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501章 笑談之間
  24日,大會正式閉幕。

  毫無疑問,這是一次勝利的大會,更是一次繼往開來、具有深遠意義的歷史性重大會議。

  燕京飯店里。

  結束整個會議議程,此刻周揚也有一種身心疲憊的感覺,不過不得不說,這一次的會議于他而言確實有著無比巨大的收獲,不管是何銘澤的那一番有著言外之意的“敲打”,還是那一位在座談會中的“諄諄教導”,對于一個年輕的副廳級干部而言都是難以想象的人生際遇。

  不過他心底也很清楚,自己能獲得這樣的機遇,多少有些時事造人的意思在里面。

  當前上面消除不同政見壁壘的意圖已經十分明確了,這一次自己出風頭,跟當初譚文山一只腳踏入南江省委班子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省委書記嚴峻把自己推出去自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一個東海的外來干部,在南江省能夠達到如此成就,外界所謂的南江自成一體的輿論也好謠言也罷自然會不攻自破。

  當然,最重要的是,借著一次大會的東風,南江省總算是奠定了全國率先開展干部制度改革,落實干部交流任職制度的名頭。

  “人生際遇真是妙不可言啊,你周老弟這一次算是出夠風頭了,怎么樣?如此喜事,回去難道不請老哥喝上一杯?”

  客房里。

  安山市委書記肖巍然忍不住戲謔地打趣了周揚兩句,實際上一進門周揚就被這位肖書記埋汰了好一會兒,說早知道后面會有那么多事,之前就不應該湊到一起喝茶閑聊了,差點誤了大事。

  不過肖巍然能如此輕松,周揚當然也知道這位肖書記這一次首都之行的收獲也完全不亞于自己,甚至更為驚人。

  作為前任淮東市委書記,在這一次的大會上,肖巍然竟然先后被兩位領導親自點名表揚,認為他改變了南江省南北發展的經濟格局,這個評價不可謂不高,由此也可以看得出來譚文山對這位肖書記的重視程度可想而知。

  不過兩人接觸了這么長的時間,老實說周揚對肖巍然此人的觀感也確實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論能力,能夠在幾年的時間里將淮東的經濟發展水平推動到足以媲美南邊安山的地步,甚至現在兩地完全就是鼎足而立,這一點就足見其功力。

  論為人,肖巍然雖然是南方人,但是為人處事不拘小節,性格也十分直爽,到了廳局級這個層面,肖巍然這種性格已經算得上是一個異數了。不過古往今來都是如此,但凡有能力者多少有些異于常人的閃光點。

  “肖書記言重了,出風頭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尤其是我現如今的處境,難不成您還看不出來?”

  客房里。

  聽到周揚的話,肖巍然沉默了片刻,隨即也一臉唏噓地點了點頭,從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的位置上調任省委辦公廳排名靠后的副秘書長,這的確不是一個多好的選擇。

  不過事已如此,他也沒辦法改變這種結果,只能說有得有失。

  但是在他看來,以周揚的年紀,再加上這一次的機遇,只要在省委辦公廳待個兩三年,熬上幾年資歷,將來下放地市擔任一把手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首都之行結束,不過周揚并沒有跟著代表團一行一起會南江,而是轉道以私人身份去了一趟漢東省海洋市。

  ……包廂里。

  作為東道主,海洋市委書記譚超然親自做東招待了周揚這位既是早年相識到現在的朋友和哥們兒,也是現在仕途上的盟友。

  除了周揚和譚超然以外,包廂里一起吃飯的還有海洋市的市長紀明樓,以及漢東省省政府辦公廳的辦公室主任李一。

  紀明樓是周揚在中央黨校參加處級干部培訓班時的同班同學,也是老熟人,相對來說李一則只有過一面之緣,不過對于這位省長林建永的女婿,周揚還是樂意跟他交往的。

  李一的性格跟譚文山有點相似,為人溫文儒雅富有書生意氣,說話不多,但是人很有正義感,可能林建永能接受這么一個女婿,多半也是因為李一身上的這股子正氣。

  “來來來,周大代表親自蒞臨漢東,我們這幾個土老帽,不好好跟周大代表喝一杯也說不過去。”

  雖然有幾年時間沒見面,不過紀明樓還是那副很活絡的樣子,不過周揚看得出來,譚超然這一次碰到的難題,十有八九是他這位本土市長帶來的。

  但是這一次來漢東,他也不是來給譚超然解決問題的,畢竟身份不符,然而官場上有些話不用說的太透,既然紀明樓肯出現在這里,那就說明他也沒有真的想把譚超然逼到絕境的意思。

  幸好在官場摸爬滾打了這么些年,譚超然自然也知道該怎么做,聽到紀明樓的話,當即就笑著說道:

  “老紀說的對,這家伙現在牛逼哄哄的,連續兩任代表,我估計全國這么多副廳級里面他是頭一個,確實該慶祝一下。”

  聞言幾個人立即舉杯碰了一下。

  “說白了周部長還是工作做得好,南江的青年干部交流工作現在全國都有看齊的意思,漢東這邊聽說組織部也在準備啟動這個工作,到時候指不定還要周部長多多指點。”

  突然聽到李一的聲音,周揚聞言頓時心頭一動。

  李一說這句話雖然聽起來很平常,但是話里也是有話啊,作為南江省省長的女婿,李一現在是漢東省政府辦的辦公室主任,正處級,而且是剛剛提任不久。

  這一次漢東省啟動青年干部交流工作,聽他這個意思應該是有意去省委組織部任職。

  其實這也正常。

  作為目前全國組織工作的重點,干部改革的呼聲一直都很大,如果能去省委組織部任職,擔任一屆青干處的處長或者干部交流處的處長,那提任省委組織部的副部長或者下放到地方去擔任副職都沒問題。

  但是李一這么暗示的目的是什么?

  想到這里,周揚立即笑著開口問道:“老李,我聽說你們漢東剛剛出任省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的汪海潮同志以前擔任過我們徐向陽副省長的秘書,這事你知不知道?”

  “好像有這么一回事。”聞言李一點了點頭說道。

  周揚見狀當即就肯定了自己的猜測,于是當即就笑了笑說道:“那看來上次徐省長說的沒錯,回頭有機會我跟汪部長也取取經聊聊這個事情。”

  說完周揚跟李一舉杯碰了一下。

  而另一側,譚超然和紀明樓則對視了一眼,譚超然倒是只是有些詫異,但是紀明樓眼底明顯就露出一絲駭然之色,隨即就狠狠地打量了一眼周揚這位黨校的老同學,心里也是不住地感慨。

  確實是個厲害的人物啊!

  三言兩語就能跨省決定一個正處級干部的調動問題,看來自己這位老同學假以時日真要走到一個不可思議的位置了。

  實際上,雖然周揚沒有明說,但是他當然知道對方這次來漢東有說和的意思。

  老實說他跟市委書記譚超然之間其實并沒有太大的矛盾,之所以產生碰撞無非就是政見不同而已,而下面的一些人不知內情,對于譚超然這位外來的書記多半有些提防和抵觸,連番拱火之下才鬧成了眼下的局面。

  現在看來,有些人是需要敲打敲打了,畢竟相比于周揚的潛力,現在的一時意氣之爭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念及此處,紀明樓也不再遲疑,立即就舉起杯子超譚超然示意道:“譚書記,我們這對搭檔也碰一個。”

  包廂里,周揚見狀臉上也不由得浮現出一抹笑意。

  (提示一下:第500章在q群的文件里面。)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