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85章 林省長的領導藝術
  節前的最后一天,似乎所有人都變得安靜了下來,辦公室里,周揚從省政府大樓那邊回來,一直到下班都沒有接到新的工作通知和處室的報告。

  今年的五一調休,4月28號下班各個機關部門就正式進入了假期。不過這段時間因為安曉潔即將臨產的原因,周揚的精神狀態其實一直不是很好,臉上雖然看似平靜,但是心底多少有些焦躁。

  古人講三十而立,過完今年8月份他也要邁進30這個門檻內了,媳婦二胎,在周揚看來這其實是老天爺送給自己三十歲生日最好的禮物。

  不過相比于周揚內心的那份焦躁,有過一次生育經驗的安曉潔反而顯得異常的平靜,甚至有些莫名的興奮。

  其實周揚也知道傻白甜這些年一直想再生一個兒子,爭取能實現兒女雙全的人生目標。

  只不過生男生女這種事情誰也不好說,以他如今的身份地位,去醫院里做個檢查自然是能得到想要的結果,不過這個提議剛說出口就被全家人齊聲拒絕了。

  周向軍跟王愛萍畢竟是做公公婆婆,心思比較細膩,更多的會考慮到兒媳婦的感受,即使心里是抱著安曉潔一樣的想法也不會擺在嘴上。

  而安曉潔想的則比較簡單,用她自己的話說是太早知道結果就沒有期待了,兒子也好,閨女也好,她喜歡這種開盲盒的感覺,也算是在十月懷胎的陣痛中多了一絲期待感。

  4月30號下午。

  周揚跟著父母又帶著安曉潔去了一趟省婦幼保健醫院,這一次陳醫生倒是認為住院待產的時機成熟了,一聲令下,周大部長自然麻溜兒地辦了住院手續。

  只不過一家人千算萬算誰都沒有料到,老周家的這個大胖小子竟然會來得如此倉促。

  下午3點鐘辦完住院手續,周揚又開車回家拿了一趟東西,本想著起這一次碼要住上小一個禮拜的時間,結果這小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娘胎里實在待不住了,還是為了出來趕五一小長假,竟然當天夜里就開始不老實。

  從安曉潔被推進產房里到周揚聽到孩子哭的時候,正好是5月1號0點1分,這一下周大部長也可以確定,二寶妥妥的就是為了趕小長假。

  “老婆,是個男寶,7斤2兩,這下你放心了吧,兒女雙全。”

  散發著一絲藥水味的病房里,周揚替妻子捂了捂被子,隨即在她耳側笑著說道。

  “那寶寶好看嗎?”

  因為剛剛生產完,安曉潔的精神勁頭似乎還有些不足。

  “挺好看的,畢竟媽媽好看。”

  “你就哄我吧,剛出生的孩子就跟個小老鼠一樣,能好看到哪里去。”白了周揚一眼,不過安曉潔臉上的笑意卻是掩飾不住。

  實際上,盡管新生的寶寶確實不是很耐看,但是周揚卻看的有些眼熱,小小的身體里終究是流淌著跟自己相同的血脈,那種心心相連的脈動感即使是他屢經仕途浮沉也很難不激動不已。

  接下來整個小長假一大家子都在醫院里陪著,等到假期的最后一天這才辦理出院手續回家,本來周揚是想著把人安置在月子中心,不過安曉潔死活不同意,不愿意住到別個地方去就想呆在家里。

  好在丈母娘林鳳在孩子出生的第二天就火急火燎地從湘南趕了過來,閨女又生了一個大胖小子,林鳳也是親的不行。

  屋子里。

  5月份的陽光透過窗戶灑落在臥室的地板上,安曉潔的身骨子恢復得還不錯,只不過大早上人還是有些懶洋洋的,邊上閨女跟個頑皮熊似地趴在床上盯著裹在襁褓里面二寶,眼睛瞪得老大。

  ……

  省委組織部。

  常務副部長王學兵最近一段時間確實有些心神不寧,就連綜合辦公室的幾個處長都察覺到了其中的微妙。

  節后上班的第一天,辦公室里,王學兵剛剛接完一個電話,電話是省長林建永的秘書高濤濤打過來的。

  高濤濤的話其實并不多,但是透露出來的東西卻讓王學兵心里一時間難以平靜下來,按照省長林建永的意思,節前他提交的那份關于在全省開展新一輪地市領導班子考察的方案修改稿還是不行,要求省委組織部重新對方案進行修改。

  其實地市領導班子考察的工作省委組織部這邊年年都在做,畢竟干部培養工作停不得,也等不得,這是組織工作的重中之重。

  不過這件事情本來應該是省委常委組織部部長蔡慧負責,但是蔡慧這段時間一直在親自抓今年上半年開展的黨員領導干部學黨史黨章強思想建設的主題活動,現在她幾乎成天都在下面的地市做調研和指導,平常連人都看不到。

  去年徐向陽擔任部長的時候,地市干部考察是副部長周揚主持,但是今年周揚主要的任務是做干部交流任職。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任務自然而然就落到了他這位常務副部長頭上,問題是,王學兵現在根本就摸不清楚省委的這兩位領導到底是怎么考慮的。

  此前省委譚文山副書記提出來要進行干部考察的時候,蔡慧當天就給他打了電話,讓他務必親自抓這個事情,后來省長林建永也給他布置了任務要他拿考察方案。

  結果呢,兩次方案都被打回來了,而且是省長跟主管組織工作的省委副書記都批了不同意的意見。

  剛才電話里高濤濤的語氣雖然很平靜,但是王學兵明顯聽出來林省長的這位秘書在暗示他領導怕是有點皺眉頭了。

  如果是平時這也正常,省委領導交代下來的考察任務,他一個常務副部長,而且還是省委組織部的老資格,按理說擬一份考察方案是駕輕就熟的。

  但是結果他愣是弄了兩次方案都沒通過,別說林省長,其實就連王學兵自己都有一種憋屈的感覺。

  干了二十幾年的老組織,他還是頭一回碰到這么離譜的事情。

  “高秘書,你跟我說句實話,林省長對這份方案有沒有什么具體的指示?”

  辦公室里,王學兵最終還是忍不住給高濤濤打了一通電話,實在是這一次接到的任務太詭異了。

  以往省委組織部這邊都是按照正常的工作節奏在年中把考察方案提交到省委常委會那邊,今年反倒是省委領導主動布置任務,關鍵是任務是布置下來了,但是具體的內容一個也沒有,純靠揣測。

  很顯然,他到現在還沒有摸透幾位省領導的意圖。

  “王部長,您這個問題我不好回答啊,省長批示的意見您已經看到了,真有其他的意見我也不可能瞞著您不是。”

  聽到話筒另一頭高濤濤的聲音,一時間王學兵也是有點懵,省長確實批了意見,而且就兩個字:再擬。

  不得不說,這兩個字真的是把領導的藝術詮釋得很完美。

  (多謝打賞,今天爭取5更!)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