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04章 意外的任前談話
  深秋的晚風透窗而入,窗簾拂動發出簌簌的響動。

  咔嚓一聲輕響。

  安曉潔推開門進來,將手上那盤切好的蘋果放在桌子上,隨即俯身在自個男人背上抱了一下。

  相識相愛多年,如今她也已然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了,懷里的這個男人隨著時間的流淌也越發變得沉穩,有時候回憶起當初兩個人第一次在東海大學人事處的會議室里見面的情形,她也不由得會在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緣分真的很巧妙,就像是一座橋。

  一次遇見就可以讓兩個此前沒有任何交集的兩個人彼此扶持,共同度過三年,五年,十年,以及一個又一個十年。

  但是此刻盯著電腦屏幕上的新聞畫面,安曉潔明顯察覺到周揚身上散發著一絲焦慮和苦悶的氣息。

  輕輕在他臉側親了一口,雖然已經是夜深,但是安曉潔并沒有過多打擾他的思緒,僅此而已,隨即就輕悄地離開了書房。

  屋子里。

  啪嗒一聲。

  打火機橘黃色的火光映襯著臉上的皮膚,俊朗的五官在這一刻顯得猶如刀削石刻一般棱角分明,深鎖的眉眼間漸漸流露出一絲堅毅的表情。

  點了根煙,周揚狠狠地吸了一口。

  老實說,肖巍然的幾句話雖然多少有些醉翁之意不在酒,但是他的心底確實被擾動了,此刻更是有些不平靜。

  正如肖巍然所說,這一次東江的變故,必然會導致幾個地級市的人事發生一次小范圍的調整。

  作為剛履新的安山市委副書記、代市長的彭潤生下馬是必然的結果,東江市這幾年新開辟的旅游路線幾乎是他一手操刀,旅游路線背后的項目工程更是他在任期間的大手筆,要說這里面沒有幺蛾子恐怕沒有人會相信。

  不過肖巍然的意思周揚也很清楚。

  一方面,這個老狐貍這一次履新安山本來就屬于破格任用,如果在安山做不出成績,他的仕途基本上也就到此為止了,現在出了這么一檔子事情,安山的形勢無疑會更加錯綜復雜,光是頂住省里的壓力都很棘手。

  另一方面,兩人同屬于譚文山一系的人馬,而且自己又是省委機關下放的干部,如果自己能夠出任安山,市政府一把手肯定是干不了,最多干一個常務副市長。

  這樣一來的話,自己如果要干出成績,就必然會背靠肖巍然這個書記幫他牽制住市長,對于肖巍然而言這絕對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但是卷入這個漩渦去給肖巍然沖鋒陷陣,說實話周揚打心眼里就不是十分樂意,更別說去安山本來就困難重重。

  然而不得不說,肖巍然的這一番話確實令人心動,如果真的能去安山干一任常務副市長的話,那自己在副廳級就真的圓融圓滿了,下一步不管是提任市長還是擔任省直機關的一把手都會水到渠成。

  而且常務副市長是市政府進班子的二把手,做出成績并不難,只不過這個話不好開口啊!

  自己剛剛才被任命為副秘書長,難不成立馬又要開口去要官?書房里,周揚也覺得有些頭疼無比。

  另一側。

  就在周揚苦惱的同時,在經過一天一夜的奮戰后,整個事故現場總算是徹底被捋清了,但是事態的嚴重性也超乎了眾人的預料。

  東江市政府幾乎是在第一時間就召開了新聞發布會,發布會之后,南江省省紀委立馬就行動起來,首先對涉事的全部人員進行了逮捕。

  當天晚上,安山市委副書記、代理市長彭潤生就已經被省紀委的人帶走,緊接著淮東市委副書記、代理市長石進才同樣被省紀委約談。

  多事之秋,整個南江省圍繞著這一次的事件再一次變得暗流涌動,不難想象的是,有人會因此終結原本一片光明的政治前途,也有人會因禍得福。

  ……禮拜一。

  雖然正式的任命通知已經下來了,但是省委辦公廳那邊還沒有給他發正式辦理入職手續的通知,所以周揚也沒有急著去報道,而是一大早就開車到省委組織部那邊,隨即就上樓去清理辦公室里的東西。

  走廊里不少人看到他的時候仍然很熱情地笑著打招呼,不過稱呼已經從原來的周部長換成了周秘書長,一時間周揚對這個新的稱呼明顯還有些不大適應。

  因為組織部本身就是在省委機關大樓里面,跟辦公廳那邊也僅僅只是隔著一棟樓而已,所以周揚自然也不用把所有的個人物品都帶走,只不過是收拾好之后暫且放在辦公室那邊就行了。

  “周秘書長,我看您的東西也不用換地方了,暫且就放在這里吧,等您什么時候到辦公廳那邊報道了,到時候我給您送過去。”

  辦公室里,組織部辦公室主任高杰一臉笑意地說道,而周揚聞言則戲謔地問道:“這樣好嗎?辦公室你們是不是還要整理出來使用?”

  “沒有沒有,周秘書長,您這間辦公室我們暫時也不會動的。”

  實際上周揚也知道他這個副部長離任,辦公室自然要空出來交給下一個人使用,不過高杰明顯是要特事特辦。

  “那我可就要鳩占鵲巢了。”

  等高杰離開之后,周揚腦子里也不由得想起當初自己剛剛來組織部上任的時候,作為辦公室主任的高杰因為安排辦公室的事情被自己敲打的情形,現在看來,當初自己確實是被人小看了。

  不過現在這位高主任倒是挺懂得察言觀色。

  收拾好東西,周揚原本是想著直接回家等候辦公廳那邊的正式通知,不過想了想還是打算去部長蔡慧那邊打個招呼,不過很不湊巧,蔡慧今天一早就去了省委開會。

  “周秘書長,要不您再等一會兒,部長應該開完會就回來了。”辦公室里一個負責接待工作的小姑娘靦腆地說道,說話的時候還不忘偷偷抬頭瞥了周揚一眼。

  其實在省委組織部這邊,周揚本身就是一個很富有魅力的副部長,再加上他的年紀,很多部門內部的年輕人對他都十分崇拜,畢竟跟自己差不多的年紀,但是人家就已經做到部門領導的位置了。

  “算了,現在我看蔡部長一時半會也有得忙,回頭你跟她說一下,就說這本書是我讓你還給她的。”

  說著周揚就把手里一本關于組織工作研究的大部頭放到了小姑娘手上,隨即扭頭就下樓開車回了家里。

  接下來的兩天,周揚難得清閑下來,不過實際上也沒有完全撒手,而是一直窩在屋子里查閱省委辦公廳相關的資料,第一次進入這種部門工作,周揚也覺得很多東西都要重新學習。

  不得不說,兩天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用來抱抱佛腳還是足夠的,至少不至于兩眼一抹黑。

  禮拜四晚上,周揚總算是接到省委辦公廳那邊的電話,讓他明天上午9點鐘,也就是11月第一個工作周的最后一個工作日到辦公室去辦理報到手續。

  第二天一早。

  周揚匆匆趕到省委辦公廳綜合辦公室那邊,他剛一進門就看到綜合辦公室主任曹軍笑著迎了上來。

  “周秘書長,您可算是來了!”聞言周揚頓時一愣,這是幾個意思?自己可是踩著點過來的,而且還提前了10分鐘左右。

  辦公室里。

  看到周揚抬手看了看手表,曹軍自然也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于是立即笑道:“周秘書長,您誤會了,報道的時間還早,不過嚴書記一大早就吩咐了,如果您過來的話馬上去他那里一趟。”

  聞言周揚頓時也是一愣。

  什么?省委嚴峻書記要見他?

  奇怪啊!難不成一個副秘書長的任前談話竟然要省委書記親自出馬了?

  不過周揚也沒有多想,點了點頭立即就跟著曹軍去了嚴峻的辦公室那邊,等到兩人過去的時候,周揚老遠就看到嚴峻的秘書站在走廊里等著。

  “周秘書長!書記這會兒正在等您。”

  嗯了一聲,跟嚴峻的秘書握了一下手,周揚又轉身拍了拍曹軍的肩膀。

  “曹主任,你先去忙,我一會兒跟領導談完會去找你。”

  見周揚特意跟自己招呼了一聲,曹軍也是一臉的笑意。

  嚴峻的辦公室里。

  周揚推開門恭聲打了聲招呼,等秘書拉上門出去,這才看到嚴峻摘掉鼻梁上的眼鏡朝他看過來。

  “來了?坐吧!如今正是多事之秋,我就跟你長話短說了,文山同志向省委推薦讓你去淮東擔任副書記兼常務副市長,你覺得你有信心能干好嗎?”

  辦公室里,剛剛挨著半個屁股坐下來,周揚一聽到嚴峻的這句話瞬間就愣住了。

  什么?淮東?

  怎么會是這里!而且還是市委副書記和常務副市長一肩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