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讀小説 > 官場我重寫了人生劇本周揚楊依依 > 第465章 家事國事
  大章節,今天第一更。

  一帆風順吉星到,萬事如意福臨門。

  橫批:辭舊迎新。

  臘月三十日一大早,周揚出門去省委組織部的時候,周向軍跟王愛萍夫妻倆就在屋子里忙著張羅年夜飯,沙發上擺著簇新的對聯,紅底金字顯得格外喜慶。

  即將過年,女兒丫丫無疑是最開心的一個,不過這兩年因為一直在東江這邊沒有回東海市,過年確實多了幾分熱鬧。

  每逢年三十的時候,舅舅王愛文跟舅媽楊紅霞都會張羅在東升飯店那邊訂一桌飯菜,一家人熱熱鬧鬧地團圓在一起,倒是多了幾分節日的氣氛,只不過可惜今年回東江過年肯定是不能成行了。

  “部長,這是您要的關于全省35周歲及以下科處級干部的名單,我已經按照區域全部歸類做進一個表格里面了,另外關于同級崗位的統計情況,目前編辦那邊還沒有回復我。”

  因為是年前最后一天,組織部這邊除了早上開了一次部務會布置春節期間的工作以外基本上就沒什么大事情,不過周揚手頭上眼下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工作要處理,那就是開年之后馬上要開始著手開展的青年干部交流任職的任務。

  年前省委召開了書記辦公會,省委書記嚴峻再次強調了這個工作的重要性,并且親自聽取了省委組織部部長蔡慧的工作匯報。

  按照省委的要求,明年開年之后,省委組織部這邊首要的任務就是盡快把年內青年干部交流任職的申請通知發下去,同時還要梳理出可供交流和調動的崗位目錄。

  盡管此前在擔任黃江縣委書記的時候,周揚就親自布置過這項工作,不過畢竟今時不同往日,黃江只是一個小地方,涉及到的交流任職人員數量和崗位數量跟整個南江省相比都不可同日而語。

  所以周揚打算趁著春節假期的功夫好好地熟悉和梳理一下全省整體的情況,最起碼初期的工作草案肯定要形成一個初稿才行,否則到時候省委那邊問責下來恐怕就措手不及了。

  “嗯,你放在我桌子上吧,對了云飛,編辦那邊你跟他們聯系得緊密一點,要盡快把資料拿到手,否則我這邊的工作開展不了。”

  辦公室里。

  周揚聞言抬頭朝王云飛瞥了一眼,一邊用手捂著話筒一邊說道。

  “好的部長,我會盡快催一下。”

  擺了擺手,等王云飛拉上辦公室的門出去,周揚這才繼續把話筒舉到耳側。

  “你別跟我說這些有的沒的,時間就定正月初三,到時候我跟你姐去機場接你和小于,對了曉峰,我怎么聽你姐姐說你想換工作了?現在這個干的不舒服還是哪里有問題?”

  “行了,你小子別跟我油嘴滑舌的,先這么說吧,具體的情況等你們過來了再談。”

  掛了電話,周揚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安曉峰這個小舅子確實是越來越沒譜,跟女朋友于淼談了快三年功夫竟然一直拖到今年過年才帶人回湘南去見父母,如果不是安曉潔一再催促的話,恐怕今年都夠嗆。

  婚姻大事兒戲也就不說了,畢竟講究的是一個水到渠成,問題是現在這個小舅子竟然萌生了要辭職去考公務員的想法,早些年岳父安弘宇就問過他這個意見,當是這小子可是死活都不肯進官場的,現在反倒是主動要進去。

  不過周揚也能猜到一點,這里面十有八九是跟于淼有關系,這也是周揚一定要兩人正月初三來南江省這邊小住幾天的原因。

  就憑這兩個小年輕眼下這個慢慢悠悠的樣子,周揚覺得如果不再推一把的話,兩人的事情要么就要黃了,要么就不知道等到猴年馬月才能結婚。

  在省委組織部的機關食堂里簡單吃了頓午飯,周揚下午立即召集幾個分管處室的副處級及以上的領導干部簡短開了一個工作會,主要是了解了一下各部門假期的工作安排,然后簡單講了兩句就宣布散會。

  因為已經是農歷年的最后一天,周揚也不想做那種苛刻的領導,所以一到點自己就先離開了辦公室回家,畢竟他這個領導如果不走的話,其余的人肯定也要磨蹭好一會兒。

  都說現在體制內的工作太卷,其實在周揚看來,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幾千年的官本位思想害死人,就拿他自己來打比方,以前在東海市江灣區擔任科長的時候,區委領導沒有下班,他萬萬是不敢提前走人的。

  現在社會上有很多說法,說是要指望95后98后還有將來的00后改善職場太卷的氛圍,然而在周揚看來,這種卷的文化其實跟年齡的關系并不是很大,說白了還是因為利益導向。

  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只要有利益存在的一天,內卷這種文化多半就不會消失。

  周揚回到家的時候時間已經到了晚上六點鐘,丫丫早就吵吵地要吃飯,因為周向軍跟王愛萍跟小家伙承諾了吃完飯就帶她去樓底下放煙花。

  2016年宛城市的市區其實已經全面禁止燃放煙花爆竹了,不過對于那種小型的手持煙花等玩意兒并沒有相關的約束,所以這幾天周揚晚上也時不時看到小區的廣場上有家長帶著小孩子在耍這種東西。

  周向軍跟王愛萍對丫丫這個大孫女算是寵溺到了極點,一點都不夸張地說,但凡能上天把星星摘下來,兩個老人就肯定不會讓頭頂上還剩下哪怕一個亮光。

  不過對于這種溺愛周揚多少還是有些不太支持,只是很可惜,在外面他是省委組織部副部長,但是在家庭委員會里面的地位,恐怕也就是排名第五了,僅次于周向軍夫妻倆,再加上安曉潔和閨女丫丫。

  隨著安曉潔懷孕,這個排名不日之后估計還得再降一降才行,至于降多少,就看安曉潔有沒有生雙胞胎的潛力。

  “哎喲,我的乖孫心肝寶貝啊,爸爸可算是回來了,趕緊的洗手吃年夜飯吧。”

  “快快快,洗手洗手。”

  屋子里,一看周揚進了門,奶奶王愛萍立馬就帶著安順去洗手準備吃飯,客廳里周向軍正在忙活著往餐桌上上菜,安曉潔現在已經有了快要7個月出頭的身子,他們哪里會讓兒媳婦干這些事情。

  “陽陽,今晚咱們爺兒倆整一瓶白的,上次阿勇給送的那一箱子酒還沒拆,我看今天晚上就給他開了。”

  因為周揚這邊一大家子過年沒辦法回東江,所以臘月底的時候老表王勇就專門托人從東江那邊帶了一整箱茅臺酒過來,除了酒水還有不少東江老家的口味。

  周揚現在在省委組織部身居要職,其實平日里想給他送禮的人不在少數,不過他對這種行為向來就是敬謝不敏,久而久之,跟他熟悉的人自然也知道這位周部長的習性,想送禮上門是不可能的,頂多也就是請他吃頓飯。

  不過像老表王勇,還有東海那邊幾個關系很要好的朋友送過來的東西,周揚倒是來者不拒,今年呢又增加了一個高松敏。

  1月中旬徐向陽調任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的時候,不出意料之外高松敏作為徐向陽的秘書,人事關系一并調到了省委辦公廳那邊,不過年前的時候,高松敏還是通過黃江那邊的路子給他送來了整整一竹筐的南江水產,有魚有蝦,還有兩只個頭不算小的黃江土鱉。

  這種東西周揚倒是不會拒絕,不過收到東西之后,還是讓安曉潔安排請孟玲跟高松敏夫妻倆來家里吃了頓便飯,臨走的時候又給這小子拿了瓶茅臺酒。

  “爸,你能喝?”聽到周向軍的聲音,周揚有些不大確定,自個兒老子自從前做了一個腸息肉的切除手術之后,老娘王愛萍就沒讓他沾過酒。

  “喝一點吧,大過年的。”

  “喝什么喝?忘了做手術的時候是誰鬼哭狼嚎的了吧?”不料洗完手牽著丫丫回客廳的王愛萍聽到了這句話,立馬就一句話給他懟了過來,聞言周揚也不做聲了,跟安曉潔對視了一眼,神仙打架,他可不想沖上去被自個兒老娘一通批。

  “這不是大過年的嘛,我也不喝多,就喝這么一小杯子。”說這周向軍還拿著手里的小玻璃杯比了一下。

  “你自己看著辦吧,到時候哪里不舒服你別跟我說。”

  ……

  正月初二。

  按照南江這邊的規矩,出嫁的閨女要回娘家省親,不過安曉潔回湘南肯定是不可能了,所以一大早一家人吃完飯,周揚就開車一起去了省城的一個主題樂園里面玩。

  實際上他也是難得空下來,正月初一一整天的功夫,他差不多都在接打電話或者回消息,這幾年隨著他的地位不斷提升,這種繁瑣的工作早就已經成了常態,今年升任省委組織部副部長之后,接打電話和發消息的規模更是再一次擴大了不少。

  樂園里,周揚牽著安曉潔在一個長條凳子上坐下來,看著不遠處正陪著女兒安順玩得不亦樂乎的父母,一時間心底也充滿了一種滿足感。

  人生在世,最大的快樂其實無非就是父母健在,兒女雙全,平日工作太忙,幾乎沒有時間像現在這樣享受難得的一份靜謐。

  然而留給周揚的時間并不多,就在一家人從公園里出來,然后直奔吃飯地點的時候,周揚突然接到了譚超然的電話。

  “你今天怎么有空給我打電話了,沒陪著金書記回老家看看?”金淑萍去年再次死里逃生一回,現在已經算是徹底退下來了,出院之后恰逢北方的天氣轉冷,當機立斷立馬就回了南江省這邊。

  譚超然是8月份的時候去的東山省,現在多少也是個縣級市的市委書記了,不過周揚總覺著這家伙的性格哪怕是今后做了市長省長恐怕都是一個樣。

  “你當我樂意給你打電話,還不是家里領導吩咐的任務,說你指定要上門,讓我跟你說一下,如果要過來就今天晚上,明天之后就沒有空接待你了。”

  聽到電話另一頭譚超然的聲音周揚也是一愣,他倒是沒想到譚文山竟然會讓譚超然給自己打電話說這么一件事情,不過一想到譚文山的性格,這倒真是有可能。

  不過譚超然說得不錯,他原本是打算等到正月初三也就是明天去譚家,現在看來只能今天晚上過去了。

  “是譚哥?”

  樂園里,掛了電話,安曉潔不由得問道。

  “嗯,譚書記讓我今天晚上過去,咱們先吃飯吧,吃好飯我回去休息一下再出發。”

  (繼續求打賞求催更!另外再公布一下qq書友群號:909040108)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