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70章 醉酒的女人
  這頓飯周揚足足陪葉倩倩和盧小磊吃了整整兩個多鐘頭,等到散場的時候時間已經到了將近9點鐘。

  其實多半的時候都是在聊天,葉倩倩和盧小磊對于能夠跟周揚一起吃飯的機會還是很珍惜的,對于黃江的情況以及自身的工作都介紹了不少,也認真請教了一些問題。

  與此同時兩人約莫也猜到了一絲周揚的想法,跟高松敏夫妻倆也熟絡了不少,等到飯局結束,周揚讓高松敏和孟玲夫妻倆開車順便把兩人送回省委黨校,自己則在酒店外面的馬路上溜達了一陣。

  最近一段時間,隨著青年干部交流任職工作的啟動,他確實沒有多少時間沉下心來好好思考關于省委組織部這邊的事務。

  其實相比于前任部長徐向陽,蔡慧這位新任部長明顯要更加強勢,而且還有一股子女同志那種獨有的細致和認真,這對于組織部這種部門而言自然是一件好事情,組織工作本來就要求格外的細致。

  然而對于組織部的眾人而言可就不見得是個什么好現象了,最近一段時間,周揚也聽到一些聲音,雖然算不上怨聲載道,但是下面各個處室的人也是一片叫苦不迭。

  不過可能是因為自己被省委嚴書記點名負責青年干部交流工作的原因,蔡慧在各種會議上倒是沒有給他出難題。

  馬路邊上,周揚點了根煙,沿著馬路慢悠悠地朝家里的方向往回走,口袋里的手機突然嗡嗡地震個不停,一看來電顯示,居然是田若男的號碼。

  皺了皺眉頭,周揚也沒想到田若男會在這個時候跟他聯系。

  實際上自打上次在首都見過一面之后,除了春節的時候互發了幾條問好的信息,兩人也有很長一段時間沒聯系過了。

  “田大老板大半夜的不好好加班,怎么還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遲疑了片刻,周揚還是接通了田若男的電話,不過跟這個女人打交道,他向來也說不出什么好聽的話。

  然而周揚說完這句話,足足等了好一會兒都沒聽到電話里面穿出田若男的聲音,心里頓時也有些納悶,這個女人不會是不小心按錯號碼了吧?

  “喂?”

  “喂喂?田若男?”但是話筒里還是沒有任何聲音,周揚頓時也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小聲罵了一句。

  “神經病吧!真是毛病。”說完直接就掛了電話。

  迎面一陣冷風吹過來,周揚緊了緊衣領子,雖然已經是3月份,但是南江省依然是春寒料峭。

  就在這時,口袋里的手機再一次嗡嗡地響起來,周揚一看仍然是田若男的號碼,當即二話不說就直接摁下了接聽鍵。

  “我說田若男,你是不是閑得慌?大半夜的打電話接通了不開口,掛了又打過來,這樣很好玩嗎?”

  “那個…周揚,你在哪兒?”

  這一次周揚說完話筒里總算是傳來了田若男的聲音,但是周揚聞言立馬就覺得有些不對勁。

  畫風不對啊!

  他跟田若男認識這么多年,這個女人什么時候說話這么輕聲細語過。

  “在哪兒?在大馬路上壓馬路。你有事?別告訴我說你也在宛城。”

  “嗯,我在荷塘路這邊的一個酒吧里,你現在有沒有空過來陪我喝酒?”聽到話筒里田若男明顯有些低沉的聲音,周揚也是瞬間一愣。

  自己還真是烏鴉嘴,田若男還真就在宛城市。

  荷塘路?這應該是濱湖商業中心那邊了,路倒是不遠,步行過去也就是二十分鐘的時間。

  現在都十點鐘左右了,荷塘路那邊還開門營業的應該只有那一大串的酒吧了吧?不過一想到當年第一次跟田若男見面就是在玫瑰音樂餐廳,東海市很有名的一個酒吧餐廳里面,周揚也就不覺得意外了。

  但是這大半夜這個女人竟然還要自己過去喝酒,確實是腦子不太正常,至少跟正常人不一樣。

  不過這么多年,田若男也確實幫了自己不少忙,或者說是互利互惠吧,去看看也費不了什么事情。

  于是問了一下田若男具體的位置,周揚立即就在路邊掃了一輛共享單車直奔田若男提供的那個地址。

  然而等他按照地址到了地方然后找到田若男的時候,周揚卻不由得皺了皺眉頭,如果不是田若男那張跟妖精似的臉沒有變化的話,他都不敢相信這就是龍城文化的大老板。

  酒吧里昏黃的燈光時隱時現,彩色的光柱極為晃眼,整個酒吧的空氣里都充斥著一絲讓荷爾蒙急劇飆升的氣息。

  而在靠近酒吧臨窗的位置,雖然屋子里的溫度不算太低,但是田若男竟然還是一副夏秋季節的打扮,上半身是一件白色的體恤衫,借著燈光明顯看得到襯衫里面只穿了一件黑色的抹胸。

  而下面則是穿著一條牛仔短褲,修長而又圓潤的大腿上面覆蓋著一層黑色的保暖絲襪,腳上是一雙褐色的馬丁靴。雖然隔了這么多年,但是周揚仍然記得當初第一次看到這個女人的時候就已經判定她是一個跟楊依依有得一拼的腿精,現在看仍然如此,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的身材這么多年是真的沒什么變化,反而隨著年齡的增長越發有一股子成熟女人的味道。

  但是僅從這副打扮來看,估計誰都想不到這是龍城文化身價超過幾十個億的投資人和最大的股東。

  只是周揚好奇的是眼前的田若男究竟是喝了多少酒?桌子上光是酒瓶子就有五六個,他可不記得田若男的酒量有多好。

  “周揚你…你來了?”

  “廢話,我要是不來的話,今天晚上你怕不是要被人扔進垃圾桶吧?”看到即將變成一灘爛泥的田若男,周揚哪里還不知道今天晚上肯定是一個大麻煩。

  “呃!”

  話還沒說完,周揚順勢就在田若男身側的凳子上坐下來,結果這個女人轉頭就趴在他肩膀上打了一個酒嗝,嘴里那種濃郁的味道直接就讓周揚皺了皺眉頭。

  毛病吧這是,喝這么多酒。

  “是我找個地方先把你安頓下來?還是我打電話找人過來接你?你在宛城市有熟人嗎?”

  “不…不要打電話,我我還要喝酒。”

  “你是不是有病,喝成這副鬼樣子了還要喝。”然而周揚的話音剛落下,耳側突然就聽到一到極為不合時宜的聲音。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