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82章 這個姐夫能處
  (今天卡文有點厲害……)

  稻香村。

  從胡勝利的車上下來,周揚還沒走到飯店的門口,老遠就看到安曉峰跟于淼站在樓下的入口處等著自己。

  而看到周揚過來,安曉峰和于淼立即匆匆朝他跑了過來。

  “姐夫!”“姐夫好!”

  “嗯!怎么還在這里等起我來了,淼淼,你爸爸跟媽媽已經過來了吧?

  說著周揚立即朝稻香苑的門口看了過去,只見在酒店的大廳入口處,赫然站著一男一女兩道人影,臉上隱約還能看得出來一絲于淼淼的樣子,這一看周揚頓時臉色大變,立馬就壓低了嗓音罵道:

  “曉峰,你跟淼淼是怎么回事?哪有讓叔叔阿姨在樓下等我的,你們兩個小年輕啊…真是亂彈琴。”

  說著周揚趕緊快步往前走了幾步。

  而身后,聽到周揚的話,安曉峰跟于淼對視了一眼,臉上的表情也是有些無奈,好在于淼眼疾手快,立即快步跟上周揚。

  “姐夫,這真的不怪曉峰,是我爸媽堅持一定要等的,攔都攔不住。”說著就小跑到前邊父母身側給兩幾人介紹起來。

  于淼的父母都是東海本地人,父親于祁陽是東海市江橋區黨委宣傳部宣教科的科長,母親孔娜則是一家央企的會計,兩人都算得上是體制內的人。

  于祁陽除了個子比較高以外,整個人看起來其貌不揚,反倒是于母孔娜很有些那種江南大家閨秀的氣度。

  雖說周揚是安曉峰的姐夫,但是這一次他畢竟是代替岳父安弘宇,所以某種意義上也是雙方家長第一次見面,周揚自然也不會拿捏什么,等于淼淼介紹完立即笑著跟面前的兩人問好。

  “于叔好!孔阿姨好!”

  “你好你好!”

  盡管已經從女兒于淼口中知道了周揚的身份,但是看到周揚朝自己兩人打招呼,于祁陽跟孔娜明顯都有些拘謹,而且心里其實也狠狠地吃了一驚,主要是面前的周揚本人看起來跟網上的照片相比確實太年輕了。

  一個連30歲都不到的省委組織部副部長,于祁陽心里甚至都忍不住感慨閨女于淼的這個未來姐夫確實有些令人汗顏。

  要知道他今年已經50出頭了,論年齡比周揚足足大了20歲還要多,但是在體制內苦熬了大半輩子,至今仍然不過一個正科級的基層干部。

  “那咱們就不要在這里呆著了,叔叔阿姨,我們進去吧。”

  說著周揚立即把口袋里之前胡勝利給他的那張卡掏出來遞給安曉峰說道:“曉峰,你拿這張卡去找前臺要個包廂。”

  片刻后。

  果不其然,跟胡勝利說的一樣,安曉峰拿著這張卡到前臺,對方立即就給眾人安排了一間位于三樓的包廂,一時間幾個人也有些面面相覷,原來在周揚過來之前,安曉峰已經找前臺問了兩次,對方都說已經沒有包廂了,結果……

  很快,幾個人跟著服務員上樓進了包廂。

  包廂里,眾人坐下來,周揚正要開口的時候,于淼突然就嬌笑著說道:“姐夫,你給我評評理,我跟曉峰本來已經商量好了等馬上五一就去領證的,結果爸媽非得讓我們推遲到國慶節。”

  一時間周揚也是一愣,他哪里會料到于淼嘴里突然會蹦出這么一句話,一抬頭朝于祁陽跟孔娜夫妻倆看過去,果然他們臉上的表情也有些尷尬。

  好在他也猜到了于淼的幾分用意,當即就笑著說道:“這個理我是該評一評,不過我看不是叔叔阿姨不講道理,倒是你們兩個小年輕,婚姻大事不是兒戲,哪有你們兩個簡單商量一下就這么辦的。”

  “我看吶你們還是聽叔叔阿姨的,等今天吃完飯,馬上讓曉峰安排他爸媽來東海跟叔叔阿姨見見面,兩家人坐下來好好嘮嘮,國慶節你們兩個再開開心心的去領證也不遲。”

  “叔叔阿姨,你們看是不是這個道理?”

  聽到周揚的話,原本心里還有些惱火閨女不知輕重的于祁陽跟孔娜當即就笑著點了點頭,孔娜更是白了自個閨女一眼說道:

  “還是他姐夫說的在理,這雙方家長還沒見過面呢,哪能就這么隨隨便便就領證的,等我們做家長的見過面了,國慶節也不晚嘛。”

  然而在孔娜身側,于祁陽盯著自個兒老婆看了一眼,心里也忍不住感慨。果然,能在這個年紀做到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的人確實不是那么簡單的。

  周揚一句話雖說算是給他們夫妻倆解了圍,但是自個媳婦這么一說,那這門親事可就算是答應下來了。

  不過總體上于祁陽對這么親事還是極為滿意的,女兒的男朋友安曉峰雖然自身的條件并不是十分出類拔萃,但是耐不住有周揚這么一個姐夫在。

  實際上。

  周揚倒是沒有心存于祁陽說的那個意思,只不過等話說完聽到孔娜的一番話,腦子里才意識到自己這個話說的好像有點問題,如果是有心人看來,說不定就認為自己是討了巧。

  想通這一點,周揚立即抬頭朝于祁陽跟孔娜夫妻倆看過去,見兩人臉上并沒有什么異樣,這才算是松了口氣,要是因為自己一句話就把這事給攪黃了,那到時候岳父那邊可不好看。

  不過經過于淼這一番鬧騰,包廂里的氣氛倒是活躍了不少,很快等服務員把菜上齊,周揚立馬就跟于祁陽喝了不少酒,幾個人聊的也挺熱乎,聊了安曉峰跟于淼的工作以及結婚的事情,周揚也說了不少以前在東海市工作的趣事。

  等到酒過三巡,周揚這才問起于祁陽江橋區一個熟人的情況。

  “你說的是魏主任應該是魏星魏部長吧,魏部長現在是我們江橋區區委常委、區委宣傳部長。”聽到周揚嘴里的名字,于祁陽也是眼前一亮。

  實際上盡管知道周揚前途無量,不到三十歲就已經做到了南江省省委組織部副部長的位置,但是其實在于祁陽看來,周揚在東海市任職的時間畢竟不長,而且任職的時候級別也不算高,在東海市這邊的人脈自然不及南江省那邊。

  但是一聽到他居然認識自己所在部門最大的領導,于祁陽心里自然也有些吃驚。

  “哦?魏主任已經是區委常委宣傳部長了?這個消息我倒是真不清楚,我跟他認識還是四五年前的事情了,當時一起參加了中央黨校的一個處級干部培訓班。”

  四五年前參加中央黨校的處級干部培訓班?

  包廂里聽到周揚的話,于祁陽也是一愣,腦子里立馬就反應過來,四五年前周揚才二十四五吧?當時就已經參加中央黨校的處級干部班了?要知道周揚網上的履歷里面可是沒有這么一條,一時間也是有些咂舌不已。

  一頓飯吃了將近三個多鐘頭才散場,等到離開包廂的時候,周揚看著明顯已經有了一絲醉意的于祁陽,心里也算是大定。

  看于祁陽跟孔娜夫妻倆今天晚上的意思,小舅子跟于淼結婚的事情算是有譜了,只等岳父安弘宇跟丈母娘林鳳來一趟東海市,雙方父母再見面聊聊一些具體的事情也就差不多。

  大廳里,安曉峰扶著于祁陽去了衛生間,孔娜則去了邊上的女廁補妝,滿臉通紅的于淼看了看周揚,突然就笑著道:“姐夫,還是你的面子好使,我爸媽先前死活不肯松口,說是一定要等跟你見了面才表態,可把我氣壞了。”

  “剛剛我媽偷偷跟我說,等馬上我跟曉峰領了證就給我們倆買套房子,這兩個勢利的小老頭小老太,要不是姐夫你來了肯定沒這么好說話,哈哈哈。”

  聞言周揚也是一愣,他倒是不知道中間還有這么一出,不過細想一下也就猜到了于祁陽跟孔娜的心思。

  安曉峰雖然是自己的小舅子,但是姐夫照顧小舅子也不是天經地義的,只不過恐怕這夫妻倆也沒想到自己跟安曉潔都是獨生子,安曉峰這個小舅子也跟自個兒弟弟差不多了。

  雖然周揚一再堅持要安曉峰送于祁陽回去,不過于孔娜跟于淼擔心他喝多了,還是讓安曉峰打車跟自己一起回了錦江蘭亭。

  屋子里,周揚跟安曉峰聊了一會兒,忍不住問起了這小子之前一直不肯帶于淼見家長談婚論嫁的原因。

  結果情況跟他猜測的也差不多。

  “怎么?沒錢買房子難道就不結婚了?你自己算算,以你現在的收入水平,什么時候才能買得起一套符合你心意的房子?”

  客廳里,安曉峰頓時就被周揚這句話問得一愣。

  他是今年年初剛剛辭掉原來的工作正式踏入了體制里面,現在在浦江新區經貿委的投資規劃科,職級和職務都是最低的檔次,平均每年到手也就是是十幾萬塊錢,扣掉房租和各種開支也沒剩下多少。

  雖然前幾年在金融公司干的那幾年也攢下來了幾十萬塊錢,但是距離買房子確實還差了一大截子,至于家里能幫襯的估計也不會太多。

  想到這里安曉峰頓時也不說話了,俗話說錢是烏龜王八蛋,但是如果沒錢那就真的是一分也要難倒英雄漢了。

  見安曉峰不說話,周揚也忍不住在心底嘆了口氣,果真是一個爹媽生的,從這個犟脾氣上來看,自己這個小舅子跟媳婦兒安曉潔那是如出一轍,好在結婚這么多年,再加上有了閨女之后,傻白甜現在真的是傻白甜了,脾氣早就不知道丟到了什么地方。

  不過一想到當初自己跟王瑾談戀愛的時候,王瑾父母的那種態度周揚也是一陣無奈,這種事情任他本事再大也也扭轉不了。

  念及此處,周揚也懶得說什么,好在現在事情還算是比較順利,于是起身就回了自個兒屋里收拾東西,他是下午四點多鐘的車,眼下已經到了下午1點鐘。

  不過還沒推開門,周揚想了想突然又扭過頭回來對安曉峰說道:

  “淼淼說等你們領證了,她爸媽到時候會出錢給你們買套房子,我看這是好事情,不過既然是結婚,那這套房子咱們也要買在前面,回頭我跟你姐商量一下,房子姐夫給你買一套。”

  屋子里,聽到周揚的話,安曉峰臉上的表情頓時也徹底僵住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