了市委辦公室在兩邊都各設一個辦公室的提議,而是把辦公室改在了市政府這邊,今天還是他第一次來這邊的辦公室。

  “周書記,您看看辦公室的布置還需不需要調整?”

  辦公室里。

  周揚進去轉了一圈,心里暗暗點了點頭,畢竟是市領導而且還是三把手的辦公室,條件確實不是以前省委組織部那邊能比的。

  辦公室坐北朝南,光線很好,地上是黃褐色的實木地板,家具基本上都換過新的,進門是一個小型的接待室,在辦公室里邊還有一個面積不大的休息室,應該是從辦公室里面隔出來的,不過加起來確實不小。

  “規格符合組織上的規定吧?”

  此刻跟在他身后的是政府辦主任陳先森,不過周揚并沒有回答而是反問了一句辦公室規格的問題。

  然而聽到周揚的聲音,身后的陳先森頓時就面露難色地僵在那里,周揚見狀自然也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實際上,盡管早在2014年組織就下發了正式的文件對領導干部的辦公用房標準進行規定,但是周揚很清楚,一些地方往往會采用各種手段來規避這個問題。

  如果是平常情況下,他自然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正所謂水至清則無魚,而且兩個一把手都沒提出這個問題,反而是他一個副職領導提起來,自然不是很合適。

  但是周揚很清楚,他這一次來淮東,明面上是來搞發展的,但是這個發展怎么搞?說的通俗一點就是找茬來了。

  于是在府辦主任陳先森一臉愣神的表情中,周揚冷冷地撂下一句話,隨即徑直就離開回了市委那邊。

  “陳主任,辦公室很不錯,你們大家都有心了,不過既然組織上有規定,那我也不能搞特殊,這樣吧,你讓人嚴格按照領導干部的用房標準重新布置一下,這一間我就不用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