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98章 超然壓力大
  (又到周一了……早起碼一章)

  會議室里,周揚其實也被何銘澤的這個問題給問懵了。

  不過何銘澤竟然還記得自己是東海調任黃江的干部,一時間周揚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該高興還是忐忑。

  此刻。

  不僅僅譚文山的臉色不大好看,省委書記嚴峻的臉色同樣有些抽搐,機關算盡,誰也不知道結果出差錯的竟然會是周揚。反而是省長林建永一副臉色平靜的樣子靜靜地盯著身前的年輕人。

  畢竟他出任南江省省長是在周揚調任南江省之后,即使何銘澤真的要借機發揮給南江省打板子也打不到他身上。

  不過即使如此,林建永心底仍然有些好奇周揚會怎么應付眼前的場面。

  “怎么?是被我說中了,還是你們嚴書記和林省長都在這里不敢開口?你放心,今天你可以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會議室里,隨著何銘澤的這句話一說出口,頓時眾人立即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實際上,即使是說這句話的時候何銘澤臉上仍然掛著一絲笑意,宛如就是拉家常一般,但是周揚卻知道,這個問題自己不回答也不行了,而且不僅僅要回答,還要回答得漂亮,否則光是省里幾個領導那邊就夠自己喝一壺的。

  于是當即周揚也不再遲疑,略作沉吟便恭聲說道:“何副總,是這樣的,今年年初我們南江省按照中央的要求,深入貫徹和落實了干部制度改革,在全國率先啟動了青年干部交流任職的工作。”

  “目前這項工作已經進入了第三階段的推進落實階段,雖然取得了一些成績,但是目前仍然存在一些普遍性的問題,全省的黨員同志選舉我作為黨代表,既是同志們對我的信任,也是組織上對我的考驗,希望我能夠把南江省在開展這項工作中碰到的問題帶到中央來向各級領導做一個詳細的匯報,跟兄弟省市交流取經,爭取能夠為下一步的工作積累經驗。”

  會議室里。

  周揚說完,他眼角的余光明顯看到省委書記嚴峻和副書記譚文山臉上的表情和緩了許多。

  而此時,何銘澤也瞇著眼睛朝眼前的周揚打量了一眼,到了他這個位置,看人自然就是抬眼一瞥就知道真假,畢竟在他面前,已經少有人敢作假了。

  雖然明知道周揚的這一番說辭多少有些答非所問,但是在這種場合周揚還能沉穩有余地理清思緒清晰作答已經實屬不易了。

  一個省委組織部的副部長能做到這一步,而不是出現被自己一個問題就問得面紅耳赤,甚至斯文掃地,周揚臨場發揮隨機應變之能也不簡單。

  腦海中。

  何銘澤不由得想起當初自己作為發改委主任前往東海市考察時,當時這位年輕的周副主任介紹科創中心工作情況的畫面,對于周揚當時能夠將整個科創園區的企業、甚至是企業的經營情況都如數家珍的事情,何銘澤至今仍然有不淺的記憶。

  想到這里,一時間何銘澤的臉色和和緩了不少,當即就擺了擺手道:“嗯,干部工作事關重大,但是你這個黨代表責任也不小。回去坐著吧!”

  “好的,謝謝何副總批評,我一定不辜負全省黨員同志和省委的囑托。”

  終于從何銘澤口中聽到這句話,周揚頓時如聞天籟,跟何銘澤道了聲謝后,立即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然而剛一坐下來,身側的肖巍然立即就朝他豎起了大拇指。

  “周老弟,你真是這個!”

  聞言周揚心底也是一片哭笑不得,甚至有一種想罵娘的沖動。

  特么的!

  這位何副總給人的壓力簡直太大了,剛剛如果不是他沉得住氣,今天肯定要鬧出大笑話來。

  深吸了口氣,周揚一時間也不敢動彈了,老老實實地坐在位子上,赫然一副正襟危坐的樣子。

  ……

  何銘澤在會議室里并沒有待太久,不到半個小時匆匆跟南江省代表團的代表們見了一面聊了幾句,隨后又跟南江省的領導班子私下見了一面,很快就帶人離開了代表團入住的燕京飯店。

  接下來的幾天,這場盛大的會議終于正式開幕。

  開幕式結束后,各個代表團立即按照會議流程,猶如整體一般緩緩轉動起來。

  而此時,國內外的各大媒體、社交平臺、網站等等鋪天蓋地一般都在高度關注共和國召開的這次大會。

  燕京飯店的客房里,二度參會的周揚同樣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跟機器一般在轉個不停,因為會前出了那么一檔子事情,整個會議期間他都不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在代表團的討論會上,周揚一改此前大膽的做派,連發言都是能省則省,幾乎每次領導點名都是言簡意賅地說明自己的觀點,好在事先他已經做足了準備工作,每一次討論都發言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觀點也有理有據,倒是讓人挑不出毛病來。

  “你簡直就是牛逼大發了,我聽肖巍然說話的語氣,他可是羨慕的不行,不愧是周大部長,就是非同一般。”

  客房里,聽到話筒里譚超然赫然一副街頭小哥的語氣,周揚也是強忍著口吐芬芳的沖動。

  這家伙還真是天性不改,都當了市委書記的人了,說話竟然還這么不著調,不過譚超然的消息倒是挺快的,竟然這么快就聽到了風聲。

  “你給我打電話,難不成就是為了惡心惡心我?要是這樣的話那我可掛了,沒空跟你在這里閑扯淡,明天就有領導下團聽取意見了,我還得連夜做做準備工作。”

  “我還不至于這么無聊,就是想打電話跟你嘮嘮嗑,最近壓力大啊。”

  電話另一頭譚超然突然一改之前的做派感慨了一句,一時間周揚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他畢竟是做過縣委書記的人,自然明白譚超然的這種心情,執掌一方看似風光無限,但是每踏出一步都不知道前面究竟是萬丈深淵還是如履平地,邁過去了后面自然是陽光大道,但是如果邁不過去那就真的是萬丈深淵了。

  畢竟不是誰都有肖巍然那種運氣,東山再起的機會在如今競爭激烈的官場可以說早就是一種奢望了。

  “算了,等你回宛城了再說吧,我先掛了。”

  客房里,聽到話筒里傳來的盲音,周揚也有些無奈,盡管知道譚超然現在十有八九是碰到了麻煩,但是他的確沒有精力再分心出來。

  按照會務組那邊的通知,南江省代表團明天進行最后一次討論的時候會有領導出席,雖然目前具體的領導是誰還沒有通知,不過畢竟參加過一次大會,他自然知道要做一些基本的準備工作,免得到時候一問三不知。

  只不過周揚心底也隱隱有些好奇究竟是誰會到南江省代表團這邊,如果是那一位的話……

  一時間,周揚明顯覺得自己的心跳有些加快,砰砰砰的心跳聲敲擊著胸腔,頓時就讓他難以平復下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