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72章 再次當選
  安置好田若男,從龍城酒店回來,周揚并沒有瞞著安曉潔今天晚上的事情,甚至把細節都說的很清楚,表明兩人之間并沒有什么超出朋友之外的關系,不過女人對這種事情似乎有著天然的敏感。

  臥室中。

  周揚伸手把安曉潔摟進懷里,輕輕撫摸著妻子高高隆起的腹部,臉上也不禁有些后怕的表情。官場上向來就不缺乏各種聲色犬馬的勾當,但是他周揚卻敢說自己在女人的問題上絕對是干凈的。

  田若男這個女人的心思太復雜,或者說是掩飾的很好,從內心來講,他當然能察覺到一絲田若男的想法,兩人相識時,自己身處微末之中,但是這一路走來將近七八年的時間,他們從當初的相識、相知再到互相敵視,最后又彼此合作。

  一個年紀正當時的正常男人和一個未婚的年輕女人,即使不是因為情感上的問題糾纏了快要十年的時間,要說這中間沒有任何想法那本身就是一件極其不可思議的事情。

  只不過周揚比任何人都清楚,在官場上女人這個問題是最容易自毀長城的因素,而且他跟安曉潔相濡以沫這么多年,感情從來就沒有變淡過,很多事情即使心里有數恐怕也只能裝作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然而此刻似乎察覺到周揚心里的那點小九九,安曉潔忍不住伸出兩根宛如蔥白似的手指頭狠狠地在他手臂上掐了一記,周揚頓時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嘶,你干嘛呢?”

  “哼,你還好意思問我干嘛,你就說吧,是不是早就對人家田若男有意思了?你們男人心里那點齷齪誰不知道,吃著碗里的還看著鍋里的。”白了身側的男人一眼,安曉潔心里也有些復雜。

  雖然跟田若男見面的次數并不多,但是安曉潔對田若男似乎早就有了一種天然的敵意,畢竟自己的男人被另外一個女人,而且還是一個很優秀的女人惦記,她就是再大度心里也難免會有些醋意,甚至暗罵田若男不要臉。

  但是另一方面安曉潔內心又有些小小的竊喜,在她眼里周揚的魅力隨著年歲日益增長也慢慢地沉淀的更多更有味道,就仿佛是一壇老酒,但是無論如何在這個問題上自己已經勝過了田若男太多。

  被安曉潔揭穿了自己的小心思,周揚有些尷尬地嘿嘿笑了兩聲,手掌卻不由自主地穿過安曉潔睡衣中間的扣子爬上那一抹峰巒輕輕揉捏著,手掌心溫軟如玉的感覺仿佛病毒侵襲著大腦的神經,身側安曉潔呢喃軟語的鼻音也隨之落入耳內。

  “老公,你不要弄,我我難受!”羞紅的臉宛如上季的蘋果,輕輕在周揚的手臂上拍了拍,安曉潔像是有些脫力似地,連說話都帶著微喘。

  “嗯。”

  互相依偎的兩人聽著彼此的心跳,沒有初戀的那種悸動,卻多了一絲歲月沉淀后歷久彌香的無限柔情。

  ……

  關于淮東市委市政府的群眾舉報事件,雖然明面上看似以淮東市委書記肖巍然調任省人事廳和市長郭玲娟調任南江省文化廳廳長、黨組書記的結果最終落幕。

  但是周揚很清楚,恐怕肖巍然跟郭玲娟兩個人還不足以兜住這么大的簍子。

  最重要的是,剛剛在3月底一年一度的南江省兩會上,以高票正式當選南江省省長的林建永恐怕也不會輕易放過這一次敲山震虎的好機會,說到底還是南江省的官場對這位林省長的風格太過于陌生了。

  正月跟譚文山談過話之后,周揚自然知道這里面的彎彎繞繞,在中央已經下定決心的情況下,省委書記嚴峻必然會在很的程度上支持林建永對南江省官場進行自我革新和刮骨療傷的做法。

  于是在3月中下旬的時候,省委組織部聯合省紀委,在前期調查材料的基礎上,再一次深入地對群眾舉報的問題進行了徹底的調查。

  因為前期省委組織部這邊已經掌握了充足的證據,所以這一次兩大部門聯手,要做的工作僅僅只是順藤摸瓜把一系列的涉事人員全部都深挖出來。

  3月底。

  南江省紀委正式通報了淮東問題的調查情況,緊接著自然就是一次雷霆萬鈞的反腐風暴,按照省委組織部和省紀委聯合調查的結果,省紀委正式決定對南江省前淮東市市委副書記、市長,南江省現任省文化廳廳長郭林娟予以免職查處的處分。

  同時一起被雙規的還有南江省淮東市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淮東市市委常委組織部長以及淮東市人事局局長等大大小小約莫70多名領導干部,可以說這一次整個淮東市都被清洗一空,一時間整個南江省再次大為震動。

  而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后,省人事廳副廳長肖巍然第一時間就給省委組織部副部長周揚打了一個電話過去。

  這一次肖巍然把自己的姿態放得極低,甚至在話筒中稱呼年齡跟自己兒子一般大的周揚為周老弟,對于肖巍然的后知后覺,周揚自然不會去嘲諷,畢竟不看僧面看佛面,即使是看在省委副書記譚文山的面子上他也應該借坡下驢給肖巍然保留最后的體面。

  “這一次組織部的行動極為有力,而且判斷也很精準,你小周部長算是立了一大功,怎么樣?你個人方面有沒有什么要求?”

  省政府大樓,省長辦公室里。

  聽到林建永略帶著一絲戲謔的聲音,周揚哪里敢跟省長邀功,當即就笑著恭聲說道:“省長,這一次的行動關鍵還是省委省政府領導有方,我們只不過做了一點收尾的工作。不過這一次淮東出現這樣的問題,也值得我們全省加以警惕啊。”

  林建永聞言點了點頭,,周揚的這番話他倒是極為贊同,南江省將近7000萬群眾,如果干部工作做不好的話那確實是一個天大的麻煩,淮東市委市政府在干部考察和任命以及公務員選拔上面出了問題,這就是給全省的干部工作敲醒了警鐘。

  辦公室里,林建永的秘書高濤濤默不作聲地給周揚面前的桌子上放了一杯茶,隨即抬頭朝眼前的這位周副部長看了一眼,心底也是暗暗驚嘆不已。

  自從擔任林省長的秘書以來,今天他還是頭一次看到省長對一個副局級的干部如此和顏悅色,要知道平時哪怕是下面地市的一把手進了這間辦公室,說話都是極為小心翼翼。

  然而高濤濤剛剛直起身子,正當他要拉開門出去的時候,耳側卻突然聽到省長林建永宛如話家常似的聲音。

  “現在中央對干部工作的重視力度也是一年比一年大,對于干部的考察培養和提任也有意進行一些小范圍的改革,上午我跟嚴書記碰過頭,馬上黨代會就要召開了,你周揚是上一屆的黨代表,這一次省里還是打算推舉你為全國黨代表,你自己對于南江省的干部工作有什么想法沒有?”

  咔嚓一聲。

  高濤濤輕輕關上門輕手輕腳地回到辦公室,但是心底卻早就已經猶如掀起了驚濤駭浪一般。

  連續兩屆擔任全國黨代表,組織部的這位周副部長真是不簡單啊!

  (打賞積分活動最后兩天了,兄弟們,求個打賞!)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